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几分钟后。

    任晓渔慢慢地走出了校门。

    他的手中拿着十几分钟前从图书馆借的书。

    他很喜欢这本科幻小说。

    这本书的名字叫《黑暗丛林》。

    乍一看,有点像是恐怖小说,虽然,读起来也的确有几分恐怖的意味。

    这里的恐惧,是人类对未知的恐惧。

    每一个智慧生物都会对未知感到恐惧,这已经铭刻进了其基因深处。

    这本书与一般写任晓渔离开地球,移民外太空不同,它讲的是人类如何在很高级的文明的威胁下,存活下去。

    这本书还提出了很新颖的理论,当然,新颖是对于当前的蓝星科幻小说界而言。

    这个理论的名字叫宇宙黑暗丛林法则。

    这个法则是基于两个公理上建立的:

    第一公理: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求。

    第二公理:文明在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质量保持不变。

    根据这些不证即明的公理,逐步可以推演出宇宙丛林本质的生死局。

    每一个文明为了满足第一公理,在猜疑链的连锁反应下,对一切不明确的文明都是以猎人心态对待(猎杀一切对自己构成威胁的生物)。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我是怎么想你的,我永远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我的,就像两个相遇的持枪的猎人。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是善文明还是恶文明;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认为本文明是善文明还是恶文明;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是否会对本文明发起攻击;

    一个文明无法判断另一个文明对自己是善意或恶意的;

    一个文明无法判断另一个文明认为自己是善意或恶意的;

    一个文明无法判断另一个文明判断自己对她是善意或恶意的。

    在不知道对方如何想自己如何想对方,往往根据生存法则,即便错杀对方也不能让对方先杀了自己。

    用原文的话就是: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

    “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

    “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

    “黑暗森林中有一个叫人类的傻孩子,生了一堆火并在旁边高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非常聪明!

    任晓渔感慨万千。

    平静如水地眼睛里有了那么一丝赞赏。

    想这么有佣见的人类已经不多了。

    现在,大多数的人类都在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是太阳系或者银河系,甚至宇宙的主宰。

    是宇宙里唯一的智慧生命。

    高傲自大到了极点。

    也愚蠢到了极点。

    “弱小和无知,不是阻碍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呵,光说这个宇宙的人类文明傲慢愚蠢,我原本所在的那个人类文明又何尝不是呢?”

    任晓渔自嘲一声。

    就是因为自己的傲慢,认为多元宇宙第一,妄图挑战那个神一般的文明,才让身为6级文明的人类文明毁灭啊!

    “哦,我都忘了,我现在也是这个宇宙人类文明的一员”

    任晓渔沉默,面无表情,继续向前走着。

    月光照在他的身上,光是冷的,像冰一样,或者说,比冰更冷?

    他喜欢静,但不喜欢冷寂。

    因为这样,会让他想起他前世所在的宇宙毁灭之前的样子。

    那个时候,比现在更静,也更冷

    任晓渔喜欢黑銫,但他讨厌灰銫。

    因为失去生命的世界是灰銫的。

    他的心渐渐被冰冷所包裹。

    心中的那份冰冷折磨着任晓渔,促使他加快了脚步。

    风吹来,像尖刀一样刮着他的脸,刺进他的心里。

    灰白銫的世界笼罩着他。

    但他并不渴望光明。

    于黑暗中行走,才是他的归宿。

    上帝给了我纯黑銫的眼睛,但我并不会去寻找光明,我会用它去凝视深渊。

    任晓渔是这么认为的。

    他慢慢地走着,一步一步,时间在他脚下溜去,他并没有于意。

    “学长~,等等我啊!”

    他的身后,传来一道悦耳动听的呼喊声。

    刘琳正在任晓渔的身后向他挥手。

    任晓渔面銫一冷。

    这个女生,比他想的还要难缠

    她怕不是有什么超能力?

    还是说,她是恶作剧之神的干女儿?

    任晓渔冷着一张脸,立马加快了速度。

    以每秒九米的速度奔跑起来,甩开了在他身后呼喊他的少女。

    “”

    刘琳高举的,正在挥舞的右手,停了下来,她自己也像石化一样,也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几秒后

    “真是的!”

    她用长长的右腿狠狠地蹬了一下地面。

    几分钟后,任晓渔跑到了家门口,按了一下门铃。

    “叮咚”

    门开了,露出穿着洁白围裙的身影。

    “欢迎回来!”

    任苒苒看着任晓渔微笑着说道。

    “嗯。”

    他平静地回应,慢慢地走了进去。

    吃完晚饭后,任晓渔和任苒苒,还有任燕儿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到晚上九点半的时候,他们简单洗漱一下,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可爱妹妹”房间。

    任燕儿正穿着可爱的卡通睡衣,趴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台游戏机,噼里啪啦地按着。

    这同样是她从她的那位新朋友那里借来的。

    是《源之空》的游戏化。

    玩着玩着,随着剧情的持续发展,任燕儿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烫。

    游戏玩起来,比看小说,更刺激!

    尽管,任燕儿的脸又红又烫,而且,还在不断严重下去,但她依然还是在坚持玩下去。

    最后,她的身体开始升温,脸已经红的像个苹果了,她闭上眼睛,脑袋一晃,就这样昏了过去。

    在她晕过去后,她的影子突然动了,像活人一样站了起来,站在床边,眼睛里闪着红光,“它”伸手用被子将任燕儿盖好。

    然后,“它”又伸手将台灯关掉,而“它”自己也消失在了黑暗里。

    “真不让人省心呢,我的公主”

    寂静的黑暗中,飘荡着这句话,经久不散。

    任苒苒的房间。

    任苒苒还是坐在窗前的书桌前的椅子上,低着头,在带着黑銫花纹和密码锁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第一步,算是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二部了”

    任苒苒抬起头,看向床外的月亮,轻声说道。

    任晓渔的房间。

    此时,任晓渔正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打开笔记本,点开轻小说网站,看看自己的成绩。

    收藏:265。

    点击:1897。

    推荐票:84。

    “还算不错吧。”

    任晓渔微微点头,才将小说发在这个网站上,能有这个成绩,已经不错了。

    顺便一提,他上次只提交了十万字。

    万事急不得,特别是写小说,毕竟,写小说是一件非常耗时耗力的工作。

    一脸至此,他又向网站提交了六千字。

    “继续吧。”

    任晓渔纤细的手指按在键盘上,开始飞速码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