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红莺酒店。

    林震一脸冰冷的走进来,一身铁血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陈翔在哪个房间?”

    站在柜台之前,林震寒声问道。

    声音威严,不容抗拒。

    服务员吓得脸白,却哆嗦着嘴唇坚持道:“这是个人隐私,我不能泄露。”

    “先生若是有事找他,还是给他打电话吧。”

    林震抬起大手,对着面前柜台一拍。

    砰!

    一声咔嚓巨响瞬间传出。

    大理石前台轰然倒塌。

    “啊!”服务员吓得尖叫,连连后退。

    前台前边就这么大,她又能躲到哪里去?

    她紧贴着墙,闭着双眼,以为自己的脚会被砸废。

    却迟迟没有等到疼痛传来。

    睁开眼开,她眼中更是骇然。

    那轰然倒塌的大理石前台,碎了一地。

    却没有一块朝着她这边飞去。

    这,可比将大理石前台轰塌更难。

    此刻,酒店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

    看着林震,如看神魔。

    这可是五星级大酒店的前台,拿锤子都不一定砸得碎。

    这小子,他真的是人吗?

    众人目光,林震置之不理,冰冷淡漠的人依旧看着服务员。

    “陈翔,在哪间房?”

    服务员已经吓破了胆,再顾不上什么保密。

    连忙捡起旁边登记册翻找,却双手颤抖,找半天也没找到陈翔名字。

    旁边一名胖子壮着胆子过来,“这位兄弟的身手实在是高。”

    “我昨晚看到一个青年抱着一个女孩进来,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他们就在1312号总统套房,门口还有保镖守着呢。”

    1312号总统套房。

    陈翔捂着脑袋从地上爬起,骂道:“吗的,个臭娘们居然敢打我小爷,早知道昨晚就该给她多下点药的。”

    他把许茑抱回来的时候,许茑还有些意识,他都还没来得及下手,许茑就抓起旁边烟灰缸,将他给砸晕了。

    门外保镖听到动静也以为是他威武,根本不敢闯进来。

    看着还在床上昏睡的许茑,陈翔又有些庆幸。

    “还好昨晚下的药够劲,这娘们最后还是晕了。”

    看着床上曼妙的身姿,陈翔觉得脑袋也不疼了,摸了摸,没看到流血,更是放心。

    眼中胤光一闪,立刻朝床上扑去。

    许茑也在此刻醒来。

    一睁开眼,就对向陈翔那张狰狞又猥琐的脸,快速跳起,双手一挥。

    陈翔猝不及防,还被她推倒了。

    许茑赤脚往外奔,这会儿已经逃到了总统套房的客厅里。

    陈翔狰笑着追出,“追呀,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逃得出去?”

    “不妨告诉你,门外就站着我的保镖,你若是不想做我的女人,想让我的保镖伺候你,你尽管逃!”

    “不过到时候,你也别想再当什么许家千金更别妄想当我陈家的媳妇,人尽可夫就是你的下场。”

    话音落地,陈翔也已经追到了许茑身后,扯着她的头发,将她甩在地上。

    啪!

    陈翔抬手便打出一巴掌。

    “给脸不要脸的臭**,小爷看得上你是你的福分,居然还敢打小爷,还敢跑。”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许家千金吗?你老子已经死了,你哥也死了,没有我家庇护,你那个继母早就将你给吞了。”

    许茑泪流满面,惊恐域绝,也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早就看出陈翔对他意图不轨。

    可陈龙一直将她当亲侄女看待,还为此经常呵斥陈翔。

    是她瞎了狗眼,居然会以为陈龙会顾及当年跟父亲的情分,护着自己。

    她今日落到这番境地,根本就是陈龙亲手设计的。

    看着许茑悲伤域绝,梨花带泪,陈翔腹部火起,忍不住了。

    直接就要开始撕扯着许茑的衣服。

    许茑拼命抵挡,但却如同婴儿一般的无力。

    “陈翔,我们也算是一起长大的,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哥哥,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

    “只要你放过我,许氏集团我不要了,要我退出远景集团都行。”

    她绝望得只能哀求。

    陈翔暂时停了手,冷笑连连。

    “你以为许氏现在还是你的吗?你以为你在远景集团还有地位吗?”

    “别说许氏,就连你都是我的。”

    “若是乖乖听话,我还能娶你,将小爷逼急了,等小爷玩腻了,就把你送到窑子里去。”

    许茑更是绝望,“救命!谁来救救我!”

    陈翔阴笑道:“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叫得越大声,小爷我还越兴奋。”

    许茑,已彻底绝望,准备咬舌自尽。

    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

    总统套房的大门飞了进来,跟着大门一块飞的,还有陈翔的保镖。

    陈翔的动作也在此刻顿住,看着林震又惊又怒。

    “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孔雀台怎么会放你回来?”

    林震置若罔闻,将身上外套脱下,套在许茑身上,将她扶起。

    许茑惊魂未定,身躯还在颤抖,眼泪也留个不停。

    林震突然心中一痛,扭过头来看向陈翔。

    目光冰冷,如同远古凶兽。

    陈翔吓得一缩,却还在嚣张。

    “小子,你别以为小爷怕你?你如今可是得罪了孔雀台沈家。”

    “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不想小爷向沈家告密,立刻给我滚。”

    话音落地,林震的大手一挥。

    桌上的水果刀被他抓起,寒芒闪闪。

    陈翔别在此刻吓得颤抖。

    “你你想做什么?”

    “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爸不会放过你的。”

    林震勾唇一笑,仿佛阎罗在世。

    下一刻,水果刀飞出,划破天际,正中陈翔双腿中间。

    “啊!”

    陈翔凄厉惨叫划破天际,在房中不断响彻。

    “鼓噪!”林震眼中露出一抹厌恶。

    他把许茑脑袋按在自己胸口,大手一抬,对着面前虚空拍出。

    一道掌风瞬间飞出,直接将陈翔脑袋震碎,如同西瓜坠地。

    陈翔的惨叫,戛然而止。

    许茑疑惑,想抬头来看。

    却被林震再次按下,然后直接带出房间。

    “林震,陈翔怎么了?”

    走出房外,许茑苍白着脸问。

    林震柔声笑着,“他以后再也伤害不了你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