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腓特烈果然是个战争狂人!”

    宁渝在接到了最新的欧战消息之后,不由得当着所有的大臣面感慨了一句,他虽然也是一个在战马上起家的皇帝,可是并没有疯狂到腓特烈这种地步,接连掀起了两次欧洲大战的序幕。

    说起来,由于法国的关系,大楚在战争之前同普鲁士的关系还算不错,在普鲁士已经设立了公使,同腓特烈还签订了一些贸易通商合作条约只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些条约基本只是停留在纸面上,并没有真正落到实际。

    眼下腓特烈以一种决绝的方式掀起欧战,却是让大楚朝堂齐齐皱眉摇头,从首辅往下所有的重臣几乎都不太看好这个撮尔小国,他们甚至认为在法奥联军的攻击下,普鲁士根本无力久战,到时候失败只是必然。

    “一条鲶鱼,没错,普鲁士是一条能够搅动欧洲局势的鲶鱼,但是它并没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

    在首辅刘统勋的眼里,普鲁士的确有其不凡的一面,可是也仅此而已,他们的体量实在太小,腓特烈用尽所有力气建设的十五万新式陆军并不能真正改变局势。

    而对于其他的大臣们而言,他们自然也认可这个结论,倒不是他们小瞧腓特烈的军事能力和普鲁士军队的专业素养,而是在这种举国大战的背景下,十五万陆军的确没有太多的发挥空间。

    就连恩斯特的想法也基本与刘统勋等人一致,因为自从腓特烈攻下了萨克森之后,他所面对的局势并没有得到好转,反倒进一步恶化考尼茨不愧是一个天才的外交家,他很快就团结了日耳曼诸侯,让其他的日耳曼国家在神圣罗马帝国会议上一致同意对普鲁士宣战,并且决定派兵出战。

    到了这一步的时候,考尼茨还进一步要求法国履行条约,并且大力拉拢了蓬巴杜夫人,使得生性优柔寡断的路易十五罕见的做出了迅速决定,他不仅答应给奥地利每年支付1200万弗洛林的补助,以此来武装两支日耳曼军队,另外还派出了10.5万人的法军直接参战。

    光是这样还不够,考尼茨还在进一步拉拢瑞典,保证胜利后将全部波美拉尼亚划给瑞典,因此也获得了瑞典国王奥古斯特三世的支持,至此整个欧洲除了英国、丹麦、荷兰、瑞士、土耳其外,其他国家几乎都站在了一起,组成了反普同盟。

    欧洲的三条裙子,终于发挥出了自身的强大,将看似勇猛无匹的腓特烈限制得死死的,这也使得东方的大楚众臣们,也没办法继续看好普鲁士的未来。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好腓特烈的未来时,宁渝却明白一点,虽然他不是特别了解七年战争的经过,但是他知道一个结果,那就是英国成为了最终的赢家,而法国失去了所有的印度殖民地和新大陆殖民地,并且还为未来的法国大革命埋下了伏笔。

    至于普鲁士,则是在腓特烈的指挥下,用惨重无比的伤亡迎来了最终的胜利,确认了普鲁士对西里西亚和格拉茨伯爵领地的领有权。

    当然,这个具体的过程是宁渝所不知道的,但是这不影响后续的动作,对于目前的大楚而言,目的只是为了进一步搅乱欧洲的局势,倒不用非得有个什么结果,索性让普鲁士这条鲶鱼蹦跶得更激烈一些

    “朕决定通过恩斯特在暗地里对普鲁士进行援助,但是这不同于联盟,而只是让欧洲的局势更加均衡一些也让战争持续的时间更久一些。”

    听到皇帝的意见,首辅刘统勋也不由得点了点头,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怕就连英国都想放弃普鲁士了,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向腓特烈伸出援手,或许能够支持腓特烈将这场战争坚持下去”

    “没错。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这都不会影响我们在印度和美洲的收获。”

    宁渝笑了笑,继续道:“当然,为了进一步扩大战争的影响,以及缓解普鲁士的压力,朕会派人告诉伊丽莎白,朕将会支持她进攻西俄的想法。”

    “只有足够的混乱,才会让人无暇顾忌此时美洲和印度发生的变化。”

    革新三十四年,金州。

    位于金州的总督府中,此时汇聚了来自大楚八大州的众多官员,他们身着红色官袍,神情略微有些激动地等待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片刻之后,金州总督许成梁陪着一个年轻人从门外走了进来,那名年轻人的长相颇为俊朗,隐隐约约之间更有几分当今皇帝宁渝的影子,这不由得让众人有些猜测。

    果然,当二人一进来之后,那名年轻人便坐上了总督府的主位,而总督许成梁则站在下首,高声道:“陛下有旨,所有美洲大小官员接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大小小数十名官员拱手弯腰行礼,虽然跪礼早就已经废除,可是对皇帝的尊敬却不能减少,特别是像这种正式的场合,更需要几分端庄和谨慎。

    很快,另外一名神情庄重的中年人迈步走了过来,他手中捧着一份黄绫圣旨。

    “陛下有旨,改封楚王宁承义为世袭东华王,永镇东华王国,改美洲各大州县为东华王国之制,设立东华内阁以及东华枢密院,封许成梁为东阳公,为东华首辅,一应所行制度,俱为大楚所例。”

    “陛下万岁!大楚万岁!东华万岁!”

    群臣行礼完毕之后,却是大眼瞪小眼,这个消息实际上早早就已经放出,只是到如今公布却让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相信,大楚对美洲殖民地的放手虽然让所有人有种松口气的感觉,可是也让大家心中惶惶,担心无法继续在美洲生存下去。

    对于这种情况,自然早在许成梁心中预演过不知多少遍,他正准备开口之际,却见到坐在主位上的年轻人轻轻摇了摇头,笑道:“你们的心情,孤都能明白,实际上孤与你们一样,同样有一种惶恐之意。”

    “王上”许成梁听到东华王宁承义这么说,顿时有些着急。

    “无妨,有些话说得明白一些或许会更好,孤也不需要去欺骗大家。”

    宁承义是宁渝次子,乃贵妃陈采薇所出,自幼便喜好军事,早早便孤身进入雏鹰营,接受了多年的军事教育,并且成功考进了大楚陆军军官学院,在毕业后就进入了国防军服役,屡屡立下功勋,成为了一名少将军官,当然后来也受到了宁渝的看重,封为了楚王。

    如今宁承义从楚王改封为东华王,从名义上虽然有所降级,可是在实权上却不知道大了多少,甚至要比当今太子宁承泽所拥有的权力都更大一些至少在名义上,他可以主宰东华王国的一切。

    可是,对于这个三十三岁的年轻人而言,承担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他的眼神中带着血丝,神情激昂地望着所有人:“此时的欧洲再次迎来了大战,而这一场大战对于大楚而言,同样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对于我们东华而言,则更是一次真正的立国之战!”

    “何谓立国之战?孤以为很多人不会清楚,那么孤就跟你们说一说。”

    东华王站起了身子,走到了庞大的美洲地图面前,道:“就在孤的脚下,过去还是一片未被开发的荒蛮之地,可是它却已经进入了西方各国的视线之中,他们希望能够独占这一片广阔的土地,希望能够从中获得无上的财富以及统治世界的霸权。”

    “若非父皇上应天命横空出世,只怕这一片霸王之基业便再无我华夏子孙立足之地,如今我东华披肝沥胆、殚精竭虑经营至此,已然有百姓六百万之众,分布八大州县,辖地万里之遥,实乃争霸王者所兴之地!”

    众人被宁承义这一番话说得热血激昂,他们或许有人已经预想到了这一幕,或许有人还懵懵懂懂,可是眼下却都已经明白了过来,这一次东华王国的确立,恐怕是要做大事了。

    果然,宁承义扫视了一眼众人,才道:“孤临行之际,陛下曾经亲自召见孤一日一夜,向孤阐述了未来东华所走之路,艰险、漫长却足够伟大我等的使命,不光是要让华夏之人能够在此深深根植下去,还要彻底驱离白人,将他们从美洲之地驱赶离去!”

    “此乃东西文明百年之战,孤决意效仿大秦,纵使奋六世之力,也要荡平美洲,一统东华之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