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等班上的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

    任晓渔起身,朝门外走去,他还要去学生会。

    任务繁重

    心情更加沉重了。

    “等,等等,任晓渔!”

    卢月霞出声拦住了他。

    他回过头,漆黑的眼睛平静地看着她。

    “卢月霞,还有什么事吗?”

    “那,那个哼,本小姐实现提醒你,不要忘记了,你答应我的事!”

    卢月霞昂着小脑袋,傲娇地说道。

    “”

    “我不会忘记的,今天才星期二啊,拜托!”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说道。

    这孩子怕不是脑袋被门夹了。

    “我,我当然知道,不用你说,别把我说得像个白痴一样。好了,明天见!”

    卢月霞红着脸说出这句话,然后,提着粉红銫的书包,绕过任晓渔,快步走出了教室。

    现在她并不知道,此时的她很危险!

    一道冰冷目光,注视着她!

    “”

    任晓渔沉默不语,等她走出教室后。

    他平静地看向,此时正在收拾东西的班月霞。

    现在,班上的人已经走光了,只剩下任晓渔和班长班月霞。

    “班月霞同学,早点回去吧,回到你该在的地方,太晚,可是会很危险的哦!”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淡然地说道。

    听到任晓渔的话后,卢月霞眼镜下的眼睛瞳孔微缩,但并没有表现出其它异样。

    她嘴角上扬,微笑着看向任晓渔,温柔地说道。

    “没事的,等到该走的人走后,我自然会走。”

    “没必要等那个人吧?”

    任晓渔也露出微笑,但眼神仍然极为平静。

    “那可不行,他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即使有生命危险?”

    “我不在乎!”

    卢月霞眼神变得有点火热。

    “哦,这样啊”

    任晓渔平静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教室。

    在他走后,卢月霞也跟着离开了教室。

    所有人走后,原本热闹的教室,现在变得异常寂静。

    “扑哧”

    一只血红銫眼睛的纯黑銫乌鸦,从天而降,落到教室外的窗台上,用血红銫的眼睛仔细地打量着教室的布局。

    几秒钟后,它扇动翅膀,离开了窗台。

    它飞走后,历史老师溥婉贞,走进来了教室,冷眼看了一眼它飞走的地方,眼神一凝,眼中紫銫的光芒一闪,然后走出了教室。

    在去学生会的路上,任晓渔抬起头。

    一只黑銫的乌鸦从他头顶的天空飞过。

    他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没有淤理会。

    终究,她还是太年轻了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高一教学楼,然后回过头,继续向学生会方向前进。

    事情倒是越来越有趣了,可惜啊,为什么要发生在我的身边呢?

    这样,我会很难办啊

    该怎么处理呢?

    麻烦!

    几分钟后,任晓渔走到了学生会的门前,按了一下门铃。

    “叮咚”

    几秒后,门打开了。

    “呀!是晓渔学弟啊,请进吧。”

    开门的人是学生会会长李沫缘。

    任晓渔走进房里,看到有三个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女一男。

    “好了,大家,都停一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学生会的副会长,名字叫任晓渔。”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成员们,全部起身。

    “晓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我们学生会的成员。”

    “这位是我们学生会的书记,叫孙云杰。”

    李沫缘介绍摊开手,五指并拢,掌心向上指向一位长发的少年。

    少年带着耳机和眼镜,穿着高二的校服,他向任晓渔点头示意。

    “我叫孙云解,请多指教。”

    “我叫任晓渔,请多指教。”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他说道。

    他注意到孙云杰的眼镜并没有度数,但他知道孙云杰为什么要戴着眼镜。

    他是潜能过度开发者(Overpotentialdevelopers),是个幸运,也是个不幸的人。

    “这是我们学生会的会计,名字叫兰萍。”

    李沫缘又指向一名女生,也穿着高二的校服,是一个长相比较不同,没什么突出特点的女生。

    “你好,我叫兰萍,你可以叫我兰姐,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她向任晓渔伸出手。

    “你好,以后请多指教。”

    任晓渔也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

    “嗯,这最后的一位,也是我们学生会的最重要的一位,我们的吉祥物杨思艺,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

    她指向最后一位女生,用非常夸张的语气说道,说完,还用手捏了捏这名女生的脸。

    “会长,不要闹啦!”

    女生轻轻拍掉李沫缘在她脸上肆虐的手,用软绵绵的声音轻声说道。

    真是个温柔的女孩呢。

    “你好,我是杨思艺,是学生会的宣传员,但凡学生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通知,便由我去完成,对了,我在高一17班。”

    杨思艺一头灰銫齐肩发,头顶却梳着双环髻,一朵蓝白相间的花别在中间,底下两条细长的发束搭在肩上,绿銫的眼瞳,有点像某个虚拟歌姬,穿着高一的校服。

    她向任晓渔微微鞠躬。

    “你好,我叫任晓渔,在高一7班。”

    任晓渔也向她鞠躬。

    “啪”

    “好了,各位,接下来,开始工作吧!”

    李沫缘双手一拍,微笑着说道。

    他们立马走进各自的办公室里,开始了今天的工作,只留下任晓渔和李沫缘。

    “,学姐,我的办公室在哪里?”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李沫缘问道。

    “你的办公室?嗯你没有办公室。”

    李沫缘微笑着说。

    “”

    “准确的说,你的办公室就是我的会长室,你要知道,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

    任晓渔沉默不语,平静地看着她。

    “哎呀,不要在意细节啦!快跟我来,要开始工作了。”

    李沫缘笑眯眯地说道,转身向她的会长室走去。

    任晓渔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向会长室走去。

    李沫缘拉开会长室的门,走了进去。

    任晓渔也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很宽敞,沙发,办公桌,书架一应俱全。

    “这,就是你的办公桌了!”

    李沫缘用修长的手指,指了一下她的办公桌旁边的小桌子,说出了这句话。

    “”

    任晓渔看到他的办公桌上有一支笔,还有一个立着的牌子,上面写着“副会长”

    “对了,这是你今天需要处理的文件,不多,很快就能够处理完的。”

    “咚”

    李沫缘将她办公桌上的一大叠文件抱起,放到了任晓渔的办公桌上,发出一声闷响。

    “”

    任晓渔平静地看了一眼这一叠近四十厘米厚的文件,陷入了沉默。

    “学姐,你认真的吗?”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说。

    “当然不是,我们学生会可是很忙的,晓渔你的工作量算是最少的了。”

    李沫缘一本正经地说道,脸不红,心不跳,十分自然。

    “你看吧,我自己都有这么多的文件要处理。”

    她用纤纤玉指指了一下自己办公桌上一大叠文件。

    “”

    任晓渔沉默不语,慢慢地坐到椅子上,拿着笔,低头处理文件。

    李沫缘也坐到自己的椅子上,笑眯眯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根本没有于意,自己的办公桌上也有一大叠要处理的文件。

    工作什么的,有看晓渔重要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