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墨苕颜和江文秀一的这次一场比赛,震惊全场。

    谁都没有想到,少女墨苕颜居然会赢。

    短暂的震惊过后,所有观众包括夏国选手一并欢呼。

    不说其他人了,就连裁判都看不惯江文秀一。

    众人还在期待着决赛的时候能出来一个夏国高手,打败江文秀一。

    没想到江文秀一的失败来得这么快。

    “围棋少女!夏国少女!”

    会场之外透过直播,看到比赛的夏国人全部欢呼。

    声音,依旧没有传进比赛包间。

    江文秀一也依旧没从失败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依旧呆若木鸡。

    墨苕颜也并没有理会裁判的搭讪和夸赞,冷着脸走出包间,来到休息场。

    “苕颜,好样的!”

    墨文风惊喜地迎过来,看着女儿的目光,又是欣慰又是子自责。

    “我要早知道你这么有围棋天赋,以前就该多花些时间教导你。”

    “你也没有让我失望,这么短的时间,围棋就进步了这么一大截。”

    比赛的公开公正,让墨文风虽然疑惑女儿居然打败了江文秀一,但也没想到其他。

    只以为女儿在羞怒之下,被江文秀一逼得爆发出了潜力和天赋。

    听到父亲的夸赞,墨苕颜的脸銫却更是难看,也没理父亲,而是冷哼着瞪向林震。

    “别以为我会感激你,我才不需要你帮忙呢!”

    “我收回之前的话,你的确是靠着真本事赢了我父亲,但你就是一个厚颜无耻的人。”

    墨苕颜话音传出,墨文风都直接愣住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苕颜不容易赢了她恨得牙痒痒的江文秀一,怎么一点都没高兴?还一出来就在骂林震?

    “闭嘴!不许对林先生不敬。”墨文风寒着脸呵斥女儿。

    “别以为你赢了江文秀一,就有资格跟林先生叫板了,没说是一个你,就是十个你也绝不可能是林先生的对手。”

    “哼!”墨苕颜冷哼一声移开了脸。

    墨文风无奈地看着她,一个头两个大。

    目光向着林震移来,墨文风笑得恭敬抱歉,“林先生,初赛已经结束,为了庆祝你和小女都晋级了,咱们一块去吃个便饭吧。”

    虽然,墨苕颜直到现在还看林震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但他还是希望能够缓和两人的关系。

    也想借此机会向林震道歉,希望林震看在他的面子上,别跟墨苕颜计较。

    林震刚准备回答,许茑便笑着抢先出口。

    “不好意思呀墨老,我公司临时有些急事要处理,而且还非要林震去不可。”

    “咱们下次再聚吧,到时,我跟林震再好好向墨老赔罪。”

    许茑客气说完,直接将林震拉走。

    虽然,墨苕颜对林震的态度不好,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墨苕颜绝对是心里对林震有意的,只是现在她自己都还没发现罢了。

    包间里。

    “江文先生,比赛已经结束了,这会场我们准备关了,您看”

    江文秀一还坐在棋盘前发愣,工作人员心中不屑却客气开口。

    真不愧是日岛国的人,自己赢了就洋洋得意。

    输了,却输不起。

    都在这坐了一个小时了,居然还不肯走。

    江文秀一失魂落魄的站起,回过头来,冷冷的瞪了工作人员一眼。

    直看得工作人员心头发毛,浑身发颤,这才离开。

    在棋盘前坐的那一个小时,江文秀一也不光是在发愣,也是在思索。

    墨苕颜究竟是怎么赢了他的?

    一开始,第一盘棋的时候,墨苕颜展示出来的棋术根本就入不得他的眼。

    难道对方真是围棋少女是个天才?

    一开始故意藏拙,随后露出实力,打他的脸?

    可想想墨苕颜之前的屈辱神情,江文秀一又觉得不像。

    回到酒店房间,江文秀一拿出电脑,搜寻墨苕颜这些年参加比赛的视频。

    越看,江文秀一的目光就越是阴冷。

    那死丫头,根本就没有赢他的实力。

    绝对是在作弊。

    虽然他拿不出证据,但也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墨苕颜,眼中寒芒暴闪,怒意冲冲地走出房外。

    前来参加此次风神杯围棋赛的外地人,几乎都被安排在这个酒店。

    江文秀一没过一会儿就在酒店花园找到了湖边发呆的墨苕颜。

    “死丫头!你是不是靠作弊赢得我?”

    作弊。

    他说的没错,墨苕颜也正在为这个生闷气。

    但听到江文秀一的声音,她却更气了。

    冷笑开口,“咱们的比赛,除了你我之外就只有裁判于场,你说我作弊,那你倒是告诉我,我找谁帮我作的弊?”

    “是找的裁判,还是找的你?”

    “你们日岛国的人真够无耻的,自己赢了就得意,别人赢了就是作弊。”

    “而且,我就算是作弊又怎么样?一样能够说明我夏国有人能够赢得了你,说明你的棋术根本就不堪一击。”

    她的呵斥,听得江文秀一越来越愤怒。

    他可以容忍别人的辱骂,哪怕是骂他母亲都行。

    但,却绝不容许有人说他的棋术不行。

    恼羞成怒之下,江文秀一居然一个手刀劈向墨苕颜。

    墨苕颜压根没想过对方敢在酒店里对自己下手,根本没有防备,直接着了道,也紧接着娇躯一软,准备倒下。

    江文秀一开始还有些慌,还将她扶住了,思索一会儿又冷笑起来。

    做都做了,有什么好慌的?

    只要别再让墨苕颜出现在众人面前,谁又能够知道?

    看着墨苕颜精致的童颜,江文秀一冷笑更浓。

    “棋魔裕隆重山一向钟爱少女,若将你送给他,说不定他还会收我为徒,传我棋术。”

    低喃完,他将旁边桌上的半瓶酒灌入墨苕颜口中,令其满身酒气,如同醉酒。

    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带了出去。

    一个小时后,墨文风到处找不到墨苕颜,也急了,叫了相熟的几个棋友一同去找,依旧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只得打电话向林震求助。

    “林先生,苕颜不见了,她虽然任杏,但很是孝顺,绝不会丢下我独自走,绝对是出事了。”

    挂了电话,林震眼神诧异。

    “怎么了?”许茑询问。

    林震直接说了,许茑也担忧起来。

    之后,帮着派人去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