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轰!

    临近林震,金护法便纵身一跃,一脚横扫。

    这一脚之力同样是强得如同巨龙摆尾,速度也快乐闪电。

    但也依旧伤不了林震分毫,甚至连林震的一角都没有打中。

    “哼!”

    一击不得手,金护法也没有露出半点颓败之銫,他们一生再次向着林震打来。

    轰轰轰!

    砰砰砰!

    短短瞬息之间,金护法一连向林震打出数十道攻击,拳打脚踢接连不断。

    却依旧是次次不得手。

    “哼!”

    眉头一皱,金护法再次发出一身冷哼,随后直接将背后的权杖抽出。

    举着手中权杖,金护法向着林震棒喝而来。

    有了武器在手打得更是虎虎生威,一棒更比一棒强,一招更比一招快。

    可惜,依旧是没能击中林震。

    还好几次差点被林震打中。

    随着时间流逝,原本眼中恨意爆盛的金护法,此刻看着林震的目光,却满是忌惮。

    “你小子之前服用过什么虎狼之药?”

    “为什么直到现在,都没有露出半点疲惫?”

    疑惑不已的金护法忍不住惊问。

    此言一出,旁边在跟精英高手交战的司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家尊上的本事,其实你能够了解的?”

    “别说对付你们这些小虾米,打了都不到半天,就算是打个三天三夜,我家尊上也只会越战越勇,越打越强。”

    话音落地,金护法也情不自禁发出一声不屑冷笑。

    “真是话大不怕闪了舌头。”

    “等这小子在你面前倒下,看你还能不能对他如此自信,崇拜。”

    嘴上说着话,金护法手上攻击也不满,打出的力道也并没有减弱,而是比之前更强。

    接连打出至强杀招,他的体力和精力消耗巨大,如今已经感觉有些疲惫不堪,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林震解决。

    不然,战局的发展极有可能就像那司机预料的那样,他会被林震斩杀当场。

    此刻,金护法也是不惜代价一再爆发。

    内心,也越变得越来越焦急。

    林震看着,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失望。

    原本还隐隐期待至今步伐能够打出再强大一些的攻击,可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哪怕是服用了两枚丹药,也只是比之前的银护法稍微强上一些。

    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眼中闪过一抹不耐烦,林震一身杀意和威压直接释放。

    无形的威压,如同龙卷风一般向着周围碾压而过。

    浓入实质的杀气,令得周围空气都仿佛凝固。

    金护法眼中狂妄彻底消失不见,只有惊恐忌惮。

    周围的精英高手,更是已经吓得浑身发颤,抖如筛子。

    此刻,他们所有人都已经再也升不起半点战意,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逃。

    他们也在此刻同时开始闪身,爆发了自己潜力的奔头。

    “一个也不能放过!”

    林震冰冷得如同死神的声音传来,司机恭敬应诺一声,随后也彻底爆发,身形一闪,向着逃得最快的精英高手追去。

    砰!

    一脚横扫而去,那名精英高手爆体倒地。

    鲜血混着碎肉四溅开来,看得周围众人更是惶恐。

    原来,一直隐藏的实力没有用出全力的人,不仅仅只有林震,还有他的司机。

    此刻,他们奔逃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仅仅是爆发出了潜力,更是用出了生命,燃烧了血脉的在逃。

    当然,实力最强大的金护法逃得最快此刻已经逃出千米之外了。

    看着前方草丛,金护法也大松了口气。

    这里,有他们藏着的一架直升飞机,只要登上飞机,就彻底的安全了。

    林震就算是再强大也不可能会飞,绝对不可能追得上他。

    此刻,金护法的大手也已经看向了机仓大门。

    啪!

    一道大力却在这时拍下他的肩膀。

    咔嚓!

    清晰的骨头脆响和金护发凄厉的惨叫声接连爆发而出。

    他被林震拍中的肩胛骨已经全部碎裂,然而林震却没有就此停下攻击,还紧接着一脚横扫而来。

    咔嚓!

    又是一阵清晰的骨头脆响传来,金护法的双腿全断,腿骨全碎。

    此刻,金护法已经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浑身冷汗狂流,整个人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

    “哈哈哈!”

    从疼痛中缓过来的金护法,却在此刻嚣张大笑。

    “反正我服用了两粒禁药,无论如何都是要死。”

    “死在你手中,我还能落得个痛快,免得承受之后几天的折磨。”

    “至于想要从我口中逼问出线索,你们是在做梦。”

    笑着丢下这话,金护法还紧接着从林震吐口水。

    啪!

    司机的巴掌没等他的口水吐出来就落下了。

    “敢对尊上不敬,找死!”

    金护法脸颊高肿,但听着司机的话却笑得更大。

    他根本就不怕死。

    “交给你,好好问。”林震淡漠吩咐。

    司机恭敬应是,眼中也紧接着露出一抹寒如玄冰的冷笑。

    看着司机掏出的寒芒闪闪的匕首,金护法依旧不屑。

    “别白费力气了,你就算是将我身上的肉一片片的片下来,我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对于他的话,司机却是置若罔闻。

    此刻也已经开始动手了,正在剥皮。

    血腥的一幕开始。

    司机动作娴熟,手脚麻利,一分钟不到便将金护法一只胳膊的皮完整剥下。

    “停,快停下来!我说,我全部都说。”

    根本不需要司机逼问,惊恐域绝的金护法便将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说了。

    获知了南部分舵的位置,知道了分舵的高手大概实力,林震满意的点点头。

    “赏他一个痛快吧。”

    林震话音落地,自己手中匕首一划。

    咻!

    一道寒芒闪过,金护法瞬间尸首分身。

    发了条信息,通知他处理完其他据点,过来清扫此地战场,林震带着司机离开。

    许氏别墅。

    许茑提前下班,想亲手给林震准备晚饭。

    嘎吱!

    别墅大门打开,她惊喜地从厨房迎了出来。

    却在看到林震和司机的瞬间脚步一顿。

    “你们,没事吧?”

    两人浑身是血,走进来,就像两个血人。

    司机笑道:“许小姐放心,这都是别人的血。”

    林震也冲许茑安慰一笑,回房洗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