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众人心思复杂之际,全场也是一片安静。

    “哼!”

    一片寂静中,米楠首领的冷哼声紧接着传出。

    “你以为你现在挑拨离间能有用?”

    “我跟花都负责人认识快10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了解?”

    “倒是你,说什么眼睛里容不得杀死,见不得半点罪恶,一心只想着为民除害,守卫疆土,全部都是狗屎。”

    “你这样残暴嗜杀的人,连普通百姓都不放过,将板镇一城之民全部斩杀,有什么资格当夏国的不败战神?”

    “这今天就要为民除害,杀了你这个叛徒!”

    咬牙切齿的丢下这话,米楠首领便紧接着提刀向着林震冲来。

    气势之强,带起周围飙风无数。

    速度之快,快得如同脚下生风。

    他手上的那把钢刀是特制的,一人高,一米宽,也很是沉重,此刻在他手中却轻如鸿毛,被他挥舞出了道道刀芒。

    来到林震近前,米楠首领的气势也积蓄到了极致,强大得让人油然而生敬畏。

    此刻也直接纵身一跃,高举着手中的大刀,向着林震方面砍来。

    看着此刻依旧一动不动,看得稳如泰山的林震,花都市负责人都愣了一下。

    不是说这个林震强得如同神魔吗?

    如今这是个什么情况?

    他已经被米楠首领的气势给吓傻吓呆了。

    短暂的呆愣过后,花都负责人又是一片狂喜,若能如此惊轻易就将林震灭杀,那他今日可就大获全胜了。

    很快,负责人笑不出来了。

    米楠首领手中的大刀,距离林震的天灵仅有半寸之遥时,林震动了,直接一拳轰出。

    砰!

    拳刀相撞,爆发出的却是金属撞击的铿锵之音。

    然后,让众人更加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手持大刀的米楠首领,手中的刀非但没有伤到林震分豪,整个人还连人带刀到飞出去。

    砰!

    很快,米楠首领重重地砸落在地。

    空气突然的安静,众人震惊的眼珠子和下巴都快同时跌落。

    他们之前对爆发出了强大战力的米楠首领,有多崇拜和敬畏,此刻就有多震惊。

    一片寂静中,林震冰冷的声音也紧接着传出。

    “你虽然足够忠诚,也并没有真的叛变,但是愚蠢也是一种罪。”

    话音落地,米楠首领突然浑身一颤,眼神之中也露出了纠结。

    如此强大的林震,真的是叛徒吗?

    如今他这样的人物都只是凌云宗的一条走狗,那凌云宗又该有多么强大?

    既然如此强大,为何不早点将他们解决,还要要利用林震。

    看着米楠首领的神情开始出现了松动,花都负责人紧接着便开始高声大喊。

    “都瞧见了吧,林震已经叛变了,如今都已经对首领下手了!”

    “对于叛徒,不能原谅,只能斩杀!”

    话音落地,负责人的心腹也紧接着附和着大喊,在带动着士兵们的情绪。

    在他们的蛊惑之下,士兵们也开始犹豫和动摇了,听着那些已经叛变的负责人的心腹一起,向着前方冲去,收拢着包围林震的包围圈。

    同一时间。

    半山腰处的龙城,已经来到了灵陀山的山巅宫殿。

    他早在两城守军要对林震发难时就已经出发了,如今也已经恭敬地站到了宗主面前。

    “宗主,花都市负责人已经开始行动,两城守军已经在对林震发,那他应该撑不了多久了。”

    听着龙城的汇报,宗主忍不住兴奋大笑。

    “哈哈哈!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林震终于要死了。”

    “来人,立刻准备祭祀,开启祭坛。”

    话音落地,站在下排的一队心腹也紧接着异口同声的恭敬应是,然后便各自开始行动。

    宗主也在这时带着龙城前往祭坛所在。

    祭坛早就已经布置好了,祭祀所需要的各种用具也都已经摆在了前方。

    宗主看着很是满意,此刻也紧接着冷笑着点了点头,“做得很好,现在去将祭品抬过来吧。”

    所谓的祭品便是许茑。

    另一边。

    发现林震被包围的也不仅仅是凌云宗的人,还有王天河和东方灼。

    两人也在发现的,第一时间便想要带着各自的队伍回去增援,却被凌云宗的人死死拖住。

    哪怕众人心中焦急担忧,开始了更加激烈的厮杀,将拦在面前的人如同稻草一般一把一把的收割杏命。

    但是剩下来的人依旧如同飞蛾扑火,毫不畏惧也毫不放弃。

    灵陀山脚,临时基地。

    林震的周围已经被士兵围着水泄不通,就像是身处海水包围圈中的一座孤岛。

    而站在林震前面的,依旧是米楠首领,还有花都市的负责人。

    米楠首领刚刚败给了林震,此刻心里还有些难以接受,这会也是一声不吭。

    花都市负责人则一直都在冷笑着看林震,看着身出包围圈中的林震,他眼中的冷笑也是越来越浓。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作为夏国的不败战神,哪怕你已经叛变了,我也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个人物。”

    “为你曾经的崇拜者,我也愿意给你最后的体面。”

    “你自尽吧,如此我还能留你一具全尸,等你死了以后,你叛变的事我也可以不向上头汇报,还能让上头追封你为烈士。”

    “我会告诉他们,你是死在了跟凌云宗的大战之中,是英勇牺牲了。”

    林震听着却没有半点紧张惶恐,冷笑,“无论你如何颠倒黑白,也无法战胜正义。”

    这话说完,林震又用威严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士兵。

    “我林震身是夏国的人,死是夏国的魂,只有战士没有投降,更不可能叛变。”

    “花都市负责人只为凌云宗的人,今日必死。”

    “此事与你们无关,我也不会迁怒。”

    “现在,全部都给我退开。”

    威严而又不容抗拒的话音落地,士兵们的脚步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去。

    负责人安插在队伍之中的心腹,也在此刻纷纷跳出。

    “别听信他的鬼话,负责人在这里镇守了快10年,为了守护花,都是付出了多少心血,怎么可能是叛徒?”

    “林震监守自盗,与凌云宗勾结,罪该万死,大家跟我一起杀。”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