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哼,他郭定安也着实胃口太大了些,先是吃了四千土狼兵还不够,现在还盯上了贵州提督的八千人,也不想想他的第三师吃不吃的下”

    恩思府,复汉军大营中,一名配着大校军衔的粗壮汉子,此时正皱着眉头望着面前的战报,有些没好气的抱怨了一通,而他身旁则站着几名佩戴着高级军衔的汉子,其中为首一人更是佩戴着少将军衔,正是此次南下作战的西南集团军副帅程铭。

    程铭轻轻哼了一声,“许师长,这些牢骚话就不要再说了,郭师长能旗开得胜,那是一件好事,至少后面到黔省的道路算是打通了,你们将来的功劳也不少。”

    那粗壮汉子正是早先投靠复汉军的许明远,他如今在第五师当师长,而他身旁的另一人乃此次作战的第十二师师长岳凌峰,两个绿营降将也算是汇聚在一起了。

    岳凌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杏子反倒变得恬淡了许多,轻声道:“程副帅,我等倒也不是为了争功,只是担心那岑家没那么简单,若是里应外合之下,怕是第三师搞不好还会吃亏,那可就不太妙了。”

    “此事的确需要注意一二”

    程铭斟酌了一番,低声道:“从罗甸的方向过来的清军只有八千人,可是还要提防贵州巡抚手里的抚标营和其他几个镇的绿营,若是全军从泗州府出发,似乎对于攻略贵阳有些不利”

    许明远和岳凌峰听了程铭这番话,当即便明白了程铭的意思,因为在舆图上面,如果从泗州府出发,从泗州出发和庆远出发都可以进攻贵州,只是从泗州出发要过安顺府,而从庆远则需要经过都匀,程铭的意思还是要分兵。

    当下许明远和岳凌峰二人眼里闪过一丝火热,他们当然乐意分兵,若是只从泗州一路出发,他们第五师和第十二师就只能打打配合了,怕是连口肉都吃不到,这对于二人来说,自然是不会甘心的。

    毕竟大家谁也不比谁差,从资历上来讲,他许明远和岳凌峰的资历可比郭定安早多了,那是最早加入的,凭什么让他这个后辈当主角?

    实际上,在目前的复汉军当中,大家伙虽然私下没有什么恩怨,可是涉及到打仗的时候,那可是丝毫都不会相让的,毕竟只要打仗,那么就有银子和土地拿,若是他这个师长捞不到仗打,也就没有功绩,全师上下都会离心离德。

    所以对于二人来说,分兵好啊,分兵了他们也就是主力,也就有吃肉的机会了,要是能够把贵州巡抚给截住,那可是天大的一桩好事。

    许明远连忙走上前去,指着舆图凝声道:“副帅,泗州一路或许只需要派一个师过去援助第三师,另一个师完全可以经由庆远,攻都匀,然后就可以抵达贵阳城下,以两路合进,可以彻底拿下黔省。”

    “两路合进这倒是个好主意。”

    程铭望了二人一眼,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那你们谁愿意走庆远这一条路?”

    “末将愿往,还请副帅恩准!”

    “末将亦愿前往,请副帅下令。”

    许明远和岳凌峰二人同时请令,说完后又互相瞪了一眼,接着又望向了程铭。

    程铭沉吟了一会,才轻声道:“十二师毕竟是新成立的,这次就还是走泗州路,第五师走庆远,不过许明远,本帅可要提醒你,若是你这一路出了问题,本帅可不会轻易饶你,明白吗?”

    程铭毕竟是军中宿将,不仅威望高,而且做事风格严明,因此二人都不敢反驳,而许明远脸上则是带着浓浓的喜銫,毕竟这一回他完全可以大展手脚了。

    在接下命令之后,二将当下也就不再停留,同程铭告辞之后,便各自前去整军准备出发。至于程铭本人,则是将自己的布置,派人通知了在湖南的第一师师长许铁山,毕竟许铁山这一路进攻也是攻贵州,或许到时候能策应一二

    罗甸,清军大营。

    贵州提督何世吉看着云贵总督鄂尔泰传来的书信,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上面写得花团锦簇,其实意思就是让他何世吉带着人先去守住泗州城,若是实在不敌,也需要把岑家人给保住。

    可实际上,何世吉根本就不想在这个关键节点上,去强行守所谓的泗州城,原因很简单,首先他身为贵州提督,对岑家早有耳闻,而且双方之间也曾经出现过一些小摩擦,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就压根不想去救岑家。

    其次,何世吉也明白岑家的四千土狼兵战力如何,可是当岑家的四千土狼兵在这么短时间里被消灭,充分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他手下的五千督标营也打不过。

    这并非是何世吉自谦,因为从战力的角度来说,他的督标营还不如土狼兵,土狼兵都能被打得这么惨,他率领督标上了也没用。尽管还有一个永顺镇绿营三千人,可是他岂会不知道永顺镇绿营的底子?说个难听的,要对付这三千人,土狼兵只需要五百人就够了。

    “徐总兵,眼下督宪大人希望我们能够率军援助泗州,你觉得如何?”

    何世吉收起了信件,准备先看看永顺镇徐万贺的想法,遂就此问了一句。

    徐万贺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武将,他原先是卖花布的,后来因为妹妹成了贵州巡抚毛文荃的小妾,便谋得了这个永顺镇总兵的职位,他虽然不通军事,可是知道怎么盘剥捞钱,以此为根基倒也在永顺镇干得比较顺利。

    说起来鄂尔泰毕竟是刚来的总督若是他在滇黔二省再厮混个两年,鄂尔泰应该就会对于整个滇黔二省的官场有个更为清晰的了解,也就不会安排徐万贺这种人上战场了,因为者摆明了就是给对方送战功去了。

    徐万贺原本心里就万般不愿意来的,见何世吉话语里透着别的意思,便故意试探道:“若是督宪大人有令,末将自然是遵从的,只是眼下的局势错综复杂,督宪大人未能及时掌控情况,末将以为还是军门做主就好,末将都听军门的。”

    何世吉听到徐万贺表态,心里暗爽,当下便挥手道:“徐老弟这话说的让何某惭愧,不过你说的也确实有道理,督宪大人虽然要让我们去协助岑家守住泗州,可是眼下泗州的四千土狼兵已经全军覆没,若是再去,怕是会中了楚逆的堅计”

    “当然了,咱们也不是要违逆督宪大人的意思,不如这样,徐老弟你带人就守在百乐镇,距离泗州不远也不近,若是楚逆势大,你就直接退到罗甸好了,若是楚逆一时半会拿不下来泗州,咱们就再出发也不迟。”

    何世吉的一番话却是让徐万贺目瞪口呆,他很快就反映了过来,连声赞叹道:“军门果然颇通韬略,这下子楚逆攻城时,多多少少也会考虑到咱们的存在,就不敢那么肆意妄为了,军门此计甚妙啊!”

    “哈哈哈哈若非如此,老夫又岂能一直久居贵州提督之职呢”

    二人开怀大笑,便一同去饮宴玩乐,至于鄂尔泰的那封十万火急的命令,却成了无人理会的东西。

    当何世吉和徐万贺的大军停在罗甸和百乐镇不动了以后,却是让两方人都给看的惊呆了,一方是正苦守泗州的岑氏家族,另一方则是想着围城打援的复汉军第三师,双方都十分不解,这清军到底在搞什么鬼?

    特别是对于郭定安来说,他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去夺取这个空壳子的泗州,而是希望能够通过泗州之战,把罗甸的何世吉吸引过来,将他的八千人给消灭掉。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郭定安一向跟高手下惯了棋,他的围城打援便是为了对付那些聪明人,然而实在没有料到,清军气势汹汹的一路前来,然后就停在了门口不进来了!

    清军不进来不要紧,可是这也意味着郭定安之前的一些策略,都是媚眼抛给了瞎子,做了无用功,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一股脑打下泗州,然后攻过去。

    相比起郁闷的郭定安来说,正在被围城的岑家兄弟几人,却是真正的域哭无泪,他们好不容易憋足了力气,将族里的存银老底拿出来,在泗州城内募兵防守,等待清军救援。

    可是眼下清军来是来了,却根本不进泗州,这不仅让岑映宸的得意算盘彻底打错了,也断绝了他最后的机会。

    岑映宸望了望自家的几个弟弟,却是恨不得杀了他们的心都有。先是岑映翰出口不逊,惹怒了复汉军,引起了这场灾祸,接着是岑映壁,一战将岑家的四千精锐土狼兵尽数报销,接着是岑映霖,请来的清军援军,只在门口观战,却根本没打算进来!

    若非他们这几个不肖子孙,岑家怎么会落到这个局面?

    岑映宸心里悔恨交加,原本投靠了宁楚挺好的一件事,结果闹成了如今这般样子,连最后的退路都被堵死了,实在是上天要灭亡他们岑家。

    在清军打定主意不进来之后,郭定安也就不再客气,他很快就指挥第三师攻克了泗州,而岑家人也都被第三师给活捉了,经过了简单的审判之后,便以叛国罪的名义给处决了,至此,传承数百年的岑家,也算是彻底烟消云散了。

    在郭定安攻下泗州之后,在百乐镇停驻的徐万贺当下被吓了一大跳,他毫不犹豫的带着自己属下的三千人,朝着罗甸的方向去了,而就在徐万贺离开百乐镇之后,第十二师也在岳凌峰的率领下,抵达了泗州,与郭定安合兵一处。

    “岳师长来泗州,让郭某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啊!”

    帅帐中,郭定安拉着岳凌峰的臂膀,一副颇为热情的态度,却是让岳凌峰都有些受宠若惊了,这人是不是对谁都这么客气。

    “郭师长过奖了,岳某惭愧,这一仗却是都没有赶上,整个泗州城都让第三师打下来了,早先在禁卫师的时候,就听说宁副使评价郭师长用兵雷厉风行,如今一看确实名不虚传!”

    岳凌峰的杏子现在也颇为稳重,因此说话间也极为客气,并没有对郭定安的战功感到嫉妒。

    所谓宁副使并不是指常山王宁忠义,而是禁卫师师长宁祖毅,他如今荣升为枢密院副使,因此岳凌峰才以宁副使的名号相称。

    “师长对郭某是恩重如山,如今郭某到了第三师来,也不敢堕了他的面子,否则将来回南京,怕是无颜再见了。”

    郭定安这番话也有几分认真的味道,他自知目前最缺乏的就是威望,也就是战功,因此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郭师长此次已经是夺得了首功了,再加上占领泗州城,就算是程副使也会满意的,这一次岳某前来泗州,也是得了程副使的叮嘱,主要还是以第三师为主,我十二师就敲敲边鼓得了。”岳凌峰脸上带着微笑。

    尽管郭定安已经猜到了这个安排,不过听岳凌峰本人这么说,倒是放下心来,轻声笑道:“既然如此,那郭某就恭敬不如从命,眼下贵州虽然不是西南之战的主要战场,可是咱们能够在贵州打出彩来,怕是还能带动四川的战局。”

    “没错,郭兄果然大才,只是这其中牵涉到主要的问题,还是土司。”

    岳凌峰好歹也是在讲武堂学习过的人,对于这里面的真正核心自然是分析的一清二楚,这也是这次西南之战的主要难点,打清军根本不算什么,真正要打的还是那些个土司寨子还有土兵。

    郭定安轻轻叹口气,“土司之患,从这次岑家之乱就能深刻发现。实际上在郭某拿下泗州后,不少百姓都以为将来等到咱们复汉军撤离泗州,他们岑家人还会继续当土司,继续作威作福,毕竟都已经好几百年了,这就是传统。”

    “哼,早在南京的时候,陛下就同我等讲过,这些土司势力看似弱小,可是盘根错节之下,生存能力却是极强,在处理土司的时候,既要讲军事,也要讲政治。”

    岳凌峰轻声道:“程副使已经同岳某说过,不日后广西布政司就会安排官吏到泗州来,进行全方位的改土归流,还有相关的官吏下乡施行新政,当然这些都需要咱们的配合,至少得将泗州打扫干净,否则跟上面也不好交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