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昏暗又潮湿的牢房,不断有犯人关押进来,旁边提审室的阵阵哀嚎,听得幕琉心惊胆颤,明日午时,她就要被斩首,万念俱灰。

    幕琉蜷缩在墙角,哭湿了两只袖子,闭着发肿的眼睛,不知道外面是何时辰,死神离她好近,她还未来得及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还未好好在这人间繁华走上一遭,越想越伤心,直接哇哇的放声大哭,一波一波,起伏不定,已经哭了一个时辰,吵得狱卒都想塞上她的嘴巴。

    “这丫头太能嚎了,吵得脑袋疼。”

    “明日午时就要处斩了,让她使劲哭一会吧。”两个狱卒路过,摇摇头。

    幕琉咳嗽了几下,嗓子快哭哑了,最终静静的躺在草甸子上发呆。

    晚间,“公公大人请。”牢狱头子俯首哈腰,带着宝公公到幕琉的牢房门口。

    宝公公站在幕琉身侧,打开圣旨,“食神。”

    “宝公公,难道已经到时候了,请你给我家人带句话,我对不起他们。”幕琉声泪俱下,悲噎到再无法多说。

    宝公公见惯了这番的样子,君令一下,生死不由人,“哎!食神接旨吧。”

    幕琉情绪已经跌倒谷底,恐惧,悲伤全化作绝望,低低的蜷伏在地。

    “陛下有旨,食神免死罪,赐婚寒王,即刻完婚。”宝公公宣读完毕,笑嘻嘻道,“食神喜事啊,命保住了。”

    晴天霹雳,幕琉两眼无神,呆坐原地,“公公你说什么?”

    “陛下给食神和寒王赐婚,食神就要成为寒王妃了。”宝公公边说边招呼士兵,“派几个人送食神回家。”

    幕琉无精打采回到幕府,显然众人都已经知道了消息,本该逃过一劫的喜庆,结果面面相觑的坐在大厅,沉闷的气氛萦绕周围。

    幕清瞧了瞧下座的幕琉,又转头看了看大夫人,叹息道,“琉儿,我知道你不愿意,可这是唯一能救你的办法了。”

    良久的沉默,各自心头压着千言万语却无法启齿,幕琉是不愿嫁也得嫁。

    “我知道了爹爹,琉儿之前不懂事,让你们担心了。”幕琉突然跪在地面,宛若虔诚的忏悔,希望里是绝望,流泪道。

    在接近死亡的那刻才明白死亡到底有多恐怖,并不是死亡本身有多可怕,而是活着的人要承受离别的悲痛,在自己离去的阴影里折磨的痛不域生,她任杏了二十年,不敢在辜负家人的爱,若是她不嫁,幕家必然受到牵连。

    “琉儿。”大夫人悲咽,母女两人抱在地上痛苦。

    此情此景,让人心头发酸,世间多少的痴男庸女在这样的世道迫不得已的离别。

    次日,幕琉早早醒来却不想下床,一直拖到晌午,痴痴瞅着手中白玉簪子,满床的凄伤。

    沐沐端来洗脸水,掀开床帘,“小姐,寒王已经来了。”

    “嗯,我知道了。”幕琉怏怏提不起精神,起身将簪子封在锦盒里,“青梧,我们此生就此错过了。”

    冷斐然大清早就带人来下了聘礼,和幕清商量完婚事就离开了,幕琉进来就瞧见幕清和幕词吩咐下人各项事宜。

    “琉儿,寒王已将婚服送来了。”

    红木漆盘盛着叠好的红衣,栩栩如生的彩凤刺绣,并蒂海棠,沐沐端过盘子,随着幕琉去试衣服。

    红衣飘然,轻纱彩缦,衬的清素的脸多了一分娇艳,“小姐真好看。”

    幕琉低头瞧了瞧,这衣服是花了心思的,层层群摆,轻盈起舞,她确实很喜欢,只是要嫁的人,真是出乎意料,回想起与冷斐然的点点滴滴,她好像从来未关注过他,真心了解过他。

    “娘。”二夫人醒来后就一直卧病在床,大夫人便时时来,两人说话,幕琉进来时二夫人正在喝药。

    “琉儿来了,这身衣服真好看。”幕琉直接穿着婚服,两位夫人也是惊艳了一番,“琉儿,长大了。”

    “琉儿。”二夫人知道幕琉要嫁给寒王,虽然是荣华富贵,那寒王倒也一表人才,可惜腿瘫了,心里也是又喜又难过。

    “琉儿,嫁过去不比家里,你要规规矩矩”二夫人已是哽咽不能言语。

    “娘,我知道了。”幕琉拨弄鬓边的挂饰,强作欢笑,“你看这翡翠珠子可闪了。”

    幕府灯火通明,一夜无眠,明日便是出嫁的日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