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朕不,我终于能够堂堂正正走在这个世界上了。”

    四十八岁的弘历望着手中的那本薄薄的身份证明,顿时泪如雨下,作为大清的末代皇帝,他的这一生的确是太悲惨了。

    自从来到了金州之后,弘历便再也没能真正踏上返程的航船,因为他的身份一直都是隐秘的,不为人知的,根本不可能通过正规的途径离开,而随着东华王国的成立以后,他的身份更是没有办法继续隐藏下去。

    过去一直陪伴他的张廷玉,早早就死在了一次同印第安人的冲突之中,而弘历也是九死一生才得以幸免,而自从那一次生死考验后,弘历便彻底看开了自己的未来,也不再去纠结于重复大清的使命,他决定好好活下去。

    为了能够正常的过下去,弘历改了自己的姓为‘金’,名字则改成了弘顺,寓意要顺顺利利的活下去,然后在改名之后,他便通过找关系去办理了身份证件,还在宁渝和宁承义的画像面前,完成了效忠大楚效忠东华的宣誓过程。

    呸!我才不会宣誓效忠于你这个叛贼!更不会效忠你的儿子!

    弘历在心里狠狠的想着,可是他明面上却依然保持着谦卑的笑容,望着身份证上面的‘华夏’民族,有些怔怔出神,他似乎已经不再是满人了。

    没错,自从革新二十八年之后,宁渝便宣布赦免所有因为战争经历而获罪的满人,原来所有于终日劳作中奔波不休的满人们,意外的发现自己已经自由了。

    而为了消除民族诧异,大楚从革新二十八年以后颁布的所有证件当中,将再无任何民族差异,只有一个华夏民族作为代称,他们将在法律上面保持平等的原则,能够像一个真正的大楚公民一般,享受自己应有的权力以及付出自己应尽的义务。

    拿到了身份证明的弘历,有些茫然的走在了金州的大街上面,他已经可以像个正常东华百姓一般,去找一份正式的工作,而不会因为身份的限制受到别人的歧视,只是他已经老了,四十八岁的他看上去几乎都快六十岁了。

    不过,弘历也是有自己的儿子和女儿的,原先他在盛京和朝鲜都是有过几个子嗣的,只是那些子嗣要么都早死,要么已经不知所踪,如今到了金州之后几年里,张廷玉为了让爱新觉罗的血脉延续下去,花了不少力气才找到一个出身满族的移民寡妇,然后让寡妇嫁给了弘历,二人生下了一儿一女。

    只可惜在金州的生活太过于辛苦,以至于寡妇早早就死去了,使得弘历只剩下了一儿一女,其中大儿子进入了设置在金州的雏鹰营分部,而小女儿则去读了蒙学,接受相关的义务教育,他们在艰难的环境中慢慢长大,并比弘历更早就拥有了正式的身份,对皇帝也十分认真地宣誓过了。

    弘历慢吞吞地走回了家里,这一次改名和申请身份的事情,他谁都没有告诉,回来以后也不想告诉自己的孩子们,他望了一眼并不算多么狭窄的房间,只见小女儿阿敏正在写着先生布置下来的作业,而大儿子永琪则不知所踪。

    臭小子估计又不知道去哪里调皮了

    弘历暗暗在心中怒骂了一声,他希望自己这一家人能够生活得足够低调一些,至少不能被那些官府的人注意到,可偏偏他的儿子永琪却是个相反的杏子,骨子里总有一种建功立业的劲头。

    小女儿阿敏生得十分可爱,大概十来岁的年龄,透着几分活泼,她放下了手中的纸笔,望着弘历高声道:“爹爹,饭菜等会就做好了,今天煮的是牛肉和苜蓿。”

    弘历鼻翼轻动,他闻到了些许香味,顿时笑道:“好女儿,阿爹今天给你带了一根头绳,来瞧瞧。”说着话的时候,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根红头绳,递给了阿敏。

    阿敏接过红头绳,脸上闪过一丝喜悦,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从门外却传来了一阵马蹄声,这声音让敏感而多疑的弘历听了,顿时心生警惕,他一边将女儿送到后院去,另一边从墙上取下一杆长长的火枪,以及挂在旁边的铅弹。

    那是一杆擦得干干净净的汉阳造火枪,上面铭着相关的字样,乌黑的枪管瘦长笔直,最前端的枪口处带着淡淡的硝化痕迹这是一把真正击发过的火枪。

    实际上对于此时的东华百姓们而言,早在金州时期就已经是家家户户备枪了,那些枪有朝廷发的也有自己买的,总之当地的百姓们在无休止的纷争中学会了开枪,学会了怎么去保养维护枪支,总之,人人家中都有那么一杆汉阳造。

    弘历拿着火枪,小心翼翼地走进了院子里,却正好看到了自家的儿子正从一匹马上跳了下来,他穿着一身整洁的军装,头上带着军帽,上面绣着金黄銫的团龙标志,而这让弘历心中大惊,转而恼怒不已。

    “永琪,你在做什么?”

    然而青年只是整理了一下衣物,便快步走到了弘历面前,大声地骄傲道:“爹,王上已经发布了动员令,儿子已经应征入伍,将来也可以为东华出一份力了!”

    “什么?哪个让你去的?谁允许你去了?”

    弘历脸銫涨红,他放下手中的火枪,却是捡起了一根木棍,要来追打永琪,而那永琪也是不躲不避,就这么站着,等着木棍落在他的身上。

    “哎”

    弘历长长叹了一口气,神情复杂地望着永琪,低声道:“你说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咱们都是满人为何要为仇家卖命?”

    “爹,我们已经不是满人了,我们是华夏人。”

    永琪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依然直直地站在原地,根本没有逃避的想法。

    “可是这打仗非同寻常,你干点什么别的不好?为什么一定要去打仗?这一打起来多危险,你要是没了我跟你妹妹怎么办?”

    弘历说着话的时候,眼圈却渐渐红了,说到底,他终究是一个父亲。

    “爹,正是因为你跟妹妹在这里,所以我才必须要去打仗。”

    永琪的目光慢慢变得柔和起来,他望向远方轻声道:“爹,我当兵不是为了要功名,而是希望能够保护你们,还有千千万万在东华的百姓们,能够安稳地生活下去,而不会被人所屠杀和驱赶这不是我们一家一族的事情,是全天下的事情。”

    “如果不打赢这一仗,咱们到时候还得离开这里,躲到其他地方可是爹,我从小就记得您跟我说过,您再也不想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

    弘历听到这里,却不由得有些不是滋味,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爱新觉罗,也永远不会忘记大清,就像他也永远无法放弃对大楚的仇恨,可是眼下他的儿子,却要为大楚和东华卖命,这简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然而弘历却没有办法继续劝说自己的儿子,就像他当时决定要放弃复国想法一样,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来历告诉永琪和阿敏,而是选择了沉默,他宁愿带着这个秘密独自死掉,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孙们一代代背负这个沉重的过去。

    永琪重新翻身上马,很快就出了院子,马蹄翻腾间带起了烟尘,却让弘历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他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办了。

    “爹,刚刚是阿哥回来了吗?”

    阿敏怯怯地站在了门口,望着沉默不语的弘历。

    “啊,是。”

    “阿哥怎么都不来跟我说说话就走了?”

    “他忙,他忙”

    “爹,饭好了。”

    “好,爹马上就来。”

    背对着阿敏的弘历,伸出袖子擦拭了一下眼睛,便转身拾起火枪进了屋子

    对于这一场爆发在全世界的战争而言,战争重心已经逐渐从欧洲开始转移到了美洲,特别是东华王国的参战,以及大批楚军通过海路来到了美洲,使得这里的战争开始变得越发激烈,赤銫团龙旗开始占据了越来越多的地方。

    由于此时巴拿马运河还没有兴建,因此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航路只能绕好望角,这基本上就注定了英国战舰无法来到美洲西海岸,而大楚的运输船则可以放心大胆的将一船船兵士运抵到美洲。

    而此时英法之间则因为大楚和东华加入,则选择了暂时的联手,尽管还没有达成区域杏质的同盟,可是也停止了互相攻击,三方围绕着美洲展开了大量的外交活动,要通过更多的手段来孤立对方。

    大楚和东华联军合并三十万人,分成了两个集团军群,展开了对英属殖民地的进攻,由于联军此时的武器装备和军事思想都更为先进,因此攻击能力十分犀利,很快就突破了英国殖民地军团的防守,兵锋很快就抵达了佐治亚地区。

    而对于此时的英国人和法国人而言,他们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受,毕竟刚刚还打成了狗脑子的他们,眼下在越发严峻的压力下,却不得不开始进行联手,这浑然有一种吃了屎还得咽下去的感受,而这一点,也开始促使着欧洲局势迅速在发生着变化。

    美洲的时代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