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砰砰砰!

    包围着东方灼的手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地。

    随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人越来越少,东方灼应付得也越来越轻松。

    出击的速度变得更快,残余下来的手下,倒下的速度也变得更快。

    但是,随着残余的人依旧是悍不畏死,如同飞蛾扑火般再次扑来,东方灼眼中依旧是露出了不耐烦。

    “现在立刻束手就擒的,我可以让你们少受点苦头。”

    “继续冥顽不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地,东方灼打出的招式也变得凶残起来。

    被他招式打中的人也不仅仅只是受伤了,全部是重伤,更加倒霉一点的更是当场死亡。

    死状上也是凄厉无比。

    见此,残余下来的手下终于开始畏惧。

    不再像之前那样飞蛾扑火,全部冲上来送死。

    而是一个个苍白着脸,颤抖着身躯,不是停在原地,就是连连后退。

    领头人眉头皱得更紧,又气又怒。

    “谁敢后退,老子直接宰了他!”

    “那小子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你们在坚持片刻,等到他体力耗尽,便能一举将他拿下了。”

    领头人气怒的话音传出,却没能激励手下,手下们依旧是再没有一个敢向着东方灼冲去。

    领头人气得呼吸都急促了,但对这些手下也无可奈何。

    如今剩下的手下本就不多,他总不能真将后退的那些都给杀了吧?

    气怒交加之际,领头人心思百转也很快眼前一亮。

    微一扭头,领头人看着林震,眼中嗜血寒芒暴闪。

    林震是不错,最开始靠近他的那一个手下,还有之后想要去抓许茑的那五名手下,全都被林震轻松打败。

    但在领头人眼中,跟独自面对上百人都不落下风的东方灼相比,林震却是弱得不堪一击。

    咻!

    身行一闪,领头人直接向着林震冲去。

    想要将林震抓住,威胁东方灼。

    他也真不愧是领头人,对于一个闪身,便能看出比那群手下强大得多。

    此刻冲来,速度也是快得仿佛脚下生风,下一刻便直接来到了林震跟前。

    “也算你小子倒霉,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

    “既然你跟那小子如此兄弟情深,只要将你抓住,相信他绝对不敢再打。”

    话音未落,领头人便直接向林震出击。

    大掌凶猛拍出,狂风快速袭来,令得周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速度之快,如同闪电。

    气势之强,仿佛夹带着万钧之力。

    见此,周围手下全部面露狂喜。

    都以为下一刻便能看到他们的头领,直接将林震如小鸡一般抓起。

    也以为很快便能听到林震凄厉的惨叫。

    “呵呵。”

    然而他们听到的,却是林震的不屑冷笑。

    咻!

    林震也紧接着拍出一掌,速度也比领头人更快。

    两掌相撞,爆发出了金属撞击的铿锵之音,如同九天惊雷,震耳域聋。

    咔嚓!

    清晰的骨头脆响和领头人凄厉的惨叫,也紧接着爆发而出。

    骨碌碌!

    周围残余手下的眼珠子和下巴,也在此刻惊落一地。

    所有人的眼中也都带着难以置信。

    更吓得浑身发颤,脸白如纸。

    在他们眼中强大的难以战胜的头领,居然连林震的一招都撑不过。

    居然直接就被林震打翻在地。

    下一刻,林震微微弯下腰,探出大手。

    领头人更直接被他如小鸡一般拎在手中,提了起来。

    周围众人吓得更是惊恐,魂魄都快飞散。

    东方灼对付起来也变得更加轻易,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一个接着一个的打翻。

    “放开我!赶紧将我放开!”

    “我警告你,我可是欧阳家族六长老的心腹。”

    “你若是敢杀我,六长老和欧阳家族都不会放过你的。”

    领头人威胁的话已传出,林震眼中笑意更浓。

    “果然是欧阳家族的人,看来我之前说的话,你们家的三少爷并没有带回去。”

    话音落地,领头人瞳孔暴缩,震惊不已。

    “你你就是林震?”

    林震听着都笑出声来了。

    “都已经杀到我家门前了,却连我都不认识,真是笑话。”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立刻将你所知道的欧阳家族情况说出,说不定”

    林震的话都还没说完,吓得惊魂域绝的领头人便如倒豆子般,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

    “欧阳家族的实力究竟有多强,我在欧阳家族呆了10来年,都看不透彻。”

    “不过可以肯定,欧阳家的几大长老个个实力恐怖,深不可测,也凶残至极。”

    “你招惹了欧阳家族,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也绝对逃不掉的。”

    “不然,咱们商量商量,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提着一个毁容头颅回去,告诉他们你已经死了。”

    “如此,你就能有着足够的逃离时间。”

    话音落地,林震在此冷笑出声,也笑得不屑至极。

    “逃?我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这个字。”

    “至于你,念在你如实相告的份上,我可以留你一句全尸。”

    轰!

    冷冷地丢下那话,林震一拳轰出。

    嘭!

    虽然只是一拳,领头人的脑袋却直接爆了。

    鲜血混杂着**四溅开来,吓得周围残余手下更是惊恐域绝。

    此刻,也不仅仅只是在连连后退了,全部拔腿狂奔。

    此刻,他们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逃。

    仅是一个东方灼,便已经吓得他们肝胆域裂。

    如今再加上一个林震,他们的魂魄都快要吓没了。

    “想跑,没那么容易。”

    东方灼快速闪身飞出,短短瞬息之间便解决了三个。

    “算了,一些小虾米罢了,逃了就逃了吧。”

    就在东方灼准备再次推出之时,林震的声音传来。

    眼中,却泛着一抹深邃的让人难以揣摩的笑。

    与此同时。

    司机带着安防厅的一名线人,找到了一名悯天教徒。

    此刻,三人正在把酒言欢。

    酒过三巡,司机借着醉意,叹息连连。

    “如今这世道,真是太难混了。”

    “我空有一身武艺,却无处施展,也只混出了一身熊样。”

    “真是愧对我未婚妻呀。”

    砰!

    说完,司机一巴掌拍在酒桌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