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伊宁城,片片低矮整齐的房屋向着远方延伸而去,砖瓦和混凝土构建出颇为新颖的建设风格设计,似乎带着些许华夏传统的色彩,但是又有一些来自新潮建筑工业的思想,淡淡烟雾在空中飘荡着,带着些许刺鼻的味道。

    这不是伊宁城独有的气质,而是目前大楚各大中心城市的普遍样子。

    攫欝攫。宁渝乘坐着御辇穿过城市中央的主干道,却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叹,工业化带来的改变绝非一地一貌,而是一种统一化、标准化且带着些许工业美感的味道。

    对于一些喜欢所谓田园风光和原始朴素的人来说,工业化自然是破坏了他们心中的多样化美感,可是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独特多样化并不吸引人,反倒是这种工业味道才透露出强大和美好。

    至少在一旁坐着的伊丽莎白看来,她对于目前大楚的发展感到十分艳羡,“原本我以为只有在南京、上海还有京城这种地方能够看到一些工业化的情况,可是没想到在这大楚边疆之地,居然也能看到这种景象如今的大楚,真的太强大了。”

    这的确是她内心真实的感受,毕竟相对于日新月异的大楚,东俄并没有得到很大的变化,由于气候加上地理缘故,此时的东俄只是一个相对闭塞的内陆国家,失去了海洋使得他们越发保守,因此变化十分缓慢,每年除了从大楚会有些商人过去,基本上便再也没有同其他国家进行商贸交流了。

    宁渝轻声笑道:“这一次到伊宁来,朕也是希望能够通过西域和蒙古,来同东俄实现区域自贸协议,让更多的商旅进入到东俄,也能让东俄的商人走进大楚来,实现互相的沟通来往,这对于东俄也有很大的好处。”

    伊丽莎白微微抬起头来望向远方,目光似乎已经穿透了御辇,看到了遥远的故国和圣彼得堡,低声叹了一口气,“陛下,未来的俄罗斯是彼得的,他是你的儿子,你完全可以宁氏的血脉能够成为这个伟大帝国的主宰,到时候他会成为太子的好朋友和好帮手,你没有必要这么防备彼得。”

    宁渝心中冷笑,伊丽莎白始终都没有放弃统一两俄的想法,她甚至打算用宁承广来打感情牌和利益牌,来换取大楚的支持,可是这反倒是让宁渝心生警惕尽管从法理上来说,宁承广的确也算罗曼洛夫的后裔,可是真正能否戴上沙皇的皇冠,始终是一个未知数,至少俄罗斯国内保守派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如今伊丽莎白用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来忽悠自己,自然是不会被宁渝所认可。

    “伊丽莎白,你应该明白一点,两俄之间绝不仅仅只是两俄,而是东西方文明的分界线,如果任何一方有统一的想法,只会使得东西双方爆发一场又一场残酷的战争,而到时候战场也只会在俄罗斯上展开,朕相信这不是你想看到的情况。”

    宁渝的语气中带着些许警告,随后缓缓道:“当然,承广是朕的儿子,朕也不会亏待他,他虽然没有一个统一的俄罗斯,可是至少有半个,而且未来朕也会从其他方面来弥补他。”

    见宁渝依然没有松口,伊丽莎白自然是有些失望,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将车窗拉了下来。

    次日,宁渝带着伊丽莎白和宁承广等人,来到了驻西域第二十七师驻地进行巡视,该师属于目前驻守西域的四个师之一,一直以来都起到了戒备中亚的重任,另外也会作为预备队,在关键时候进入东俄,因此是一支常年高强度训练的边境师。

    轰隆隆的雷声在从远处响起,多年戎马的宁渝和从小读军校的宁承广自然都听出来,那不是雷声,而是大口径火炮发射的声音。

    “这是目前大楚最新列装的线膛炮吗?”

    宁承广有些好奇道,这一点并不是什么秘密,大楚针对线膛炮的研究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只不过最近才开始列装。

    宁渝点了点头,道:“是的,的确是大楚革新二十五年式后装线膛炮,威力和射程都得到了有效的升级,只是这种火炮的造价相对昂贵,目前大楚也没有真正完全列装完毕,恐怕至少要等到革新三十五年才能全面实现列装。”

    后装线膛炮的研发的确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从革新十八年就已经完成了列立项,但是有太多的技术难点需要解决,因此用时整整六年,到了革新二十四年才完成了初步研发,经过了一年的技术测试才完成了定型,也就有了二十五式的后装线膛炮。

    革新二十五年式后装线膛炮改进了炮闩,使得炮弹可以通过后装的方式填充,此外还创新性的采用了缠绕法工艺,即区别于之前的整体生铁铸造式火炮,而使用熟铁的外套包裹钢制的内筒,极大的增加了炮身的强度和韧性,可在承受相同膛压的条件下减小炮身的重量。

    另外在膛线方面也进行了升级,它采用了螺旋线,炮弹也从原来的圆形变成了锥头柱体长形爆炸弹,这样一来螺旋膛线可以使弹丸旋转,飞行稳定,提高了火炮威力和射击精度,增大了火炮射程。

    巘戅M戅。当然这些详细的技术方面因素,宁渝并不是知道的很详细,而宁承广也只是问了问,很快一阵紧急的集合号声响起,只见在山坡后面,一群群穿着红色军服的国防军军人们正在朝着集合地点涌去,他们肩上背着野战行囊,双手持着火枪,头上的军帽上绣着团龙标记。

    很快,第二十七师师长宁祝言快步走了上来,他的衣领上佩戴着大校军衔,袖口上也有四道金黄色的绶带,他站在了宁渝等人面前,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

    “启禀陛下,第二十七师师长宁祝言报到,第二十七师全体官兵一万零三百人正在进行军事演习,请陛下下旨。”

    攫欝攫。“你们继续吧。”

    宁渝语气淡淡的吩咐道,随之宁祝言便行了一个军礼,转过了身体朝着远方做出了一个手势,而宁承广和伊丽莎白则是好奇地望着远方的军事演习,这是时隔许多年他们才有机会看到的一次大楚军事演习,自然很有吸引力。

    远方的炮火声再一次响起,轰隆隆的声音伴随着国防军们新式的作战方式,就这么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散兵战术加上堑壕战方式,使得宁承广和伊丽莎白脸上浮现出一丝愕然,他们隐隐约约的意识到,未来的战争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

    革新三十二年,自从奥地利王位结束后,欧洲已经享受了三年的和平时光,可是这三年时间里面,欧洲并没有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仅仅只是动摇了各国的部分根基问题比如奥地利在波西米亚和意大利的地位不稳,而普鲁士则反复因为西里西亚承受巨大损失,英国由于同法国之间的战争,导致汉诺威、印度和美洲的地位有所下降。

    明面上,虽然得到了签订,可是它并不具备太强大约束力,而且此时的欧洲已经不再恢复均衡,民族主义开始在英过、法国以及普鲁士出现,他们在狂热的情绪下对于战争有着一种强烈的要求,他们要拿回一些自己要拿回的东西!

    巘戅追文戅。像英国希望能够夺取法国在印度和美洲的殖民地,而法国这是希望吞并英国国王在欧洲的世袭领地汉诺威,保护法国在美洲和东印度的殖民地,普鲁士则是想要吞并萨克森,将波兰纳入自己的附属国,奥地利则是希望能够收回已经被普鲁士夺走十五年的西里西亚。

    “宁可卖掉最后一条裙子,也不会放弃西里西亚!”

    玛丽娅·特蕾西亚毫无疑问是一个堪比武则天的女皇,她虽然在先前的谈判中答应割让西里西亚来结束战争,可是她骨子里哈布斯堡的血液却使她根本没有真正放弃,而是将和平当成了一次停战,对于她而言,这些年除了恢复奥地利的实力以外,便一直在进行着堪称疯狂的备战。

    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后,玛丽娅·特蕾西亚已经得到了所有奥地利人的认可,她在顾问大臣豪格维茨的帮助下,在战争期间就果断推动了相关的行政改革,从1745年开始就建立了特蕾西亚学院,让一些出身普通但是颇具才华的平民进入到行政机构当中,而且也针对农民进行了改革,因此使得奥地利的国力得到了迅速的恢复。

    当然,最值得一提的是,玛丽娅·特蕾西亚对于军队十分重视,她时常亲自常巡视军队营地,用皇家和女性的身份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军队当中,鼓舞士兵的士气,还让列支敦士登亲王自愿花费20万的财产,为她组建一支装备齐全的炮兵部队。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夺回西里西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