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砰砰砰!

    每被林震打倒一次,紫袍圣使心中的怒火就更浓一分,怒意驱使之下是一次又一次倔强的爬起来,次次不信邪地向着林震杀去。

    然而等待他的,却次次是被林震打翻当场的命运。

    砰!

    林震再出一拳,再次冲来的紫袍圣使又被打翻了。

    噗!

    喉头一甜,紫袍圣使狂喷鲜血,新伤再加上旧伤,终于无力爬起了。

    眼神之中也看不到了之前的冲天愤怒,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么强?”

    难以置信的紫袍圣使,情不自禁地惊问。

    踏踏踏!

    林震的脚步声也在这时响起,正在向他走来。

    “葬天门的门址在什么地方?你们葬天门除了门主之外,又有多少高手多少长老?长老的实力如何?”

    走到紫袍圣使跟前,林震直接寒声逼问。

    紫袍圣使看着面前的林震,眼中露出了一抹畏惧之銫,也没犹豫太久,直接如同倒豆子一般说了。

    “葬天门就在夏国南部的葬天山上,葬天山不出名,但只要你询问周围的居民,上了年纪的基本都会知道。”

    “至于长老的实力,葬天门的长老实在太多,实力也是参差不齐,最强的当属太上长老”

    听着紫袍圣使的话,林震却是眉头越皱越紧。

    作为夏国守备区的中座,他对于夏国的地形可以算得上是了如指掌。

    但,根本就没听说过南部有什么葬天山。

    这紫袍圣使该不会跟上次出现在悯天教南部分舵的那几个长老一样,都只是胡编乱造的吧?

    看着陷入沉思的林震,紫袍圣使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阴銫。

    咻咻咻!

    手腕一甩,紫袍圣使直接抛出了10把飞刀,向着林震偷袭而去。

    看着临近林震近前的10把飞刀,他也没有恋战,更加没有直接向着林震冲去,而是闪身便想逃离。

    此刻,他虽然没有说实话,但的确是已经被林震吓破了胆,根本就不敢再战了。

    咻!

    探出大手,林震挥落10把飞刀,然后向着紫袍圣使追去。

    咻!

    一枚烟弹也在这时,从紫袍瞬时手中飞出,向着林震砸来,不等林震将这烟弹打飞便直接爆开。

    嘭!

    冲天炸响紧接着传来,如同九天之惊雷,震耳域聋。

    浓郁的黑烟也在此刻弥漫开来,将阳光都给掩盖住了,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快!所有人立刻屏住呼吸!”

    林震焦急的声音也在此刻传来,这些烟雾之中带有毒素。

    不过这些黑烟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便又消失不见了。

    因为林震提醒的快,众人之前几乎都是屏住了呼吸的,此刻也并没有人表现出中毒的迹象。

    但是,极速奔跑的紫袍圣使却是已经不见了身影,已经逃得不见踪迹了。

    咻!

    林震身形一闪,向着之前紫袍圣使逃出的方向,追出了千米。

    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吗的!”暴怒的林震大骂一声,一拳轰在面前的一根石桩上。

    石桩瞬间轰然倒塌,之前被寒家人搭建的一座高台,别在下一刻坍塌。

    林震的怒意却依旧没有消散。

    “哼!”

    冷哼一声,林震强忍着怒意回去。

    “没事吧?”来到之前的高台之上,林震将东方灼拉起,有些担忧的皱眉询问。

    东方灼虚弱的摇着头,“没事,也幸亏你来的及时,不然我今天怕是要交代这里,咱们就只能来世再做兄弟了。”

    “你昨晚是不是夜探寒家,遭了暗算?”

    东方灼紧接着又关心起林震消失了一夜的事。

    林震点了点头,将昨晚的事简短的跟他说了一遍。

    两人聊了挺久,东方灼是一句感谢的话语都没说,但眼神之中,谢意浓郁。

    他的感谢,不在嘴上,而是在心里。

    “行了,这些事等以后再说吧,我先帮你疗伤。”

    丢下这话,林震按着东方灼坐下,紧接着盘膝坐在他的背后,探出双手覆在他的背上,释放出体内内力,给他疗伤。

    这边忙着疗伤之时,东方家主也在率领着族人,给身受重伤的族人疗伤,将残余的寒家人抓住。

    齐聚金鳞广场的民众也都没有闲着,也都在帮着东方家族一起对付寒家的人。

    家族的长老还有家主都已经落败了,就连紫袍圣使都已经落荒而逃,残余的寒家众人根本就是一群丧家之犬。

    过了不到几分钟就全部都被打死,或者抓走。

    “不能就这么放了寒家,我要去将寒家骗我捐赠的财物全部都拿回来,谁要跟我一块去?”

    “算老子一个!老子虽然没钱捐给寒家,但被寒家骗得辞去了工作,妻离子散,我要去将寒家给拆了!”

    有人带头,暴怒的民众也再次沸腾起来,纷纷等着脖子呐喊,也全部跟着带头的人向着寒家宅院冲去。

    另一边。

    紫袍圣使也在此刻逃回了寒家。

    “圣使大人!”一名寒家高手也在这时迎出,看着深受重伤的紫袍圣使震惊的眼珠子和下巴都快同时落地,“圣使大人究竟出什么事了?”

    紫袍圣使却没有心思跟他多做解释,“快,将寒家残余的所有高手全部派出去,加强防卫,在老夫出关之前,就是一只蚊子也不许飞进来。”

    威压而又不容抗拒的丢下这话,紫袍圣使转身便回了练功室。

    他身上的伤已经不能再拖了,必须要即刻疗伤。

    看着他的背影,那名寒家高手更是惊恐。

    究竟出了什么事?

    家族跟圣使他们,今天不是去对方东方家族的吗?

    为什么东方家族覆灭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家主也还没有回来。

    东方家族真的如此强大,连紫袍圣使都逼得落荒而逃?

    虽然疑惑又惊恐,但这名高手也不敢耽搁太久,当即下令高手集结,严密防护,还令其他手下搬出了重型武器,将寒家守卫得固若金汤。

    练功房内。

    紫袍圣使已经盘膝坐在蒲团之上,却紧接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林震!老夫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给我等着,等我伤势恢复,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暴怒的大喊着,紫袍圣使掏出了一个小玉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