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踏踏踏!

    脚步声再次传来,这一次是老人向着坛主走来。

    坛主听着,眼中露出希望的光。

    司机却眉头一皱。

    这名老人始终没有参加,一直站在那里,顶着满脸油彩绘画的符文,就像一尊雕塑。

    还从头到脚散发出一股死气,司机从来就没将他看在眼里。

    但坛主却在向他求救,看来这是个狠角銫。

    啪!

    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老人走到坛主身旁,却紧接着一掌拍出,直接将坛主杀死了。

    砰!

    才刚撑着上半身爬起的坛主再次倒地砸地声音不大,却仿佛是在所有残余高手的心中响起。

    残余高手全部瑟瑟发抖,惶恐不已。

    “罗坛主服用了那种丹药,一旦药效过后,只会凄惨而死。”

    “我如今给他一个痛快,也算是成全了他对悯天教的衷心。”

    老人的话,司机和线人都不以为然。

    老人分明是怕坛主落入司机手中,被逼问出悯天教的线索,却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那些被悯天教洗过脑的高手却深信不疑,此刻看着老人的目光还带着崇拜。

    老人的目光也在下一刻冰冷的,直勾勾地向着司机扫来。

    “老夫乃是南部分舵的执事,也已在此等你很久了。”

    “一直在背地里调查,我们悯天教的人,就是你吧?”

    “还有上次捣毁我们一处分坛的人,其中也有你吧?”

    看着司机,老人冷冷开口。

    发音落地,司机同样冷冷一笑,“没错,就是我。”

    此言一出,老人眼中的寒芒更浓,与毒蛇无异。

    咻!

    老人突然爆发。

    那看着苍老的身躯,被爆发出了如同闪电的速度,那一刻便来到司机近前,也紧接着探出如同铁钩般的手指,对着司机脖子抓来。

    咻!

    司机深情一闪轻松躲过,身影也在老人面前消失,再次出现已然站在了老人背后。

    砰!

    司机一脚踹出,老人心中警钟瞬间大响,浑身的汗毛都在此刻惶恐得全部竖起。

    更是爆发出了潜力,快速将身躯横移。

    也的确是成功躲过了司机的这一脚。

    司机却没有半点失败的颓败之势,眼中还露出一抹冷笑。

    轰!

    将一身气势全部用出,司机向着老人一拳砸来。

    此刻,老人眼中已经不仅仅只是忌惮震惊了,而是露出了一抹惊恐。

    虽然,他依旧是成功夺过的司机的这一击,但一张老脸却是连那满脸的油彩符文都掩饰不住的苍白。

    深吸口气,老人再次将士气爆发,也不敢在等着司机出击,而是直接出招,想要接着占了先机的优势,斩杀司机。

    这一次,司机是连躲都没躲,直接一拳向他迎击而来。

    双拳相撞,爆发出的金属铿锵之音在大厅清晰响彻,如同九天之惊雷,滚滚不休,震耳域聋。

    司机却站得纹丝不动,纹若泰山。

    老人却连退数十步,才堪堪稳住身形唇角,还有一丝鲜血滑过。

    “难怪敢跟我们悯天教做对,还真是有几分手段。”

    “可惜,至悯天教创立至今,敢招惹的从来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你,已成为下一个惨死之人。”

    话音落地,老人掏出玉瓶,不用能够令人在瞬息之间实力暴涨的丹药。

    “啊啊啊!”

    一生如同野兽般的狮吼,也紧接着从他口中爆发而出。

    此刻,他只是站在那里,一身衣衫便无风自动。

    气势之强,更是令人不敢直视。

    见此,悯天教关于高手全部振奋。

    见此,线人紧张得双手紧握成拳,手心里全是汗水。

    咻咻!

    司机和老人的身影也在下一刻同时闪动,快速交击。

    一击过后,两人的身影同时倒退也都是连退五步。

    “呵!”

    一声冷笑从司机口中发出,也紧接着调侃说道:“真不愧是禁药,后遗症虽然强,但服用之后的效果更强。”

    “真是让我压力倍增呀。”

    话音落地,老人便紧接着发出一声冷哼。

    “既然知道怕了,那就赶紧束手就擒,说不定我还能留你一具全尸。”

    司机却如听到天大的笑话,爆笑起来。

    “怕?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怕了?”

    “作为战士,压力越强,所能爆发出的实力才越强。”

    “有你这样的高手喂招,也算是我的荣幸。”

    “为了感谢你用出生命为代价换得实力,与我对招,你放心,我定会留你全尸。”

    嚣张自己而又狂妄自己的话音落地,老人直接气得暴跳如雷,忍无可忍。

    咻!

    身形一闪,如同凶兽一般向着司机凶猛杀来。

    一身浓郁煞气和杀气,令得周围空气都仿佛凝固了。

    司机的眉头皱起,眼神凝重。

    也再不敢留手,将一身势气和杀气全部释放。

    也同样身形一闪,向着老人迎击而去。

    真正的战局,是更加激烈的战争,彻底爆发。

    此刻,两人的身影在众人面前已经化为了道道残影,根本就无法捕捉。

    短短瞬息之间,两人便交战了数10回合。

    砰!

    又一次猛烈相撞后,两人同时吐血倒飞,皆是身受重伤。

    伤上加伤,老人看着已是萎靡不振。

    而司机,身上的伤势跟老人一样的重,神情看起来却没有半分的颓意,眼中战意还变得比之前更加浓郁。

    见人,老人简直惊恐域绝。

    也不想不想再打了,身形一闪居然直接暴退,奔逃。

    “想逃,没那么容易!”

    司机唇角一翘,勾起一抹如同死神般的嗜血弧度,也紧接着身形一闪追了出去。

    眨眼之间奔到大厅门口的老人,脚步顿住,看着拦在前方的司机,又是一阵暴怒。

    之后,不是一番酣战。

    但已经心生退意的老人,又怎么可能是战意浓郁司机的对手?

    砰!

    一分钟过后,老人重重倒地。

    也紧接着狂喷鲜血。

    这一次,也在没能爬起来。

    他的双手双脚都已经被司机废掉。

    踏踏踏。

    擦着的唇角血迹,司机向着老人走来。

    “你们南部分舵在什么地方?”

    “除了你这个执事之外,分舵还有多少高手?”

    司机寒声逼问。

    老人却在话音落地的瞬间,露出一抹阴笑。

    随后,他的时间定格。

    死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