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十月份的郓春,天气越发显得凉爽,给人一种莫名的舒适感,可是一旦再过上一个月,到了十一月份的时候,寒冷的天气将会让所有人开始习惯待在屋子里面。

    而在这个时候,郓春的俄兵以及编入到俄军里的清军士兵们,都开始准备进行操练,他们身上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肩上扛着各式各样的火枪,还有一些人腰间挂着刺刀,而那些人的面孔,则更是黄白分明从表面看,这就不是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

    乾隆皇帝站在指挥台上,眼睛楞楞地盯着下面的军队,由于他不习惯眼下的这份凉意,便将双手揣在袖子里,似乎心中有千万感慨要表现出来至于身旁的俄罗斯人,则都是一副颇为兴奋的模样。

    萨拉务拉伯爵脸上带着微笑,望着宛如弱鸡一般的乾隆皇帝,笑道:“清国皇帝陛下,你看看,咱们的小伙子们可是多么的强壮!”

    乾隆皇帝望着那堆类似杂牌的军队,咽下一口唾沫,皱着眉头道:“可是,朕看他们实在不够就是那种类似楚逆的气势”

    “清国皇帝陛下,您实在是太不懂军事了!”

    萨拉务拉伯爵很显然没有乾隆手下臣子那般晓事,他毫不客气地教训着面前的少年,道:“那些只有花架子的军队,并不是真正的勇士,清国之所以会输,就是输在了表面,可是如今经过了俄罗斯帝国军事的培养后,清国的懦夫也能变成勇士。”

    乾隆皇帝沉默了,他不确定自己懂不懂军事,但是萨拉务拉伯爵的态度却是让他想到了之前大清臣子们的吹嘘,在他们的吹嘘下,大清国的勇士那也是无敌的

    萨拉务拉伯爵眼见得乾隆没有再顶嘴,当下冷哼了一声,道:“清国皇帝陛下,那就让你见识见识他们的厉害!”

    说完此话后,萨拉务拉伯爵也不待乾隆有什么反应,当下便开始让大军进行演练,只听见一声炮响之后,大批大批的俄军士兵开始排列阵型,进行火枪齐发,看上去倒像是那么一回事。

    “砰砰砰”

    浓密的白烟不仅盖住了正在开枪的俄军士兵,也让乾隆皇帝内心微微一怔,他闻着空气中的硝烟味道,望着面前正在开枪的俄军士兵们,却是产生了一种难以令人理解的悲伤,那就是他再也回不去了。

    乾隆皇帝深刻地记得,当年他还亲自前往火器营巡视过,那一日的清军士兵们也是如此这般勇武,似乎他们的勇武也只能体现在训练场上,而如今的俄军士兵们也很勇武,可是真正上了战场又是什么样子的表现呢?

    俄军的演练时间并不算长,至少萨拉务拉伯爵很显然不想浪费宝贵的弹药,再加上他看到乾隆皇帝一脸意兴阑珊的模样,当下便选择了停止演练,又派人将乾隆皇帝送回了行宫。

    所谓的行宫,只是一重还算宽敞的院子,里面还带着十几间屋子,至少在郓春算是一间大宅子,当然这个行宫并不是萨拉务拉送给乾隆皇帝的,而是徐元梦花了五十万两银子,从萨瓦乌拉那里买来的,除了院子和屋子以外,还有十二匹马。

    除了行宫以外,徐元梦和张廷玉担心大清的承嗣彻底绝了,又花钱在郓春买了十几个婆姨,全部都是原先逃难到郓春的满洲女子,她们都是那种屁股大好生育的,就希望乾隆皇帝能够每日扑在这些满洲女子身上,好给大清留下子嗣传承。

    对于这间所谓的行宫和妃子们,乾隆皇帝心里一点都不喜欢,他甚至发自内心的感觉到厌恶,这里几乎是囚禁他的一个监狱。

    “徐元梦,朕要一直留在这里吗?”乾隆皇帝脸上气鼓鼓的,如同一个正真进入叛逆期的少年。

    徐元梦头上的白发又多了些许,他轻轻叹息道:“皇上,眼下咱们只能留在郓春了要不然给宁楚逮到了,皇上可免不了受罪。”

    乾隆皇帝已经思考了很久,他反驳道:“朕可以去投靠蒙古人,总好过在这里每天受着罗刹人的气。”

    蒙古人?想得还真简单

    徐元梦摇了摇头,叹息道:“皇上,先不说咱们怎么去蒙古,可是眼下的蒙古人也靠不住了,就连察哈尔八旗都已经去了京师,他们要给宁皇帝当臣子,还要尊宁皇帝为蒙古大汗”

    “蒙古大汗?他一个汉人当什么蒙古大汗?”

    乾隆皇帝的嘴巴都长大了,他实在是有些不明白,这好端端的宁皇帝怎么就要去当蒙古大汗了

    徐元梦心道当年的天聪汗还不是一个满人,如今汉人做了个大汗也不奇怪,只是乾隆皇帝这幅样子,反倒让他更加坚定了想法,那就是要让乾隆多生几个儿子出来,将来才能选出合适的皇帝

    正在二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张廷玉却是急匆匆走进了行宫,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兴奋的神色,见到乾隆的时候便扑腾一声跪下了。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大清终于有救了!”

    “怎么又有救了?”

    对于大清到底有没有救这个问题,不光是乾隆没有弄明白,就连徐元梦也是一脸糊涂。

    一会完蛋了,一会有救了,搁这耍人玩呢!

    张廷玉连忙高声道:“皇上,听说准格尔已经出兵了,他们要统一蒙古,还要攻打宁楚,到时候等到他们二者相争,我大清自然可以从旁渔利!”

    “等等?准格尔要统一蒙古?”

    乾隆皇帝的神色顿时一变,他可是知道这件事从他圣祖爷爷那时候就开始了,虽然准格尔一直没有成功,可是在乾隆皇帝的心里,准格尔可一直都是敌人来着。

    “没错,策妄阿拉布坦已经出兵攻打喀尔喀三部,到时候不管是俄人还是楚逆,都必须要把精力放在他身上,而我大清便可趁机偷偷发展自身,或许还能占得一些便宜”张廷玉一脸的自信笑容,却让乾隆皇帝都开始自信了。

    徐元梦也是刚刚得知这个消息,他惊讶道:“可是一旦喀尔喀三部被策妄拿下,咱们对蒙古最后一点影响力可都没了”

    “哼,什么影响力不影响力车臣汗心怀鬼胎,他们已经开始勾搭俄人和宁楚了,想着两边要价再决定投靠哪一边。”

    张廷玉冷冷哼了一声,继续望着乾隆皇帝道:“皇上,咱们眼下也不管谁赢谁输,这蒙古的事都跟咱没啥关系了,还不如给他们制造一个强大的敌人,到时候不管是俄人还是宁楚,都不会再轻易对皇上动手了”

    乾隆皇帝听得有些迷糊,当下微微叹气道:“朕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就算不想等也只能等了。”

    张廷玉却是摇了摇头,跪下道:“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还请皇上多多生育子嗣,将来才有希望!”

    当乾隆在为大清的江山社稷辛苦播种的时候,宁渝却带着次辅李绂、枢密使宁忠义以及外交部左侍郎赵显泰等人,开始针对蒙古将来的治理问题进行讨论。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宁楚收复漠南蒙古已经成为定局,而自从有了孙嘉淦在漠北蒙古中斡旋以及准格尔入侵之后,若是经过一番经营,收复漠北蒙古也不是很大的问题,至于漠西蒙古将来也是很大可能拿下那么,怎么治理却让人有些头疼。

    蒙古不同于寻常地方,像关内政权真正在蒙古具备强大影响力的,还真的只有一个清朝,即便是明朝对于蒙古也并不能进行控制,前面虽然一直压制着蒙古各部族的发展,可是后来还是闹了一个土木堡之变,可以说直到明廷灭亡之时,也处于跟蒙古相爱相杀的阶段。

    反倒是清廷对于蒙古的掌控,却是相当的深入,所实行的“联姻修庙”政策几乎彻底瓦解了漠南蒙古势力,使其真正不再对清廷造成影响,而对准格尔的打击,也在某种程度上加大了对漠北蒙古的控制。

    可是“联姻修庙”政策也存在很大的弊端,宁渝倒并不是很想采用,他心里还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定下漠南蒙古之后,对于十六部四十九旗当行之恩威之策,将其各自封为郡王郡公,并奖赏京师住宅,以此稳定人心。至于在蒙古实行郡县及并行新政之举,亦当照常行之,若有阳奉阴违者或质疑反对者,当诛杀之。”

    “只是如今多了一个准格尔,且有俄人在背后密谋,只怕此举过于刚猛,失之以柔”李绂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

    宁渝呵呵一笑,“眼下漠南蒙古已经尽入我手,他们若敢反抗,朕也不会介意下重手惩治,至于喀尔喀三部若是不蠢,将来朕还会保留他们的承嗣,可若是敢跟俄人搅和在一起,朕自然也不会心软。”

    听见皇帝一片喊打喊杀声,外交部左侍郎赵显泰有些微微担心,他轻声道:“只是此举可收复蒙古,却不可收心”

    “朕以为,即便是一味施加仁义,也难以改变目前的现状。清廷能花近百年时间,才逐渐化漠南为己用,朕未尝不能花更长的时间。”

    宁渝轻轻哼了一声,却又道:“民族融合之事,方为正途,朕可以花更长的时间,来彻底逐渐稀释蒙古人口,从而促进民族融合”

    “此绝非百年之功”

    “可是朕以为,如此才能彻底奠定我大楚之王道教化。”

    宁渝抿了抿嘴唇,“等到定下蒙古之后,朕将会把儒学院里的那些儒生们,全部都发遣到蒙古来,给朕好好教化子民,毕数百年之功,彻底掌控蒙古。”

    “是,陛下。”

    李绂心中大喜,他脑海里顿时回想起了无数先贤的言行,其中教化苍生可是一件大大的功德。

    而为这件事所作出努力和牺牲的儒生们,自然也是为了先贤大道奉献的先行者罢了,他们的牺牲,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宁渝点了点头,道:“眼下真正的问题,还是在与将来如何在草原上作战。”

    严格来说,自从复汉军立军以来,长期纵横南方沼泽和水道,在北方作战只有一次北伐之战,其中蒙古作战更是从未有过,而为此所缺失的东西,却是极为难以弥补。

    枢密使宁忠义却是叹了口气,很显然他为这个问题已经研究了许久,道:“陛下,我军目前的问题始终都是马军数量不够,其中除了马匹本身数量存在欠缺,连具备丰富经验的骑兵也不算多,将来若是真的跟蒙古人在草原争锋,只怕也难以应对”

    “可是咱们的胸甲骑兵,在之前北伐的时候,不是接连摧垮蒙古骑兵吗?”李绂终究对军事方面的东西,了解的实在有些过少。

    宁忠义当然明白其中的秘密,苦笑道:“咱们现在满打满算只有三千名胸甲骑兵,其余的八千人都是骑马步兵,而胸甲骑兵虽然厉害,可是在草原宽阔之地,反倒没有特别大的威胁”

    宁渝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问题,严格来说还是属于骑兵的定位不同,北伐之战的时候,蒙古骑兵一直都在冲阵,因此死伤极为惨重,可是那毕竟属于不得不战,而一旦到了草原上,几千个胸甲骑兵很容易成为洒在面上的那点芝麻,看似有存在感,但作用确实有限。

    此外相对于皮糙肉厚且好养活的蒙古马,阿拉伯马放在草原上几乎是一个噩梦,因为蒙古草原上的寻常牧草,根本无法满足阿拉伯马的需求,像复汉军在平日里喂养阿拉伯马的时候,都是喂养的苜蓿草以及燕麦、麦麸、玉米和豆饼,伙食标准根本就不是蒙古马能相比的,而蒙古草原本身的产出根本无法满足阿拉伯马的需求。

    其次,蒙古马在蒙古草原上面具备极强的耐力,它能够进行长距离奔袭,而这正是蒙古骑兵进攻的常见方式,反倒是阿拉伯马并不具备良好的耐力,它更加擅长于冲刺,因此在耐力方面也被蒙古马吊打。

    说白了,在草原上作战,地形气候永远都是不能忽视的因素,或许胸甲骑兵确实精锐,可是只要蒙古骑兵善于拖,就能够把金贵娇弱的阿拉伯马给拖死,而在这个过程中,或许交战根本不可能发生。

    “大楚需要更多数量的蒙古马,要用他们来组成骑马步兵才行。”

    宁渝摩挲着下巴,脸上若有所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