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孙嘉淦虽然说自己是无用之辈,可是刘统勋自然不会这么想,实际上在对蒙古问题上,孙嘉淦是能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并不是寻常一个人就能替代。

    在劝服了孙嘉淦出仕之后,二人便一同赶往京城,前去面见主持大局的枢密使宁忠义,以及外交部左侍郎赵显泰。

    当下陛下未在京城之际,宁忠义和赵显泰二人便是蒙古问题的主要负责人,当然也是负责前期漠南蒙古的招抚工作,至于更加重要的漠北事物,将来由宁渝亲自统筹。

    二人从归化城一路赶回京师,却是还没有真正歇口气,早就在等待着消息的宁忠义,便派遣人将孙嘉淦与刘统勋请了去。

    “孙大人,刘大人,这边请,枢密使正在等你们。”

    陪同孙嘉淦和刘统勋的中校军官做了一个手势,指引着二人前往京师枢密院衙门,只见穿过了一重重戒备森严的院落后,带来了一间寂静幽深的小院子里,门半掩着,却是透着几分神秘感。

    等到二人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孙嘉淦还没仔细观察一番,却听见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叫嚷声,而这些人的叫嚷声似乎已经持续了很久。

    “察哈尔各八旗的老少爷们都到了,可是陛下却一直没有给一个明确的意思”

    “是啊,咱们是有心投靠大楚,将来也可以出兵伐清”

    “旗主大人们无非求得是一个安稳做稳了大楚的官,自然也就是大楚的人”

    还没等孙嘉淦和刘统勋二人细听,中校军官脸色却是微微一变,他连忙拦在了孙嘉淦面前,道:“察哈尔八旗的人都已经到了二位先在这里等候,我去通禀枢密使大人。”

    孙嘉淦心中有些不快,既然是你宁忠义请他们来这里商谈蒙古的事情,可是眼下却为何将他们撂在这里不管了?

    刘统勋却微微一笑,“陛下要在京师开蒙古大会,到时候像漠南十六部四十九旗的人都要到,他们眼下却是提前来了,无非还是想要一些筹码”

    孙嘉淦听到这里,顿时心中一凛,他大概有些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巧碰到漠南蒙古的人了宁忠义的意思很简单,别人都说你孙嘉淦是山西名臣,可是终究是名声在外,那就不妨先用漠南蒙古来试试他的根底。

    若是能够摆平漠南蒙古的人,那么到时候漠北蒙古的事情,自然也就可以放心交在他孙嘉淦手里,可是要是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那就打哪来回哪去吧。

    孙嘉淦头脑清醒下来之后,他对于宁忠义的想法已经揣摩出几分意思了,因此在想明白之后,便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望着院内走去,而刘统勋脸上微微一笑,也跟在了他身后。

    “孙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令本王仰慕已久。”

    院中大堂上正坐着十余人,其中一人穿着戎装,面带微笑,此时正望着孙嘉淦拱手行礼,整个人气度十分不凡,想来便是中山王宁忠义。

    在宁忠义身旁,则坐着一名气度俨然的文官,想来便是外交部左侍郎赵显泰,而在二人下面,则坐着十几个蒙古人,一个个脸色中都带着些许不愉。

    孙嘉淦拱手道:“草民孙嘉淦拜见王爷,拜见大人。”

    宁忠义脸色如常,道:“来人,看座。”接着又对其他的蒙古人笑道:“诸位,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孙锡公,想来大家伙应该都有所耳闻吧。”

    坐在宁忠义左手旁边的一人却是笑道:“自然,自然,当初在雍正爷那里,就曾经听说过孙大人的大名,据说可是十分大胆!”一说说着一边笑了出来,只是听着怎么都像是在讥笑,一旁的蒙古人也都跟着哈哈大笑。

    孙嘉淦脸色沉凝地望着那些蒙古人,轻声道:“当年孙某虽有十分大胆,可是倒不如今日诸位大胆,死到临头尚且不自知。”

    “哦?孙嘉淦,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那蒙古人脸上带着几分怒意,他又望了一眼宁忠义,冷哼道:“此等人物如何能够参与到蒙古诸部与大楚的谈判中来。”

    “不是谈判,是重新定下蒙古秩序。”赵显泰轻飘飘地丢出了一句话,像谈判这种事情,他们还不够资格。

    蒙古人脸色更是大怒,道:“漠南蒙古十六部四十九旗,岂能由大楚一言而决之?”一旁的蒙古人也都是做出了不愉的神色。

    孙嘉淦此时却插进了话头,笑道:“十六部四十九旗?倒是好大的口气,可是你一个小小的察哈尔正黄旗能做什么决定?即便是要谈,那也是跟喀喇沁、土默特还有鄂尔多斯他们谈。”

    察哈尔正黄旗旗主扎鲁特脸色顿时一变,在没有介绍的情况下,对方却将自己认出来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对于蒙古各部的了解,恐怕比自己想象的更深一些。

    而对于孙嘉淦这番话,扎鲁特并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因为对方说的是对的。

    在如今的三大蒙古势力当中,漠南蒙古的实力算得上是最差的,先不说跟准格尔部相比,就连漠北的喀尔喀蒙古都多有不如,而在漠南蒙古十六部四十九旗当中,察哈尔八旗又是实力最为衰弱的部族。

    原因很简单,自从察哈尔被后金大败之后,就被当时的皇太极给彻底收编了,还编成了察哈尔八旗,可以说控制笼络的程度是最深的,这种控制和笼络体现到如今,却使得察哈尔的马队几乎都被清廷控制,也都损失在了北伐战场上面了。

    如今的察哈尔部族,几乎到了最为危急的时候,可以说只要宁楚出兵,察哈尔连组织一万骑兵的实力都已经没有了,顶多也就是几千老弱病残,根本不足为道。

    在扎鲁特脸上开始冒出冷汗的时候,宁忠义的脸上却是微微一笑,看来孙嘉淦此人的确有其独到的一面,只是怎么用还要再观察观察。

    孙嘉淦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轻声道:“眼下更关键的是,不是大楚需要漠南蒙古,而是漠南蒙古需要大楚,至于其中的原因,我想就不用多说了。”

    扎鲁特沉默了,眼下的漠南蒙古诸部,的的确确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

    首先,自然是在断绝了来自内地的粮草贸易后,漠南蒙古已经根本没有足够的粮草来渡过这个冬天,倘若宁楚不伸出援手,只怕眼下漠南蒙古中人丁将会锐减;其次,经过北伐之战后,漠南蒙古实力锐减,将来根本不用宁楚动手,就会被准格尔直接吞下去。

    至于投靠准格尔的建议,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漠南蒙古首领们的赞同,原因很简单,在大清针对准格尔持续数十年的战事当中,漠南蒙古一直都是其中的主力,可以说跟准格尔部结下了血海深仇,一旦投靠准格尔,他们这些漠南蒙古首领只怕也难逃一死。

    至于投靠漠北蒙古,则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去拯救他们,甚至漠北蒙古自己都在准部面前,都没有什么自保能力。

    说来说去,只有大楚才是漠南蒙古当下唯一能够寻求帮助的角色,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扎鲁特涩声道:“孙先生果然厉害,可是我们都是长生天的子民,就算是投靠大楚,要得到察哈尔应该拥有的地位”

    “什么地位?札萨克?”

    孙嘉淦几乎是用一种同情的眼神望着面前的蒙古人,他似乎根本不了解现在的情况,当年大清在漠北实行育萨克是什么时候?眼下不要说他们,就连漠北蒙古也不可能得到札萨克的头衔。

    前面说过,札萨克基本等同于王爷身份,甚至要比王爷的权力都更大一些,在札萨克的封地内,山川、河流、山林、牧地、田产均归其所有,且不向政府担负任何徭役、税赋。人民统归其管辖并交纳赋税,承担徭役,而且札萨克对他们有生杀予夺之权。

    在宁楚实现新政的今天,任何人都不可能再取得这样的地位。

    扎鲁特目光咄咄地望着宁忠义,道:“如果朝廷能够答应让我们成为札萨克的条件,漠南十六部四十九旗眼下就可以投降大楚,成为大楚在漠南的藩臣。”

    宁忠义根本连考虑都没有考虑,摇头道:“不可能,札萨克不会再授予任何人,不要说漠南蒙古,就算是策妄阿拉布坦都不可能得到这个称号如果漠南蒙古因此有别的选择,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这”扎鲁特脸色有些沉重,他望着其他的蒙古人,却是叽里咕噜说了一通蒙古话,孙嘉淦还是颇懂蒙古话的,却是听得清清楚楚,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几分。

    宁忠义有通译在旁,自然不用担心,那些蒙古人无非就是明里暗里说了一些要团结的屁话可是他们也不想想?到底能拿什么来团结?是有火枪还是有大炮,光靠过去的骑射已经证明会被复汉军打成落花流水。

    扎鲁特终究没有硬撑下去,他望着宁忠义和赵显泰二人,“即便是选择投楚,我们也要见到陛下才行。”

    赵显泰放声大笑,道:“你们想见陛下,那就等到陛下到了京城吧,到时候自然有你们见陛下的机会,不过还有一点,到时候你们要上书给陛下,要给陛下上‘天可汗’的尊号才行”

    “天可汗?”孙嘉淦眉头一跳,这位陛下还真是对自己的野心丝毫都不加以掩饰呢

    等到蒙古人散去之后,宁忠义和赵显泰带着孙嘉淦却是进了一间凉亭说话,他们面前摆放着重新续好的茶水,屡屡茶香令人颇为心动。

    宁忠义望着四十出头的孙嘉淦,感叹道:“孙先生身强力壮之时,却选择归隐田园,实在是太浪费人才了,本王早早听说过孙先生的名字,可是也不好贸然打扰,如今借助国事之便,不得不请孙先生出山。”

    孙嘉淦拱了拱手,“常山王此话令草民惶恐至极,先前未曾应诏就官,实在是放心不下家中老母所致,如今常山王既然有所差遣,草民自然也就来了。”

    赵显泰笑了笑,“锡公,今日所见所闻,当是没有来错。”

    孙嘉淦叹口气,他轻声道:“赵大人有所不知,下官只不过是略懂一些蒙古之事,在漠南蒙古上还能说得几句话,可是真到了漠北蒙古上面,也是一头雾水。”

    宁忠义微微沉吟了一番,他原本就不太担心漠南蒙古的问题,因为随着复汉军对北方控制的加强,就算是动用武力也能够平定漠南,因此真正的问题,依然是漠北这一块。

    只是宁忠义心中想着,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笑道:“前些日子,军情处得到了消息,准格尔部已经有了新的动静,他们似乎想要联合年羹尧等人,重新征伐漠北蒙古和还有西北”

    “什么?准格尔跟年羹尧走到一块去了?这倒是天底下的一桩稀奇事!”

    孙嘉淦眉头一挑,却有些吃惊了,要知道年羹尧率领的西北大军中,其中相当一部分可是跟准格尔在西北打出狗脑子了,眼下这个阶段联合在一起,就不怕兵变吗?

    赵显泰也叹了口气,“没错,不光是有年羹尧,青藏的岳钟琪也北上了,他们集结了五万人马,似乎已经有些蠢蠢欲动,或许被侵入甘肃乃至于陕西而准格尔将会出兵漠北,攻伐漠北蒙古三部。”

    “那这件事似乎对我们也是一个机会”孙嘉淦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如果漠北蒙古三部真的有难了,将来除了找宁楚求救,还能找谁?

    宁忠义点了点头,“这是一个变数,但是咱们要派人赶紧去漠北三部当中,至少要说服他们及早归楚,老夫唯一担心的,就是漠北三部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就被准格尔吃下,到时候面临这样的准格尔,多多少少会有些明白。”

    孙嘉淦已经完全明白了,他低声道:“草民愿意为朝廷效力。”

    “好,锡公,本王这就给陛下呈奏,特命你为漠北蒙古联络大使,全权负责与漠北蒙古三部联络之事,还望早日功成。”

    “是,草民谢过中山王。”

    当孙嘉淦重新抬起头时,整个人却是都有些变化,看上去似乎更加锐利了。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