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谈判正式破裂之后,杨应元在军情处隐秘的渠道护送下,往阿瓦方向转移,而在路途当中,到处都可以看到正在逃避战火的缅甸百姓,还有一队队的复汉军士兵。

    “不知道这场仗,究竟打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杨应元望着那些衣衫褴褛的百姓们,微微叹息了一番,他虽然不是那种迂腐的士大夫,可是心中终究怀着几分仁慈。

    然而一旁的军情处军官却误解了杨应元的意思,他热情道:“杨大人你应该还不清楚,咱们针对上缅甸的一战,已经取得了空前的胜利,战事在七月份之前将会全面结束。”

    “可是下缅甸也要打的”

    杨应元脸上满怀深意,实际上在他得知安南都护府即将成立以后,心中就知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附近的安南国、广南国、大城国以及万象都躲不过这一天。

    何为安南都护府?自然是要恢复历史上的那抹荣光,更别说皇帝还在如今的安南都护府体系下添加了一些新东西,到时候来自南京的勋贵、财团还有京师要团结的北方商会,他们都会选择以海外之利,来弥补因为一统而产生的利益损失。

    北伐,自然是一件利于千年的盛事,可是从短期上来看,是需要承担一部分的损失的,特别是对于南方的勋贵和财团而言,他们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不会因为一些表面的口号去支持北伐之战,能够拉拢他们的只有利益,也就是原本北方的利益。

    可是皇帝在这件事上看得清清楚楚,南北一统不仅仅在于战争,更在于其他方面的融合,如果放任南方勋贵和财团掠夺北方,只会使得南北双方产生巨大的裂痕,并不利于一统,因此在北伐结束后,才会制定南北商会平等交流的原则。

    当然,到了目前为止,大局肯定是能够顾上的,可是对于南方那些出钱出力的勋贵和商会们而言,他们迫于皇帝的压力捏着鼻子认了这件事,可是心里终究是有些不爽的,由此缅甸一战,便是为了给这些人寻找到新的利益。

    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安南都护府,只会比过往的那些都护府具备更强大的战斗力,也具备更大的野心和消化能力,它会慢慢吞吃安南周边的一切国家,并且将它们化成自身的养料,也将进一步回馈到国内,助长勋贵和财团们向外扩张的野心。

    杨应元相信能够看穿这件事情本质的人,绝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甚至可以说当分封制一出来后,对大楚形成的刺激是相当强大的,也是非常有利的。

    像将军士兵们都已经开始梦想着能够得爵赐封,于是便在战场上奋勇杀敌,而普通百姓为了得爵,更是踊跃参军入伍;像官员士子们,则开始希望能够通过宦途得爵赐封,于是人人勤勤恳恳,不仅新政推行里连贪腐之事都少了许多。

    人人都在为自己心中的那片小江山努力着,并且对制造这一切的皇帝陛下,发自内心地表示着自己的崇拜之情。

    “这是秦政!”

    说出这句话的人并不是杨应元,而是在南京居住的西人传教士魏德生,他在康熙年间就来到了南京,后来在复汉军起兵之后,几乎见证了宁楚整个夺天下的过程,因此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中国通。

    魏德生捏着的一角,感慨道:“没有想到,如今的大楚也这么迅速而决绝地走上了这条道路。”

    在魏德生的对面,如今大楚造币委员会主任以及大楚皇帝宁渝的好朋友恩斯特,此时正端着一碗甜汤,笑道:“你是说殖民吗?”

    “没错,带着些许外壳掩饰,可是骨子里却是赤裸裸的殖民主义,当大楚的分封制得到贯彻以后,所有的野心家都会跳出来,他们带着火枪带着种子,将自己看中的土地纳入怀中而且以大楚的武力而言,整个亚洲不会再有其他人能够阻拦。”

    恩斯特不置可否,他自然能够看出皇帝深藏在心底的野心,可是这对于他本人来说,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若是皇帝仅仅只是满足于现状,他的一身才能如何才能得到赏识呢?

    “魏先生,你是从西方来的传教士,可是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是哪国人听口音似乎是一个法国人?”

    魏德生深深地望了恩斯特一眼,道:“原本我只是怀疑,可是眼下我已经彻底可以肯定,大楚皇帝派你过来,应该还有更深层的目的,那就说说吧。”

    恩斯特的眉头微皱,道:“没错,皇帝派我前来,确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关于欧洲在亚洲的利益问题。”

    “任何一个国家在强大之后,都会迫不及待地将眼光投向周围,眼下的亚洲,主要是俄罗斯、西班牙、英国还有法国的势力,可是我以为,皇帝在打败俄国人之前,应该并不会过多牵涉到南洋的格局中。”

    魏德生冷静地分析了一遍,“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冲突,想来就是缅甸的战事,已经开始让英国人产生警惕心理了。”

    恩斯特呵呵一笑,点头道:“魏先生果然不是一般人,在我来之前的时候,外交部就已经得到消息,英国东印度公司驻扎在缅甸沙廉的贸易大班达斯,曾经向英王建议要求派驻华大使,特别是对于东南亚的利益,要求能够与华夏实现利益共享。”

    “所以你的意思是?”魏德生有些吃不准恩斯特的意思,或者说没有搞懂那位隐藏在幕后的陛下是什么想法了。

    恩斯特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笑道:“陛下的意思很简单,做生意自然是要利益共享,眼下无论是英吉利还是法兰西,都并没有真正在东南亚建立影响力,也就不要急于吃这口未来的蛋糕了,再说它到底是蛋糕还是毒药,陛下说了才算。”

    实际上在如今这个十八世纪初期,西方各国对于马可波罗笔下的中国,还是十分感兴趣的,并且不断有民间或者是官方的冒险者,乘着海船于万里之外漂洋过海,抵达中国这个传说中的财富之地。

    就好比恩斯特去西方招纳了那么多的人才,用重金来吸引他们到中国一样,这些人往往都十分乐于前来,并没有太多的抗拒,因为他们确实很向往这片财富之地。

    早在1503年,全副武装的葡萄牙人乘着帆船来到马六甲,并在这里建立了亚洲的第一个殖民地,而当时的马六甲已经是东南亚最繁荣的贸易中心,汇聚了来自亚洲各地香料,大米,黄金,瓷器和丝绸,因此使得葡萄牙人从中获取到了暴利,也使得西人尝到了甜头。

    再往后的数十年里,葡萄牙人先后占领了盛产香料的马鲁古群岛和印度尼西亚,甚至还抵达了中国广州,而当时明廷还属于鼎盛时期,因此葡萄牙人才不敢轻易动手。

    在成功的老邻居例子下,羡慕得眼睛快发红的西班牙人也不甘示弱,很快也发起了大航海船队,历时三年时间,完成了人类历史上首次环海航行,并且成功来到了亚洲,占领了吕宋岛,建立了马尼拉城。

    不过在当时的欧洲,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的海上霸权逐渐沦落,并且很快转移到了荷兰和英国手中,因此这俩货后续也就没有力量支撑在远东的扩张,一直等到十六世纪末时,当时的海上霸主荷兰抵达爪哇以后,获得了满载船队的香料返回欧洲,使得他们人人都变成了阔佬,而这一切也使得西方人对东方的热情再一次抵达高峰。

    再往后便是荷属东印度公司宣布成立,并且还占据了葡萄牙人的马鲁古群岛,再往后甚至还占据了台湾,所幸当时的明郑成功复台,才避免台湾沦落到荷兰殖民者手中。

    可尽管如此,当时的荷兰人依然确立了自己在亚洲的地位,并且在西人于亚洲海外扩张竞赛中取得了领先地位,而这一切也都被英国人看在了眼里,他们对于荷兰人掌控香料群岛十分不满,也成立了英属东印度公司,要求来亚洲分一杯羹。

    当然,英国人最开始的力量还很弱小,船队规模也不如荷兰人,因此在同荷兰人发生冲突后,不得不退出印尼,转而主要集中经营印度,从事棉布和胡椒的贸易。

    等到英国本土爆发资产阶级革命之后,英国的国力得到了迅速增强,并且于1652至1674的二十二年时间里,英荷发生了三次殖民战争,而这三次战争也将荷兰本身实力消耗殆尽,使得英国成功取得了海上霸权。

    尽管英国已经基本确立了霸主地位,可是在目前的东亚的扩张当中,英国却只能依靠东印度公司,而东印度公司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始终都在印度进行开发,在十七世纪末期同莫卧儿爆发的战争中还遭遇惨败,可谓是滑铁卢

    至于法国也建立了东印度公司,可是前面几次都屡屡破产告终,前几年虽然好不容易改组成功,可是也只是稍微日子好过一点,却是连英国东印度公司一般的成绩都没有。

    简单来说,在眼下的亚洲,这些万恶的殖民者们,根本没有太大的力量,像英国东印度公司还在广州开了个贸易点换银子,而法国东印度公司则是守住本地治里晒咸鱼了

    当然,英国东印度公司和法国东印度公司都在缅甸沙廉开设了贸易点,因此才对缅甸的情况有所掌控,并由此引发出英国东印度公司向英国政府建议,那就是赶紧派驻华大使,以此跟宁楚合作,也想掺和到东亚的利益中去。

    魏德生冷哼道:“眼下的宁楚甚至还没有完全统一整个华夏,对于南海事物更是没有丝毫的插手余地,东南亚如何就成了他的禁脔?”

    对于长期接受汉学教育的魏德生而言,他的汉话甚至说得比很多华夏人还要好,因此他才能以金发碧眼之外貌,在南京的上层社会里混得如鱼得水。

    不过恩斯特可不吃他这一套,他竖起了一根手指头道:“陛下无意同西方各国在海面上打一场漫无目的的仗你应该明白,陛下的目标只有土地,特别是北方那些还没有收回来的土地,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

    “俄罗斯?”

    魏德生的眼神一凛,实际上他的身份相当复杂,本人虽然是法国人,可是却同时在为英法做事,甚至还有一些其他的欧洲国家,也会通过他来进行东方贸易,算得上是一个国际掮客,而对于他来说,所有跟俄罗斯有关的消息,都能卖上一笔不小的价钱。

    恩斯特却是没有肯定下来,而是转换了一个话题,笑道:“你应该明白,无论是英国、法国还是西班牙人亦或者是葡萄牙人,甚至是瑞典的那位国王,他们其实很希望在东方能够找到一个朋友,一个能够一起赚钱的朋友。”

    “如果是这样,我有什么好处?”魏德生眼睛一转。

    “一枚金币或者是来自陛下的友谊。”

    “成交!”

    二人哈哈大笑,谁也没有说明这个所谓的好处到底是金币还是友谊,但是对于二人而言,他们其实都已经明白了过来,自然不必多言。

    等到恩斯特回到皇城之后,宁渝此时一只手握着着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卷柔软的细布,正在慢慢地擦拭着长剑。

    恩斯特连忙走上前去,行礼道:“陛下,我已经跟魏德生接触过了,相信有他的参与,英法甚至是瑞典都会派大使前来东方,与我大楚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

    上一次恩斯特回欧洲的时候,宁楚毕竟没有真正北伐,因此与西人的联系也只是浅尝辄止,而这一次却是多少有些正式的味道,想来应该可以顺利建立外交关系。

    宁渝一边听着恩斯特的汇报,一边拿着一个小瓶子,却是从中倒出了一些油来,然后涂抹到了剑身上擦拭,轻声道:“有些事情还是要早点做比较好,比如在这个时候宣称对亚洲的利益,将来翻脸也会比较顺理成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