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一刻,整个订婚礼的现场,静得落针可闻。

    众人震惊得连呼吸都快屏住了。

    “假的,这一定全是假的!”

    “那张支票根本就是你画出来的吧?”

    不愿接受事实的姜海跳起,说完这话还直接指着林震,冲李总叫嚷。

    “你是不是被这小子给收买了,配合他过来演戏的?他给了你多少钱?”

    啪!

    话音落地,李总抬手便是一巴掌扇在姜海脸上。

    “林先生也是你能指的?再不将手收回,信不信我叫人帮你砍了?”

    李总冰冷话音传来,姜海捂着脸大怒。

    “你这老东西谁呀,真以为本少爷对你客气,你就是大佬,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这嚣张至极的话一出,李总了,也没回话,就冷笑着向钱有安。

    钱有安此刻的神銫也难看得很,看到姜海还准备跟李总动手,这才不得不走过来,在姜海耳边低语几句。

    然后,姜海就彻底怂了。

    浑身一颤,差点跪下。

    这李总居然真是商业大佬,得罪了他,他姜海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也幸好,这李总是服装业的大佬,跟他这个混地产业的关系不大。

    此刻,姜海心里还在庆幸。

    而这连番变故,让在场众人醒来又惊,直到这时都没缓过来。

    林震淡漠的声音,也在这时清晰传来。

    “王小姐,陈慧欠你的裙子,你是准备亲自到多巴丽去选,还是我叫人帮店搬过来给你选?”

    王艳的脸火辣辣的,仿佛被人狂扇了十几巴掌。

    但,真正打她耳光的人却是她自己。

    她装模作样演了这么久的戏,不就是为了奚落陈慧吗?

    可惜,真正被打脸的人却是她。

    此刻,她根本就不敢说话,也没脸说。

    司机却在这时站出,恭敬的对着林震,“尊上,除了多巴丽之外,属下还自作主张将隔壁的一家珠宝店买下来了。”

    说着,司机递出了又一份合同。

    话音落地,全场众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多巴丽旁边的珠宝店,只有一家,爱丽丝珠宝,里面最便宜的一副耳钉,都要上百万。

    而到了此刻,也再没有人怀疑司机话语的虚假。

    看向林震的目光,也完全变了。

    尤其在场女杏,几个胆大的,甚至已开始给林震抛媚眼。

    只是,对于这些女人,林震看都不会看。

    冲司机点点头,“干的不错。”

    然后将收购爱丽丝珠宝店的合同一并递给陈慧,宠溺笑道:“这些,以后都是你的嫁妆。”

    话音落地此地,无论男女目光全朝陈慧汇聚。

    羡慕,嫉妒。

    两家店,无论拥有哪一家,足够一世荣华。

    本该是今日女主角的王艳,感觉自己的脸被打得更重了。

    觉得被打脸的也不仅仅只是她,还有姜海。

    之前他讥讽林震多欢,现在脸就被打得多重,甚至感觉无地自容。

    恼羞成怒之下,姜海又跳出来了。

    “不可能,你一个当兵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这钱绝对来路不正,是你抢来骗来的。”

    话音落地,司机大手一挥。

    啪!

    清脆巴掌音响,姜海倒飞,吐血。

    落地之时,地面巨颤。

    姜海强忍着脸部剧痛爬起,看着自己混在血水中的几颗牙,哭了。

    “钱少爷,我可是你请来参加订婚礼的,你不能眼看着我被人欺负呀?”

    钱有安也觉得今日风头,都被林震抢光,脸面丢尽。

    他一使眼銫,准备叫来保安。

    门外保安门还没进,被司机冷眼一扫,吓退了。

    钱有安的脸也在瞬间难看起来。

    “如今守备区的人,还真是越来越横,无法无天。”

    “但我们这信义市,还是有法的。”

    “林震,你在我的婚礼上将我宾客打伤,就不准备给个解释吧?”

    林震脸皮都没抬,司机则是冷眼瞥来,不屑至极。

    钱有安脸銫更难看了,“好,既然如此,那林兄就别怪我先礼后兵了。”

    说着,他拿出手机就准备报警。

    号码才刚拨了两个,李总便按住了他的手,警告道:“钱小侄,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作聪明,玩火**的好。”

    钱有安之前的确是想巴结李总,但李总始终不给他好脸銫。

    而且,他家势力都在机关上,跟李总也没太多牵扯。

    既然巴结不成,又何必再卖他好?

    再者,他也觉得姜海话在理。

    等叫来警察戳穿林震真面目,这李总说不定还要谢他。

    钱有安将手抽回,不直接报警,而是打给一个人。

    等挂了电话,他也笑了。

    “姜总放心,你是我请来的贵客,今天这顿打,我绝对不会让你白挨。”

    “我刚刚已经给雁所长打了电话,他马上便带人过来。”

    听到这话,姜海觉得自己的脸都不疼了。

    “钱少,你说的可是咱们这边的分局的雁所长,他真的要来?”

    钱有安含笑点头,得意倨傲。

    “雁所长跟我爸关系不错,我亲自请,他会不来?”

    “再说,这公然打人可是重罪,姜总,你这是被重伤了吧?”

    姜海会心一笑,打定主意,等雁所长来就直接躺地上装死。

    至此,众人看着林震的目光,不是怜悯便是幸灾乐祸。

    陈慧也紧张起来,“震哥,要不咱回去吧?”

    钱有安冷笑着站在门前,“现在想走,不觉得太晚了吗?”

    王艳心中得意,面上却在劝着。

    “有安,你别这样,陈慧跟林震都是我朋友呢。”

    “林震,你就给姜海道个歉吧,只要你态度诚恳,姜海会原谅你的。”

    林震不言,王艳还急了。

    “陈慧,你也不想看着林震跟他同事坐牢吧,还不快劝他?”

    陈慧就是再单纯,也看出了王艳的假好心。

    她出言劝和是假,想看林震笑话是真。

    但,陈慧是真的担心。

    “震哥,要不,我替你跟姜海道个歉吧?”

    她了解林震,以他的倨傲,道歉不可能。

    话刚落,姜海就冷笑起来。

    “陈慧,你道歉可没用,打我的是这小子,而这小子听的是林震的话。”

    “我给王艳面子,只要他两一起跪下道歉,再给我磕三个响头,并从我胯下钻过,今天这事,我跟钱少爷都可以不计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