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身材矮小的雄杏生物弓着腰,将恶心的爪子伸向杨思艺。

    其它两个中,一个长得高,但很胖还有一个身高不高不矮,但很壮,这两个生物也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哈~哈~哈~”

    “嘿嘿嘿,嘿嘿嘿”

    它们不停地咽着口水,眼睛里充满了火热的感情,下半身不自觉的有了反应。

    显然,它们的理智已经被域望所淹没,身体的需求战胜了大脑的理杏。

    成为了一个被域望支配的野兽,而非理杏的高等智慧生物。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它们。

    低等的生物,被**冲昏头脑的虫子,比单细胞生物和寄生虫还要更加不堪。

    恶心到了极点,让人作呕。

    简直不配被称为智慧生物,虽然,在现实中这种生物并不罕见。

    任晓渔平静地看了它们一眼,又将目光看向正在昏睡中,正要被侵犯的杨思艺。

    “”

    他沉默不语,权衡利弊。

    任晓渔默默地想了一会。

    “醒来。”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说道,声音冷淡到了极点,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

    来都来了,就帮一下吧

    不过,要收取报酬

    虽然他的声音不小,但在场的数只还清醒着的恶心的生物并没有听见。

    他是说给杨思艺听的,或者说,是说给她的灵魂听的。

    说完,杨思艺的眼睫毛颤动几下,眼睛缓缓睁开一点点。

    她现在还处于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迷迷糊糊的,没有任何的思考能力。

    她本能地想要撑起身体,但是她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异常的酸软,没有任何力气。

    连撑起自己的身体都做不到。

    杨思艺愣了一下,突然,一股记忆浮现在脑海中,她记起来了所有的事情。

    放学后,她就去咖啡厅与约好的网友熊姐线下见面,开始时,她们谈得很快乐。

    可是,她却被那个熊姐灌药了,被那个熊姐迷昏过去了。

    然后,然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在记忆的最后面,她只记得熊姐的那一副古怪的表情。

    她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脸上只有嘲讽,嫉妒,幸灾乐祸

    所以说,她被下药而且还被绑架了!

    杨思艺眼睛立即睁大,瞳孔缩小。

    “”

    任晓渔站在床边,平静地看着她。

    终于反应过来了吗

    还真是笨蛋呢。

    “你,你在干什么!”

    杨思艺瞪大眼睛,一脸惊恐地看着正将恶心的爪子伸向自己的恶心生物。

    显然,她被吓到了。

    毕竟,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只眼神火热,眼睛里只是充满域望的生物一动不动地盯着。

    无论是哪个没有经历过这种特殊情况的人都会恐惧的吧

    更何况是杨思艺这种温室里的花朵,没有经历过什么古怪的事情人。

    更是恐惧万分。

    “”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

    接下来,就要看你怎么应对了

    最好不要让我失望啊,不然,我会很难办的

    任晓渔的眼神平淡,没有一丝波澜。

    “哟!你醒了啦,看来熊姐的药不怎么样嘛,居然这么快就让你醒了。”

    那个矮小而瘦小的生物邪笑着说道。

    它的笑容更加恶心了。

    “算了,无所谓,反正醒了好啊,醒了做起来才更加舒服。”

    “哈哈哈!”

    它笑着说道,甚至大声地笑了出来。

    “哈哈哈!”

    其它两个恶心的生物也跟着笑了出来。

    在它们看来,无论杨思艺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都只是它们的玩物。

    她,逃不出它们的手掌心!

    “救”

    杨思艺打算大声喊救命。

    她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是一个旅馆的房间。

    既然是旅馆就意味着有人住,那么,如果她大声喊救命,就一定会有人听见的!

    她就有可能获救!

    虽然她知道,这只是一个微乎其微的希望。

    但是,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希望。

    她的眼中闪动着希望的光。

    “”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

    虽然,这是不可能会成功,但也确实是当前最有希望的获救机会。

    “你最好不要喊救命,你只要喊一个字,我们便将你杀了!”

    矮小的雄杏目露凶光,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它身后的那两个雄杏的眼神也凶恶起来。

    杨思艺瞳孔微缩,她知道这个矮小雄杏并没有开玩笑。

    它是认真的,只要杨思艺开口喊救命,他就将她杀了!

    她还知道,它杀过人!还不止一个!

    因为她刚才读取了这个矮小雄杏的的心声。

    『只要这个女人喊救命,我就将她杀了,成为我杀过的第十八个人,虽然有点可惜』

    “”

    杨思艺眼中的希望之光渐渐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绝望,但绝望中却还要那么一丝丝的希望。

    见杨思艺放弃了喊救命,矮小雄杏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哼,知道就好,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将邪恶的手伸向杨思艺的胸部,笑容逐渐变态而恶心。

    杨思艺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挡住了她眼中那唯一的希望之光。

    她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睫毛湿润了。

    眼泪从脸颊上划下来,晶莹剔透,闪动着绝望的光芒。

    她放弃了抵抗,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能够反抗三个强壮的雄杏的。

    如果她反抗了,那么,失败的代价,或许就是自己的生命。

    而且,自己的身体现在还是酸软无力,根本没有什么力气去反抗。

    “”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心中毫无波澜。

    确实是聪明的决定,但是,身体或许活了下来,但心却会死亡还有灵魂。

    “嘿嘿嘿!”

    矮小恶心的雄杏发出恶心的笑声。

    放弃抵抗了吗?不过,真是聪明的决定,哈哈哈!

    就在它即将用爪子碰到杨思艺的胸部时,它的手腕被另一只手抓住了,无法前进一毫米。

    矮小雄杏立即抬起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

    “小鬼,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它身后的两个雄杏也将撇在裤腰带上的手枪给拔了出来,抬起枪,将枪口对准任晓渔。

    任晓渔没有理会它们,只是用平静的目光看着闭着眼睛的杨思艺。

    杨思艺听到声音后,立即睁开了双眼。

    首先入眼的是一名黑发的清秀少年。

    他用平静地目光看着杨思艺。

    他的目光与她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

    杨思艺瞪大眼睛,小嘴微张。

    “任晓渔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但她很快便反应过来,她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晚上好,杨思艺同学。”

    任晓渔没有回答杨思艺的问题,只是平静地看着她说道。

    “晚上好!”

    杨思艺本能地回应,眼神呆滞。

    显然,她还处于懵逼状态中。

    我这是在做梦?

    “喂,臭小鬼,我在问你话呢!”

    矮小雄杏大声冲任晓渔吼叫,像一个交配受到阻拦的发狂的野兽。

    “”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它,眼神像是在看一只虫子,不,应该是比虫子还要低级的生物。

    “可恶!去死吧!”

    矮小雄杏恼羞成怒,捏着拳头向任晓渔打去。

    “啪”

    任晓渔用手挡住了它的拳击。

    矮小雄杏微微一愣,很快,它眼露凶光,脸銫异常冰冷。

    这个该死的小鬼!

    在它身后的两个雄杏一脸奇怪的表情看向它们的老大。

    不对啊,老大的情况不对啊!

    老大平常可是很冷静的,就算是在其他黑帮面前也能面不改銫,现在怎么会这么失态呢?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它们。

    “情绪掌控”,任晓渔的能力之一。

    能力如其名,掌控情绪!

    本质上就是控制生命体的各种激素分泌,和心理暗示,以及脑电波干扰。

    对付一些意志异常坚定的生物体,效果会减弱很多,但对付这个恶心的虫子算是够了。

    矮小雄杏冰冷地看着任晓渔。

    “给我开枪!杀了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