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缅甸,可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发出感叹的并不是宁渝君臣,而是远在缅甸西坎的征缅都督府中,此时的征缅大都督程铭正站在缅甸地图面前,一脸满足地感叹道,在经过了详细的了解之后,他发现了缅甸蕴藏着难以想象的财富。

    参谋杨应元跟在了程铭的身后,他如今算是得到了程铭的赏识,连军衔都晋为了中校,因此对待程大司令却是越发恭敬有加了。

    “杨参谋,你说缅甸最宝贵的是什么?”程铭脸上带着几分饱含深意的笑容。

    杨应元微微细思了一番,才低声道:“缅甸多有玉石翡翠,莫非大都督指的是这些?”

    “不。”

    程铭却是摇了摇头,随后才感慨道:“真正最宝贵的绝不是这些石头,而是缅甸的土地还有人口。”

    土地,永远都是华夏人最为热衷的财富,因为作为一个以耕种立足的民族,只要能够在上面种地,那么就再也不会轻易放弃那块领土,而缅甸便是一个拥有大量可耕种田地的地方,其本身的耕地资源更是多到令人难以想象。

    缅甸属于一个典型的地势北高南低的国家,其北部为高山区,西部有那加丘陵和若开山脉,东部为掸邦高原,可以说这些地方本身都是条件非常艰险的地区,可是在西部山地和东部高原之间,却拥有一块伊洛瓦底江冲积平原,而这一块平原本身,就拥有三千万亩耕地的可开垦潜力。

    “根据军情处在缅甸得到的情报,光是目前的耕地至少就拥有上千万亩,还都是上好的水田,要不然枢密院也不会给出这么高的封赏来,征缅全军上下五万三千人,其中光是水田就要分出去三百万亩”

    程铭缓缓说出了一个庞大的数字,随后低声道:“除了这些土地以外,缅甸各土司下面的人口也有好几百万人,到时候无论是修路还是开矿,都不愁没有足够的劳力。”

    杨应元心情有些忐忑,道:“可是咱们毕竟不能占据全缅掸、孟二族可是在上下缅甸虎视眈眈,就等着咱们撤军了。”

    程铭冷笑了一声,掸、孟二族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不过他却是没有继续开口,有些事情虽然已经得到了消息,可是没必要同一个参谋去说,至少目前还不行。

    “先不说这些了,老夫心中自有考量,可是眼下却还有一件很关键的事情,那就是彻底打垮东吁人!”

    “拿下阿瓦,势在必得!”

    七月中旬,复汉军趁着雨季天气刚刚停歇,立马挥军发动了进行阿瓦之战,而此时的阿瓦城中却仅仅只有为数不到六千人的缅军,其余各地的缅军则都陷入了被掸、孟二族围攻的境地中,却是无人来援。

    仅仅只有一天一夜的进攻,阿瓦城便被复汉军用火炮彻底击垮,大量的军队进入了城中,而此时的东吁王公却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复汉军根据抓到的俘虏才得知,东吁王连同他的大臣们,此时都丧生于火海之中。

    在拿下了阿瓦之后,程铭一方面组织人手整修阿瓦城墙,稳固民众,另一方面却是派人去邀请掸、孟二族的头领,要求针对东吁王朝留下来的土地进行分割,也算是宁楚为支持阿瓦和白古立国所践行的承诺。

    实际上,在复汉军进军缅甸之前,就已经派人联系过掸、孟二族,要求共同分割东吁王朝土地,只是当时东吁虽然已经呈现衰败之势,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谁也不敢贸然面对东吁王朝的最后一次反扑,由此只能让复汉军先进入缅甸之后,二族才会择机进行起义一事。

    对于这种赤裸裸地想着捡桃子的想法,程铭并不以为意,反而更加热衷邀请二族加入到起义之中,一直到老官屯一战结束后,掸、孟二族这才看到了机会,发起了对东吁王朝的起义,一时间席卷全国。

    如今东吁既灭,程铭也就顺势发去了邀请,而此时的掸、孟二族,在刚刚擦干净手上的鲜血之后,对于这个外来的势力发来的邀请,却是产生了极大的戒惧心理。

    彬马那,此地是位于缅甸中心的一座城市,坐落于白古山脉与本弄山脉之间的河谷地带,人口相对于阿瓦和白古要少上一些,可也是目前缅甸的繁华之地,如今却成为了战火所波及的地带。

    在掸、孟二族起义之后,双方自然是分别围绕着上缅甸和下缅甸发展,因此中部的彬马那自然也就一直处于东吁人的手里,可是随着复汉军攻下阿瓦之后,掸、孟二族本能地感受到了威胁,便一同攻下了彬马那,算是将东吁最后的势力堡垒给拿了下来。

    在拿下了彬马那之后,掸族首领宫里雁和孟族首领斯弥陶佛陀吉帝二人,便一同展开了会谈,其中除了商量各自地盘的分界以外,便是开始商量怎么对付外来户宁楚。

    对于这一点,掸族首领宫里雁有一种切肤之痛,因为掸的根据要地就在阿瓦,可是眼下阿瓦却沦落到了宁楚手中,这使得宫里雁受到族内不少非议,而他自己也感觉怪怪的,若是阿瓦弄不回来,到时候如何能当阿瓦王?如何恢复阿瓦王朝?

    “斯弥陶佛陀吉帝,我的兄弟,如今东吁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可是缅甸的土地上,却依然被一群外来人所占据,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局面。”

    孟族首领斯弥陶佛陀吉帝原本就是一个和尚,后来由于名望比较高,算是被赶鸭子上架,当上了孟族的首领,可是他并不像宫里雁那般是个实权首领,因此说话的时候相对毕竟谨慎,给人的感觉却显得十分庄重。

    “宫里雁,眼下我二族都花费了不少代价,才击灭了东吁,如今正是你我二族各自立国之际,倒是不好与宁楚作对”

    斯弥陶佛陀吉帝说话当然很轻巧,复汉军又没有大肆进入到下缅甸,他何苦去帮着宫里雁与宁楚作对?再说了二族虽然联合起兵反对东吁,可不代表他们的关系好到哪里去,当年要不是以掸族为代表的阿瓦王国和以孟族为代表的白古王国,活活打了四十年,哪里又轮得到东吁坐大?

    听到斯弥陶佛陀吉帝话语里的推脱之意,宫里雁心里自然非常不满,他敛起笑容,冷冷道:“我想,现在应该先放下阿瓦与白古之间的斗争,共同抵御外敌才是更重要的事情!一旦让宁楚在缅甸扎下根基,你以为下缅甸就能幸免吗?”

    人人都知道下缅甸的富庶,人人也都盯着下缅甸的土地。

    斯弥陶佛陀吉帝冷哼了一声,却是不再反驳,只是低声道:“如今宁楚都给咱们发来了邀请,既然要坐下来协商解决,那就好好商量吧,若是一旦动了刀兵,只怕后果难以预料”

    宫里雁微微一笑,他心里明白斯弥陶佛陀吉帝已经有所忌惮了,道:“谈嘛自然是要谈的,只不过怎么谈就是另一回事了”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