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华夏传统历史上,在对待外部藩属以及边境等地带,有过许多种政策方面的尝试,其中像都护府便是一种极为典型的模式,而这种模式的典型程度,几乎只有汉唐这两个时代真正大规模实行。

    人们在想起汉唐时代的繁盛强大之时,都会将都护府联想到一起,从汉代的西域都护府作为发端,到盛唐时期的安东、东夷、安北、单于、安西、北庭、昆陵、蒙池、安南等九大都护府为盛世,最后到北宋时期在河湟地带设置的陇右都护府为结束,都护府与华夏之间的联系便从此彻底断绝。

    都护府是什么?掌抚尉诸蕃,辑宁外寇,觇候奸谲,征讨携贰。长史、司马贰焉。诸曹,如州府之职。

    简单来说,它属于中央政府插手到边远之地的一种手段,实际上也是一种羁縻制度,只不过与明清时期的土司制度有很大的区别,关键就体现在土司制度更加深入到统治中去,而都护府制度更多属于一种王朝的军事存在。

    当王朝强盛的时候,都护府自然无所不利,人人都要给面子,谁不听话就可以出兵去打谁。可是一旦王朝衰落的时候,那么都护府自身的影响力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难以继续维持下去。

    当宁渝重新提出要恢复都护府的时候,崔万采的脑海里瞬间闪回过无数片段,却最终还是归于现实,道:“陛下所言之都护府,莫非是以汉唐为旧例?”

    宁渝摇了摇头,笑道:“如果直接照搬都护模式,自然不是朕的本意,实际上在朕以为,如今实行的都护府模式应该同分封制度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充分扎下根基。”

    “分封制度?”崔万采不由得心头一颤,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宁渝点了点头,道:“周王朝便是以分封制度奠定天下,此制度并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当然在目前大一统的国内自然是不能实行的,可是在其他地方,却是可以考虑的。”

    在华夏数千年的历史中,尽管总体上是由分封制度到大一统制度演变,可是这并不意味分封制度没有优点,也不代表大一统就是万能灵药实际上它们都有各自的利弊,特别是在扩张中,能够充分体现其特点。

    简单来说,传统的帝国在扩张的时候,并不是直接打下来就完事了,而是要在占据的地盘上,建立自己的政权组织,要坚持一段时间的统治,并且需要在新征服地区达到收支平衡,才能基本算是完成吞并,而中间任何步骤出现问题,都会导致前功尽弃。

    在这个过程中,大一统国家由于其统治中心,与新纳入土地过于遥远,以致于在现有的通信条件下,很难进行准确和及时的掌控。一旦出现了紧急状况,那么来回请旨的时间,都会导致任何事情彻底泡汤。

    就好比明朝征伐交趾的例子,前面一切都很顺利,通过军事手段进行军事占领,也建立了交织布政使司,可是真到了实际统治的时候,交趾本身的反叛却一直不断,收支未能平衡,导致交趾布政使司始终需要中央财政的援助,到最后也只能选择放弃。

    宁渝道:“有不少大臣上奏,要将朝鲜、缅甸均化为郡县,在朕看来实在不可,倘若化为郡县,一应制度自然需要向汉地看齐,这并不利于财政的收支平衡,朕绝不能做亏本的买卖。”

    崔万采心里也不是很赞同行郡县,可是他对于宁皇帝常常挂在嘴边的生意经,却常常感觉到哭笑不得,道:“若是为千年计,或许前面亏一点也未尝不可”

    “不,崔卿你不明白,这生意一旦前面就开始做亏了,后面在想让人投钱进来,可就更难了”

    宁渝一脸意味深长道:“在朕看来,咱们得把朝鲜也好,缅甸也好,当成一个生意来跟全国人来做,只有从这两个地方能赚到钱,那么百姓们自然也就会支持打下去,即便有人想要放弃都不行,反而要是亏本,那强撑下去却也难为。”

    崔万采深思了一番,道:“微臣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宁渝笑了笑,直接详细解释道:“朝鲜与缅甸情况又有所不同,朕就只说缅甸此地,到时候朕会在缅甸实行分封,将缅甸特别是下缅甸的肥沃土地,分封给国内功臣勋爵,让你们都可以在缅甸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封国。”

    “封国?”

    崔万采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自然明白这里面蕴藏的意思,也就说一旦能够在缅甸建立封国,到时候可就是地方上光明正大的土皇帝了。

    人口、财政、土地,都将成为封国所有!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宁渝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也给崔万采几分消化的时间,然后才道:“没错,朕到时候会根据大家的功劳,在缅甸乃至于将来的安南以及东南亚诸地建立封国,你们可以自己带着自己的财产过去,成为大大小小的封君。”

    “到时候成了封君之后,此地自然也就是世袭传承,给你们子孙后代留下一些盼头,当然了,朝廷肯定还是要收取一些税的,不过跟国内不同,到时候封国的税法会采用包税制度,咱们可以根据封国的面积和人口,谈一个初步的数字出来,只要封君们能够完成规定的税收,其他的朕都不会再管,不管多收了还是少收了,那都是自己的事情。”

    “这便是朕所说的,咱们就把封国当成生意来做,但凡是我大楚功臣,尽可以来参与这桩买卖,当然盈亏都是自己负担,如果封国财政坚持不下去,那就转封给其他人朝廷不会在这里面多出一分钱。”

    “可是陛下,此法一出,怕不是会让一些人产生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崔万采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这皇帝的胆子可真是大啊!

    历朝历代都严防死守的地方藩镇系统,居然被皇帝这么轻而易举释放了出来,却是不知道那些辛辛苦苦跟藩镇做斗争的皇帝们,在知道这么个政策时该怎么想?给自己制造一堆朱老四来?

    宁渝呵呵一笑,“所以在分封制度的基础上,还需要一个都护府,都护府将会把所有的行政权力放给下面的封国,但是所有封国的军事权力都将会收回到都护府中,都护府的兵力将根据封国们交纳的税收而定,简单来说,交多少钱咱就能拥有多少兵额,至于军队都会从内地抽调过去,都护府的所有官员都必须经过陛下和枢密院才能委任。”

    对于枪杆子这一块,宁渝比谁都盯得更紧,为了避免封国们坐大,最好的办法就是收兵权于中央,但是行政权力和收税权力则全部下放到封国,从而使得封国有更大的自主权,从而避免封国变成一个赔本的买卖。

    崔万采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回禀陛下,臣虽然看不穿这里面存在的问题,可是此举还需要慎重”

    宁渝无所谓地点了点头,道:“朕这一次正好要回南京,有了这么一个大礼包,相信能给一些人带去个交代”

    七月初,在清廷入寇朝鲜大半年之际,正位于盛京等地的复汉军却是终于开始集结了起来,开始往朝鲜进军,当然这一次进军的名头可就不一样了,不仅仅是重新拯救朝鲜社稷,也是迎立大楚陛下成为朝鲜大王。

    当这个旗号真正打起来的时候,朝鲜上至两班,下至平民百姓,都不由得有几分惊愕,不过大家伙虽然很好奇这天朝的皇帝为啥变成了朝鲜的大王,可是却并没有表示什么反对,甚至还有很多人心里还很高兴,因为他们总算有一个强大的大王了!

    要知道,朝鲜这个地方属于典型的小国寡民的心态,那就是在屡屡产生的外在威胁下,对于强大有着一种疯狂的向往。

    从隋唐开始,朝鲜这块地界就不断与外界的势力发生摩擦,而朝鲜由于其本身的地域和实力限制,常常属于被摩擦的一方,从壬辰倭乱,到丙子之役,再到如今的丙午胡乱,屡屡发生的战事却是把朝鲜百姓的内心都打出了阴影。

    因此,如今在听说朝鲜换了一个天朝皇帝做大王,却是让很多人欣喜不已,因为有了这样的朝鲜大王,想必以后再也没有人敢于侵略朝鲜了吧?

    “天朝万岁!大皇帝陛下万岁!”

    “皇帝万岁!大王万岁!”

    当复汉军大军气势汹汹地跨越了鸭绿江,进入了平安道之后,许多朝鲜百姓见到军队上面挂着的旗帜,顿时眼泪纵横,一个个跪在道路边上,感谢着天朝大军的到来,他们还不时地用朝鲜话高声喊叫着。

    此时正骑在马上的宁祖毅,瞧了一眼路边的朝鲜人,却是有些感慨,对一旁的朝鲜使节金世俊道:“哎,咱们出兵实在是太晚了啊!朝鲜的千万黎庶,想必是吃尽了苦头。”

    被宁楚从京师打发到盛京,不对,如今改叫沈阳的朝鲜使臣金世俊,在听到宁祖毅这番装模作样的话,顿时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要不然复汉军有意拖拉,岂会等到七月才进军朝鲜?真要有这个心,最早四月份就可以进军朝鲜了。

    当然,金世俊也不敢多说什么,他媚笑道:“大将军,天朝大军此时前来正是时候,想必能够风卷残悠一般,彻底消灭鞑寇。”

    宁祖毅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收复朝鲜自然不是问题,至于鞑寇也已经无路可逃了等到拿下了汉城,朝鲜自然也就重新光复了,到时候咱们也算是同朝为臣了。”

    一说起同朝为臣,金世俊便想到了宁楚皇帝成了朝鲜大王的事情,当下只得苦笑道:“没错,臣与大将军也算是同朝为臣了”

    在金世俊等两班子弟心目中,对于宁楚当皇帝这件事,谈不上反对,可是也谈不上多么欢迎,毕竟相对于更容易拿捏的李氏,大楚皇帝自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存在。

    好在宁渝已经给出了承诺,他不会干涉两班对朝鲜的统治,只要大家伙认认真真交税就好,至于平时其他时候,想要干点啥他也管不着,也不会去管。

    二人都满怀心思地骑在马上,复汉军长长的队伍却是如同洪流一般,朝着前方一直前进,这一路上的进展却是相当神速。

    几乎只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复汉军也是一路行军般地拿下了平壤,却是比清军进军朝鲜还要快上许多,一来清廷由于兵力的问题,在平安道并没有布置太多的军队,二来便是不少朝鲜义军在配合复汉军的进军,因此复汉军的行军却是更加顺利

    当消息逐渐传到汉城的时候,乾隆皇帝却正在景德宫里,跟宫女在玩不和谐的游戏,他脸上洋溢着笑容,一副十分开心的模样。

    “别跑,让朕看看你的模样,嘿嘿”

    “呀皇上”

    乾隆眼睛上面蒙着黄绫布,正在跟一群宫女玩着捉迷藏,他的眼前看不清楚方向,却是通过声音似乎发现了什么,便猛地往前一仆,却是抓住了一个人,然而他摸了摸,却又感觉到不对劲,便摘下了眼睛上的黄绫布。

    “老师?你怎么来了?”

    原来乾隆皇帝却是将徐元梦给抓住了,而此时的徐元梦,脸上却挂满了焦虑之色,而在徐元梦的身后,还有几名重臣也都一一站着,人人神色不愉。

    徐元梦深深叹了口气,道:“皇上,大事不妙了!”

    “莫不是复汉军打来了?”乾隆皇帝一脸的惊惧之色。

    徐元梦却是点了点头,然后掏出一份折子呈递给了乾隆,随后才说道:“启禀陛下,复汉军已然从北面打了过来,他们的前锋大军占据了平壤,正朝着汉城的方向前进,更让人担心的是,济州岛方向也有复汉军登陆!”

    “完了八旗也要完了”

    乾隆听到了这个消息,却是如同雷殛一般,他手中的黄绫布却是不知何时,已经飘落在了地上。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