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革新四十年(1763年)二月,南京阴雨绵绵,初春的寒气仿佛在让人重新回味冬天的味道。

    汪庆之穿着一身厚厚的棉衣,他伸手接过来一份新鲜出炉的《清流报》,快速而高效地扫视着上面的信息,从上到下,从头到尾,然而他的表情中略略有些失望,似乎并没有看到他想要的东西。

    在这一份报纸上面,如今记述的自然是爆发在世界范围内的这场战争,除了少量篇幅在描写国内的情况,更多的新闻已经完全聚焦在战争上面,人们看到的只是一场又一场辉煌的胜利,让所有人都为之喝彩的胜利。

    “战争进行到了第六年,普鲁士已经几乎支撑不下去,在面对奥地利和法国大军的围攻下,腓特烈的长剑似乎要被折断,道恩将军的主力已经进入了德累斯顿柏林似乎已经危在旦夕。”

    “幸亏征西大都督宁铁山及时率领二十八万楚俄联军,一路打穿西俄和波兰,进入普鲁士,在托尔高同道恩元帅率领的12万法奥联军展开了决战,楚俄普联军获得大胜,俘虏道恩元帅等六万余人,幸存下来的参谋长弗朗茨·莫里茨·冯·拉西伯爵率领残军退出了普鲁士此战挽救了即将崩溃的普鲁士,并且给予其反攻的机会。”

    在报纸上面,自然是不厌其烦地对于该战役的指挥者宁铁山表示了高度的吹捧,并且认为‘大楚成为了普鲁士的解救者’,腓特烈甚至在伤重的情况下,向东方的皇帝下跪以表示感谢。

    然而,汪庆之并不想看到这个,实际上他更关注的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新的一轮战争债券的发行,他希望能够从中得到更多的发财机会。

    相对于目前的建设国债或者是教育国债而言,战争国债在同等时间和同等规模下能够给出更多的汇报,而且只要战争获得了胜利,那么未来摆在他们面前的,将会是无尽的财富,全部都可以为他们所拥有的财富。

    只是令汪庆之有些失望的是,这一次大楚似乎获得的好处实在太多,光是盟军给到的战争经费就足够使用很久,因此这一次战争国债发行的规模并不大,他找来找去都没有发现新一轮国债发布的消息。

    “哎,不知道战争还能持续多久”

    的确,这个问题不仅仅只有汪庆之在问,内阁大臣们也在询问,全世界人也都在询问这个问题,只不过对于那些被战争吞噬的生命,和那些已经彻底失败的国家而言,他们再也没有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了。

    革新四十年(1763年)四月,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宣布加入同盟国一方,并且对奥地利进行了宣战,他们在思考过很长时间的情况下,终于达成了同大楚合作的协议,届时他们将会获得一部分的西俄领土和一部分的奥地利领土,其触角将会更加深入到欧洲部分。

    对于这样的一个噩耗,英法等协约国自然是无比恼怒的,他们在加快训练军队的同时,另一方面也在寻求着和平谈判的可能,只是对于此时的大楚君臣而言,他们想要拿到的东西已经变得更多了。

    “谈判的基础自然是存在的,但是不能以大楚利益受损为代价,这将会是我们所无法接受的,唯有真正的诚意,才能实现和平的可能。”

    大楚外交部长薛纳言带着几分凝重的神色,对来自协约国的使者们说道,“无论是美洲还是印度,从实质上已经属于大楚所引导的势力范围,如果你们对于这一点有任何异议,那么我们的和平都将会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除此之外,战后的相关赔付工作,也将以我们所提出的大框架下进行,细节部分可以谈判,但是大框架无法更改。”

    面对大楚略微有些苛刻的要求,英法等国自然不愿意就此妥协,他们认为自己还有更多的机会,并更愿意放在战场上去解决。

    革新四十一年,楚俄普军从普鲁士反攻进入汉诺威,其中一部分兵力已经进入奥地利,而土军则是从背部进入奥地利,英法奥军在西里西亚同楚俄普军展开了第四次西里西亚会战,双方兵力合计八十余万人,相互厮杀程度相对于历史上要更加血腥残酷。

    该战历时四个月,最终结果以楚俄普军的胜利告终,腓特烈扬马进入维也纳,玛丽娅·特蕾西亚宣布投降,她也将率先成为此战的最终牺牲品。

    在欧洲战争进入激烈化阶段的时候,失去了印度的英法两国鼓起勇气,在北美同东华展开了最后一次决战,此次决战范围一致波及到加拿大地区,且双方都各自有大量的印第安人加入,只是该战已经不能挽回英法的颓势,该战结束后,临时晋升的华盛顿少将成为了楚军的俘虏。

    随着英法两国在殖民地利益的惨烈受损,其他参与到这场全球大战的西方国家同样如此,荷兰、西班牙以及葡萄牙在全世界地区的殖民地,都被大楚连同盟军像拔钉子一样颗颗拔起,大楚海军彻底将这些国家的海军压缩在大西洋区域。

    当大楚在陆地和海洋都取得了毫无争议的霸权时,距离战争的结束日子似乎并不久远,只是对于参战各国而言,他们并不能轻易宣布失败,也无法容忍失败所带来的结果

    当然,战争进行到现在的时候,其结果已经无足轻重了,而对于此时的宁渝和太子宁承泽而言,却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确定将来的皇室传承,以及对于皇权的进一步控制。

    说到底,宁渝和宁承泽面对发展越来越快的社会,以及越来越激烈的社会思潮碰撞时,已经深刻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君主制的确还没有迎来彻底的终结,但是在未来,它势必会成为阻碍国家进步的因素。

    从古至今,无论多么优秀的皇室教育,都不可能保障代代出明君,更不可能使得皇帝能够牢牢控制住权柄,分权给内阁,分权给国咨院是不可逆转的过程,也是保障皇室的最好途径,至少这一点还可以由皇室自己来控制,而不是在将来被动接受。

    “承泽,未来皇室依然会成为大楚乃至于天下尊贵的表率,可是那并不是建立在权势的基础上,因为所有人都会老死,都有逝去的一天,权柄不可能一直牢牢握在我们的手里”

    宁渝轻轻叹了一口气,如果现在是汉唐宋时期,或许他不会这么做,可是眼下却没有那么多的选择。

    对于这个道理,宁承泽实际上心里只会更加明白,他当年深入到基层的时候,就已经深切明白了这个道理在这个大的一个国家里面,皇帝负责一切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可是皇帝只是人,他负责不了一切,也没办法成为一切最终问题的解决者。

    就说一个最简单的道理,资本的发展也有其自身的局限性,其周期律的经济危机迟早会爆发,在黄金一般的发展势头过去之后,民众会如何看待迟缓下来的经济发展?当生活水平逐渐迟滞下来的时候,民众又如何去饿着肚子支持皇帝?

    很多东西并不是台面下的一句‘吾皇万岁’就能解决的,实际上这句话并不能解决问题,哪怕是宁渝真的能够万岁,可是在很多极端的情况下,百姓对其的忠诚也会发生变化,直到唾弃他,彻底抛弃他,甚至亲自推翻他。

    “父皇,每一代人都有一代人的使命,我们同样也不例外。”

    宁承泽语气淡淡的,他似乎在一边思索一边说道:“当下社会变革迅速,很多新鲜事物都会出来,包括父皇你说的关于阶级方面的思想,将来也必定会孕育出来,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如何去应对,也并非只有一条路。”

    “是啊,的确不止一条路。”

    宁渝带着几分苦笑,他一下子就回想起了后世发生的种种,面对这种近乎颠覆一切的巨变,不知道有多少王冠落地,这其中又不止探索了多少道路,特别是华夏在这个艰难的历史抉择中,几乎走错过所有歧途,这才终于艰难转身。

    如今面对新的格局,世界已经大变样,宁渝已经很难再从历史中找到新的答案,或许就像宁承泽说的那样,一代人都有一代人的使命吧。

    “承泽,你想当皇帝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