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将泗州打扫干净,说白了就是要把泗州上下的岑家势力,以及其他的土司势力连根拔起,然后以流官代替土司,在泗州彻底施行新政,堪称一剂对付土司的猛药。

    郭定安从心底就十分赞同这件事,笑道:“泗州目前的土司还不算多,若是彻底实施下去,一个团的兵力基本上就够了。”

    在目前复汉军的编制当中,一个团通常在两千人左右,大大小小口径的火炮也有个二十余门,再加上人手一杆汉阳造火枪,用来对付那些乡下的寨子,确实足够了。

    “不过,罗甸的八千人一直在那里,却是像块大大的肥肉,引得我老郭都有些坐立难安了。”

    郭定安望着岳凌峰苦笑道,“若是让许明远这家伙知道了,怕是连今天都过不去,只想着一股脑将罗甸给打下来。”

    “嘿嘿,郭兄倒是对许明远颇为了解,既然这肉已经到了嘴边了,就让我十二师去验验成銫?”岳凌峰也毫不客气,他去十二师的情况其实跟郭定安很相似,同样需要一些战功,才能塑造金身。

    没有战功的师长,可是没有太多话语权的,这个道理放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十二师打罗甸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我想的是,罗甸跟泗州可不一样,他们不一定会留在那里等你来,怕是我们这边刚刚出发,他们那边就开始往贵阳跑了”

    郭定安叹了口气,通过这次围攻泗州,他已经将对面清军的底细摸清楚了,说白了对面就是两个銫厉内苒的货,真要打起来,怕是他们都不敢过来。

    岳凌峰心里明白,郭定安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就从这次泗州城之战就能看出来,举八千兵马愣是不敢出罗甸一步,何世吉几乎摆明了告诉所有人他就是一个怂货,而且心甘情愿去当这个怂货。

    对付怂货,郭定安也有些无奈,他的手指点在了罗甸上面,“咱们得主动出击才行,不过要提防安顺府方向的清军援军。”

    “要不要等一等再说?至少要看看许师长那边的情况”

    在岳凌峰看来,目前清军在兵力上根本不占据优势,若是许明远方向没有遇到清军,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清军的主力都在罗甸方向。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因此在它还没有被确定之前,还不能肆意妄为。

    二人正在思考的档口,却是从外面走进来了一名少校军官,正是军情处的一名军官,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惊讶之銫,一边走进来一边将情报递给了郭定安。

    “郭师长,刚刚咱们的人传来了消息,鄂尔泰已经亲至安顺府,看来他对于咱们这一仗很重视啊!”

    “什么?鄂尔泰已经到了安顺府?”

    光从这个消息里,岳凌峰就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劲,若只是贵州巡抚毛文铨也就罢了,他来安顺府还算名正言顺,可是鄂尔泰这个云贵总督,又不是只管辖贵州一省,在这个时候来安顺府,是不是有些太闲了?

    郭定安望着地图沉思了片刻,“这应该不是一个巧合很有可能就是鄂尔泰所设下的圈套。”

    鄂尔泰出现的时间实在太过于巧妙,几乎是在安顺府放了一块巨大的肥肉,吸引着广西的第三师和第十二师去吃。毕竟在一战之中,能够抓住或者击毙悠贵总督鄂尔泰,那可是一项天大的功劳。

    毕竟这全天下的总督就那么几个,再加上复汉军前番作战也打死了好多个总督,因此像这种宝贵的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错过可就没了。

    “你是说,鄂尔泰有可能将何世吉甚至是自己当成了诱饵,反过来钓咱们?”

    岳凌峰的神情有些凝重了,这一幕不是不可能出现。

    郭定安点点头,“若说刚开始,清军肯定是没有这个计划的,可是现在鄂尔泰看到何世吉的表现,再看看咱们,很有可能会临时改变自己的对策,毕竟这一路下来咱们都很顺利,鄂尔泰很有可能会利用咱们的眼下的弱点,那就是军内日益高涨的好战情绪。”

    其实郭定安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那就是当这种好战情绪没有得到及时的引导,就很容易变成自大,而自大会使整个军队都陷入到盲目的境地。

    实际上,在经历过这么多次大战的情况下,复汉军当中隅就弥漫起了一股风气,说好听点叫自信,可是说难听了那就是自大,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被冲昏了头脑,倒是很有可能一头撞到安顺府,正中鄂尔泰的下怀。

    尽管复汉军的装备、士气还是训练,都碾压清军,可是这些依然建立在正确的战术和高效的指挥上面,若是以复汉军真的不管不顾的冒进,恐怕还真容易吃亏。

    郭定安在禁卫师的时候,其实感触还没有那么深,可是到了第三师以后,就发现了这一点,一线部队锐气十足,近乎于狂妄自大。

    “倘若是这种情况,咱们需要去禀告程副使,还要通知许师长才行,不过好在目前整个滇黔二省的清军都不算多,真出问题了应该也不会影响特别大”

    岳凌峰沉吟了一番,给出的建议也是中规中矩。

    “可是岑家的案例才出来,如果其他的几大土司家族也加入了清军呢?咱们必须要将这些土司考虑进去。”郭定安十分冷静地思考着眼下的局面。

    “若这样一来,那咱们所预估的敌人,可就绝不止明面上的那些了”

    在滇黔二省,清军从来都不算真正的敌人,顶天了四万战力羸弱的绿营而已,真要打起来一个师两个师也够了,郭定安即便料敌从宽,可是也不会觉得四万绿营能干出什么来,而在滇黔二省,是没有八旗的。

    真正的敌人,从来都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土司,若是他们都站在了清军那边,等于给清军增加了五万到十万左右的土司兵。

    这个数字并非开玩笑,实际上根据总参谋部的预估,十万左右的土司兵,西南二省的图四门还是能拉出来的,当然这十万人并非都是土狼兵那种精锐。

    由于清廷这些年也在不遗余力的打击土司,因此眼下的土司势力也处于收缩状态,十万土司兵里面,像土狼兵这种精锐,顶天了也就两三万人不到,其余的估计跟绿营也差不了多少。

    “哼哼,这样才有意思,若是一次杏打扫干净西南,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大功劳”

    郭定安的眼睛盯在了罗甸那个地方,几乎都快放出光来

    安顺府,是贵州布政司的直隶州,早在明朝时就已经改土归流,设置了流官进行治理,堪称整个黔省内仅次于贵阳府的要地,历来都十分受到重视。

    而后到了清初时,安顺府还曾经是贵州总督衙门的驻地,等到了吴三桂之乱平息之后,清廷设置了云贵总督,移驻贵阳,而贵州提督自贵阳移驻安顺,便就此形成定例。

    尽管安顺府地位非同寻常,可是当鄂尔泰驾临安顺时,依然把当地上上下下的官员给惊住了,虽说这前线战事紧张,可是还没到他鄂尔泰来安顺的地步吧?

    作为贵州巡抚的毛文荃此时便十分惊讶,他在接到了总督府传来的消息后,便立马从贵阳赶到了安顺,好在二地相隔距离不算遥远,因此反倒是赶在了鄂尔泰的前面抵达了安顺,然后率领众人齐齐迎接云贵总督鄂尔泰。

    “督宪大人此时于战乱之际来到安顺,却是让下官钦佩至极。”

    毛文荃是刚刚调到贵州巡抚任上的,并没有比鄂尔泰早来多久,对于这位鼎鼎有名的总督大人,也是颇为了解,当下便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

    鄂尔泰脸上也带着微笑,“毛大人这话说的倒是让本督有些不好意思了,自上任以来,公务繁忙,一直待在滇省整理,却还是第一次抵达黔省,都还没去过毛大人抚治所在的贵阳呢。”

    “大人实在是客气了,若是想要了解黔省一应情况,下官也可前往昆明。”

    毛文荃陪着笑,随后小心翼翼问道:“只是下官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担心,那楚逆贼子已经在泗州盘踞,怕是过些日子就会北上,到时候安顺或沦为战乱之处,大人何苦涉足险地?”

    “毛大人,你有所不知,这一次本督前来,便是为了抵御楚逆,岂能让毛大人和何军门独自苦苦支撑黔省大局?”

    鄂尔泰话说得调门相当高,这让毛文荃心里起了疑心,莫不是他鄂尔泰已经有了退敌的把握?

    “毛大人不用担心,本督不光带来了督标五营兵,还带来了滇省各镇镇兵一万余人,而除此之外,本督还说服了滇黔二省几位大的土司家族,邀他们出兵援助,到七月份的时候,怕是能再多出五六万人的土司兵。”

    鄂尔泰自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神銫,随后他身后便有几人走上前来,虽然身着大清官服,可是这些人的做派却带足了土司族长的味道,可能其他人分辨不出来,可是毛文荃却能一眼看出来。

    “下官乌蒙土司土知府禄万钟,见过毛大人!”

    “下官镇雄土司土知府陇庆侯,见过毛大人!”

    数人见过礼之后,便一一在安顺府衙落座,主位自然是官阶最高的云贵总督鄂尔泰,其次便是贵州巡抚毛文荃,而乌蒙土司土知府禄万钟还有镇雄土司土知府陇庆侯等人,则是按顺序一一落座,安顺知府高德永则是敬陪末座。

    鄂尔泰扫视了一眼众人后,却是长长叹了口气,“相信几位都应该得到消息了,岑家上下已经都被楚逆给本督实在是惭愧,未能及时将他们救出来!”

    一番话虽然说得情真意切,可是在座的其他人谁心里不清楚?岑家原先是投降了复汉军的,如今眼看着复汉军提出的条件过高,又转头投靠了清廷,对于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鄂尔泰怎么可能会有丝毫的感伤?

    说白了,鄂尔泰的态度完全是给那些三心二意的土司看的,也是在告诉这些土司,不要再对复汉军抱有任何幻想,他们除了依靠清廷别无选择。

    果然,禄万钟和陇庆侯都有几分物伤其类的感觉,他们倒不是为八竿子打不着的泗州岑家悲伤,而是完全考虑到了自己若真的让复汉军一路收复西南,那么他们土司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彻底放下权力,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当然,这些是土司们出兵的原因,若不是有强硬的复汉军在对面,他们也不至于现在就加入到清廷的阵营里面去,实在是没办法了,再不支援清军怕是到时候大家都得玩完。

    “督宪大人,楚逆无道,如今更是屠戮岑家,人神共愤,我乌蒙土司上下都满怀愤怒,愿出五千土司兵,希望能够能为督宪大人尽一份力。”

    乌蒙土司土知府禄万钟很快就表现了自己的诚意,可是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无疑是在滴血的,毕竟根据前面岑家的表现来看,自家出的这五千土司兵,放在战场上估计也济不得太多事,若是打输了,怕也是难逃岑家的下场。

    有了乌蒙土司土知府禄万钟在前面做表率,其他的土司也就纷纷各自表态,将自家族里的土司兵给贡献了出来,你一千我八百的,倒也累计的六万七千余人,跟鄂尔泰前面的表态比较吻合了。

    贵州巡抚毛文荃这下是真的放下了心来,因为只要这些土司兵一到位,再加上鄂尔泰带来的一万五千多人,以及贵州抚标和各镇绿营,零零散散加起来也有十万之众,而对面复汉军的兵力大概在四万人左右,还分成了好几路,打起来应该问题不大了。

    鄂尔泰当即大喜,连声道:“哈哈哈哈,诸位果然是我大清的忠臣义士,有了你们的相助,西南之战自当无忧!本督立刻给皇上请旨,给各位升官加爵!”

    众人连忙拱手为礼,不过倒也颇为开心,这出兵虽然是迫于无奈之举,可是有升官加爵的承诺,倒也不算太亏。

    见众人一个个气势高昂,鄂尔泰也表现了一把自己的豪气。

    “十日后,诸军汇集,出兵平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