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震斜眼看来,“聂老哥若有意,这任务我可以让给你,放心,回到京都后,这事我绝对会告诉嫂子。”

    聂天远一开始没回过味来,下意识的跟林震道谢。

    “没错,我见过别的女子的事,可千万不能告诉你嫂子。”

    话音刚落,他自己就觉得不对劲。

    “林老弟,你不老实呀,我可警告你,回去之后要敢跟你嫂子乱嚼舌根,我饶不了你啊!”

    魏国忠在旁听得一阵爆笑。

    “哈哈哈!老聂看不出来呀,你平时人五人六的居然是个妻管严。”

    本准备冲林震发难的聂天远,又跟魏国忠给呛上了。

    林震收起眼中笑意,严肃起来。

    “所有人听令,分成三个小队,阴蔽追踪。”

    三个小分队,林震,魏国忠,聂天远一人带领一队,即刻出发。

    与此同时。

    独自冲出的警花也有些后悔了。

    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她气恼的踢着前边的碎石。

    她本事不错,功夫了得,是队员中最强的,不然也当不了队长。

    但终究是个女孩,而且还有点路痴,冲进来才几分钟就迷失了方向。

    还好饿。

    他们之前蹲守那帮小偷团伙就两日,她都半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突然,警花眼前一亮。

    她闻到了肉干的香味,而且这味道,绝对是五香麻辣牛肉干。

    但她的兴奋也不是因为闻到了吃的。

    她明锐的直觉告诉她,她距离那帮歹徒已经很近了。

    循着香味,警花悄然前行。

    十分钟后,她停了下来,藏身在一棵大树背后。

    在她前方几十步,有一顶小帐篷。

    帐篷门口,一队六人正在吃东西。

    吃得也不算特别好,都是一口压缩饼干,一口牛肉干,几口过后再喝点水。

    警花口水横流,肚子叫得更厉害了。

    “咕咕咕!”

    这咕咕叫声虽然轻微,但这六人小队来自于黑墓组织,能被派去执行袭击安保局这种任务,自然不是普通人。

    其中一个更是耳力绝佳。

    这人察觉到异动,也没声张,唇角翘起,泛起一抹嗜血弧度,紧接着便摸起腰间配枪。

    咻!

    一颗子弹快速划破虚空,朝着警花心脏袭来。

    徒手接子弹这种事,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

    对更多人来说,这只存在于传说。

    对更多人来说,能够多过子弹就很了不起了。

    此刻,警花瞳孔大棒,心中警钟大响,仿佛已经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哟。

    三分危急的电光火石之刻,她只来得及矮下身子。

    却还是慢了半拍,子弹虽然没射中她的心脏,但射进了她的左边肩膀。

    她紧咬着下唇,强忍着剧痛,不发出一点声响,抬起右手无数左边枪伤,准备立刻撤离。

    身中子弹,她根本就无力与那6人小队做战。

    咻咻咻!

    四道人影快速飞出,在警方撤离出两步之后,就将她包围住。

    领头之人拦在警花,正面看着她那绝美脸庞,眼中露出一抹诧异,几分痴迷。

    “想不到安保局还有如此人间绝銫,今天运气不错。”

    话音落地,领头之人大手一探,轻轻松松避开警花一腿,抓住了她没受伤的那边胳膊,然后将她如小鸡一般提回帐篷。

    就是这警花全盛时期,也未必是这领头之人的对手,如今中了枪失血过多,全身乏力,就更不是对手了。

    哪怕直到被丢进了帐篷,她还在不断反抗。

    但她的反抗对那领头之人来说,就像是婴儿的抗争。

    领头之人完全就没将警花放在眼里。

    看着领头之人跟金花进了帐篷,外边守着的人还猥琐道:“三哥,你悠着点,别直接弄死了,等你享受完了,弟兄们也得享受下。”

    警花被领头之人丢到角落里,看着他那胤光闪闪的眼本就惊慌,听到这话更是惊恐。

    “你你别过来!”

    “我可是安保局警队的队长,你要是敢动我,安保局不会放过你们的。”

    领头之人嘴角翘起,泛起一抹不屑弧度。

    一边扯着皮带一边开口,“老子要是怕,就不会去袭击安保局了。”

    “你乖乖配合,将老子弟兄几个伺候舒服的,说不定我们还能留你一条命。”

    话音落地,领头之人的皮带解下了,直接对着面前虚空一抽。

    破空之声,吓得警花一阵颤抖。

    挣扎就要起身逃走。

    “想逃?”

    啪!

    领头之人抬手便一巴掌打在警花脸上。

    “臭**,落到我手里还敢挣扎?不给你点教训,你这野猫是学不会乖的。”

    冷哼一声,领头之人叫来两名弟兄。

    三人联手,其中两个摁住警花的手,两个摁住她的脚,剩下的领头之人则冷笑着就要动手。

    “我错了,我求求你们,你们放了我吧!”

    “来人呀,救命呀!”

    “呜呜~”

    警花知道自己再无反抗之力。

    脸上的苍白,不仅仅因为肩上伤口的失血,更因为心中的绝望和惊恐。

    她越来越冷了。

    冷的却不仅仅只是身,更是心。

    砰!

    就在她即将彻底绝望之际,一到声影突然被踹飞,还直接砸进了帐篷,砸在按着警花双脚的那名歹徒身上。

    林震大步走来。

    歹徒之前对警花开枪,枪声传开,他就直接快步赶来了。

    领头之人停下手头动作,站起身回过头。

    看着林震目光,冰冷嗜血。

    旁边,他被林震踹进来的同伴,已经死了。

    被砸中的那个也已重伤。

    “老子剩下的两个弟兄呢?”领头之人寒声问道。

    林震唇角一翘,泛起一抹如同死神般的嗜血弧度。

    “你们很快就可以在地狱团聚了。”

    话音落地,领头之人怒得眼中射刀,更毫不犹豫地抽出绑在手腕的匕首,对着林震飞刀射来。

    与此同时,帐篷里还有战力的另一歹徒,更直接开枪,枪口对准的是林震的心脏。

    “小心!”警花紧张得情不自禁的大喊。

    林震却没有半点慌乱,惊恐。

    眼中冷笑依旧浓郁。

    随着他两手一挥,向前一探,飞刀和子弹全被他接住,又被他送出。

    咻咻!

    两名歹徒,死于自己的凶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