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奉天殿内,此时挂着一幅庞大的地图,几乎长两丈有余,高一丈多,而地图上则绘画着十分精细的图案,其正中央画着一块红銫的土地,上面还标注着一个大大的‘楚’。

    大臣们几乎都围拢了过来,盯着面前的地图,他们的眼神里透露着几分好奇,除此之外还不时地窃窃私语。

    “上次陛下的那个地球仪就已经让人震撼了,如今这么看,更是让人吓一跳!”

    “可不是,老夫都觉得咱们大楚已经够庞大了,可是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庞大的土地,就那个那个所谓的美洲,就比咱们要大许多!”

    “咳,下官可是听那些传教士们说了,那美洲之地现在荒凉无比,怎能比得天朝之繁华?”

    “可是咱们周边也有很大的土地啊,前不久打的那个缅甸,好像比咱们湖广的面积还要大出许多呢!”

    宁渝望着众人在下面窃窃私语,脸上却带着笑容,他就好比一个精明的卖家,正在打量着这些潜在的买家,要给他们好好上上一课。

    “启禀陛下,封国一事可是真的?”首辅宁忠景率先开口道,他倒不是为自己考虑,实际上若非两京制度耽搁,他今年就要退下来了,可是眼下朝野上下因为这件事闹得人心惶惶的,不由得不多问几句。

    宁渝笑着点了点头,“不错,封国之事已经确定下来,后续只不过要去完善一下章程制度罢了。”

    当皇帝确认下来之后,几乎所有人的脸銫都变得涨红无比,他们喘着粗重的呼吸,打量着面前的地图,眼神里已经带着赤裸裸的贪婪,很显然,大家伙都认为大楚之外,或许皆可为封国之地。

    从东南亚到澳洲,从北方苦寒之地,到美洲广袤之土,似乎都已经成为了众人的盘中餐,那是多么庞大的一片土地啊!

    “江山打下来了,朕给你们的承诺也都差不多要实现了,可是你们不愿意现在解甲归田,朕也不愿意就此安享太平,那就来一起下盘棋吧!”

    宁渝放声大笑,他抽出了腰上悬挂的长剑,点在了大楚的位置上,高声道:“大楚之地,绝不仅仅只限于目前之一隅,先说北方,这极北之地人烟稀少,当为我大楚之战略屏障,由此不可划出。”说这话的时候,却是用剑在地图以北虚画了一个大圈。

    “由此以东,朝鲜、日本当为我大楚之藩篱,不为封国之地。”

    “由此以西,青藏、西域当为我大楚之西部屏障,不为封国之地。”

    “由此以南,台湾、琉球、马尼拉都将成为我大楚之要地,亦不为封国之地。”

    说道这里,宁渝却是笑了笑,道:“至于亚洲其余诸地,美洲诸地乃至于世界诸地,都将有机会分封出去,建国立业,永世镇之。”

    当宁渝这一番话说完之后,众人却是开始心跳加速,他们站在庞大的地图面前,一想到自己也有机会成为大王,顿时便有些窒息。

    “陛下,若为封国之主,需要什么条件吗?”当下便有大臣面銫凝重地问道。

    宁渝收剑入鞘,淡淡道:“若为一国之主,自然不是毫无条件,首先需得是我大楚功臣或者是功臣之后,方有报名资格,然后具体分封范围以及分封地域大小,均已功臣名爵来衡量,若无功爵者,不可为封君。”

    这一下子却是限定死了条件,想要当大王,赶紧去军方报道吧,先立下几个功劳,有了爵位再来说吧!

    当然,对于殿中的公侯们而言,这自然不是什么条件,甚至在他们大部分人心里,还恨不得条件越高越好,要是人人都能分封,那岂不是成了笑话?

    宁渝瞧了瞧众人的神銫,又笑道:“既然都要分封了,那成本自然不当由朝廷来出,前面打下这些地方所用的军费,终究需要封君们回报一番,所以但凡想为封君者,要先交上一部分保证金,至于标准同分封地域的面积大小和人口财富而定。”

    啊!还要交钱啊

    当下殿中的勋贵们,心里顿时有些感觉不够踏实了,他们虽然都是开国功臣,也当了公侯,可是他们手底下真没多少钱别说这些功臣们,就连宁渝的两个庶出弟弟,实际上也没什么钱的,以致于宁忠源已经在想着要不要补贴一下了。

    “陛下,臣等清廉为官,宦囊空空,实在是没办法交这个保证金啊”

    众人抬眼一眼,正在哭穷的人却是外交部尚书宋恩铭,顿时鼻子都有些气歪了,你一个宋家大族之后,怎么可能没钱?

    与众人想的一样,宋恩铭其实是有钱的,他出身于大族,家族每年都会回馈一大笔钱,再加上自己也置了不少业,寻常上百万两银子还是有的,要交这个保证金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问题是,他必须要问这个问题,因为这是宁渝吩咐的。

    君臣二人在这个问题上,实际上是在扮演双簧,目的自然是在抬高价格的同时,也不至于把潜在的买家给吓走,因此便需要一个人,出来把尴尬的局面破解掉。

    宁渝心中微喜,笑道:“宋卿家为官清廉,拿不出这许多钱也是正常的实际上朕以为,大部分人应该是很难拿出的,那你们可以去寻找商会支持啊!”

    “什么?找商会支持?”所有人都被宁渝这话吓一跳,这不是明摆着支持官商勾结吗?

    就连首辅宁忠景都看不下去了,他皱着眉头道:“启禀陛下,商会往往无利不起早,若是寻找商会支持,只怕要给出一些条件来,于政事却有大害。”

    宁渝呵呵一笑,道:“首辅莫急,你们可是误会朕的意思了,其实在朕看来,封国要建立,到时候要投入大量的银子,咱们的功臣们肯定是很难拿出来的可是商会却是有钱,而他们没有名义去做,那么双方不妨合作,到时候把封国当成项目拿出来做,只要是有利可得,不愁商家拿不出钱。”

    众人听明白了,也听懂了宁渝这番话背后的另一重意思,什么?封国没有利益可得?那就说明要么是你人不适合去当封国之主,要么就是这块地不适合作为封国,而无论哪种原因,都不可能支持朝廷为这里花钱。

    说句更残酷的话,为了保障从封国里有足够的利益产生,所有的封君都要想办法从封国里搞钱,就不能再把封国的子民当成自己人,而是要想办法盘剥他们,想办法将当地的资源掠取干净,只有这样才能产生大利,才能使得朝廷和商会都来支持封国。

    崔万采当初在京师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这背后所藏着的恶毒,因此他才会认为此策难以推行。毕竟一个两个功臣或许不会当人,能够昧着良心去做这些事情,可是不代表所有的功臣们都会选择去放开心中的良知。

    宁忠景当了许久的首辅,他自然也能看出这里面的问题,细细一[澳大]品味更是毛骨悚然,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眼下的宁渝,早已经不是当初他那个还算良善的侄子了。

    宁渝神情淡漠地望着众人,这人只要一旦当上了皇帝,心里自然不会再将俗世的道德标准放在眼里,更不会用道德去作为衡量大臣们和自己的标杆。

    唯独只有足够的利益,才能使得所有人心甘情愿地团结在他身边,供他驱使。

    “陛下,若为封君,还需要做什么?”便有大臣继续问道,而剩下的人也都是满脸崇拜地望着面前的皇帝陛下,在他们的心里,这样的皇帝才是他们永远值得追随的皇帝。

    宁渝微微一笑,道:“若是能够交纳足够的保证金,剩下的就是封君们自己的事情了,所有的内政事物都将会放权给封君们自主,唯独军事一途,将由都护府全权管辖,到时候封君们可按照比例给朝廷缴纳军费和税赋,而都护府提供对封国的保护。”

    一听到又要交钱,所有人的眉头都紧皱了起来,这里要钱那里要钱,到时候还能不能赚到钱,会不会亏本?

    “陛下,这四方荒蛮贫穷,不比大楚膏腴之地,只怕到时候收不上来太多的税赋朝廷这块定的是多少?”宋恩铭又跳出来当托了。

    宁渝笑了笑,“朕不会给你们定下太高的数字,实际上这个税赋将会作为封君的条件而存在,比如说这块地方,你们几个人都想当封君,那么到时候会进行拍卖,谁出的税赋总额更高,谁就能成为当地的封君如果连续三年未能达标百分之六十,或者连续五年未能达标百分之百,都将会取消封君资格。”

    “定下的税赋总额,是你们跟朕跟朝廷许下的承诺,至于你们能够从封地收多少税,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管你们怎么折腾也好,朝廷是不会管的就算有人造反,也有都护府出兵平定。”

    大家伙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这个死要钱的皇帝,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听到没,什么叫折腾到百姓造反都没事?这不是鼓动着大家伙去封地多收税吗?

    “陛下,要真是这样,岂不是有违朝廷仁义之道”

    很快,就有不识趣地大儒跳了出来,开始准备站在道德高地上,狠狠鄙视宁渝一番,顺便教授宁渝一些‘内残外忍’之道,让宁皇帝对外广施雨露了。

    宁渝却是冷哼了一声,盯着那大儒道:“既然郑大人以为仁义之道可行,那就不妨去缅甸教书,将儒家精义传播到缅甸去,如何?”

    “这个臣该死”

    收拾完口是心非的大儒以后,宁渝长叹一口气道:“绝非朕不愿实行所谓的仁义之道,可是你们要明白,朕是大楚的皇帝,你们是大楚的官员,我们要负责的只有我大楚的百姓,唯独他们的日子过好了,咱们才能算得上仁义”

    “至于其他人的死活,与我何干?”

    众人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深深愕然,随后才长揖一礼,齐声道:“陛下所言甚是,臣等愚昧之至,竟不能体会陛下之良苦用心。”

    不得不说,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大臣,要将宁渝同历史上那些暴戾之君画上等号,可是经过宁渝这么一番话,大家便不由得深深思考了起来,却是发现宁渝说的实在是很有道理。

    因为在这个天下,只有宁楚的百姓是真正的自己人,其他的只是属于‘虽远必诛’范围的邻邦罢了,要是华夏足够强大,大家伙自然还能其乐融融的一起生活,可是一旦华夏开始衰落,这些友邦就开始磨爪子准备吃肉了。

    平日里对他们仁义,到最后换来的却是杀戮和劫掠,这样的仁义,到底有什么意义?

    反倒是宁渝的这一番表态,却是让不少人真正看明白了,只有把自己的百姓当成子民去好好对待,才算是真正的治国平天下的圣人,至于他国如何看来,他国子民如何评价,这重要吗?

    彼之仇寇,吾之英雄。

    当道德上面的问题彻底一扫而空之后,大家伙很快也就做好了心理上的建设,准备尝试着做一做封君的准备当然眼下只有缅甸可以做,自然也就盯住了缅甸一地。

    “陛下,如今缅甸之地,到底要怎么处理?”首辅宁忠义也顺水推舟开始问起来,毕竟眼下大军还放在了缅甸,长期下去也不是个事情。

    宁渝原本对缅甸还有另外一些想法,可是眼下见到众人如此热情,却是有一些改变,笑道:“如今缅甸土地还算颇大,朕打算在缅甸设置安南都护府,至于其下亦可光置封国,诸位卿家均可申请报名,只要能够通过审核,朕照准不误。”

    “是,陛下!”

    众人兴高采烈地回复道,至于一些人却是已经开始想着要哪块地方了,毕竟眼下的缅甸可是一块真正的大肥肉,要是运作得当,或许还能在缅甸谋取暴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