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夜銫凉凉,玉屏风影人独立,颀长的身子倚靠在柱子旁,抱着胳膊垂眉细思。

    夜离推着冷斐然从屏风后出来,冷斐然与冷亦然相交甚少,不知他为何而来问道,“三弟半夜而来,所谓何事?”

    冷亦然见夜离毫无离去的意思,犹豫了片刻,便道,“我有事想与你私谈。”

    夜离心领神会,退了出去,冷亦然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开门见山,“太子和明月郡主马上就要大婚,太子的势力大增,你我都明白,将来他君临天下,我们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三弟何处此言,我们怎么说也是亲兄弟。”冷斐然不已为然,摇头一笑,“我不与他争,他自然不会为难我。”

    “哈哈,二哥你心里明白,就凭你的提史司以及幕相的关系,他断绝不会放过你,就连跟随他二十年的幕月,他都弃之犹如草芥,他比我们想的更为无情。”

    冷亦然略带激动,手蜷做一拳砸在桌上,眼神复杂的盯着冷斐然,“我本也不愿意与他争什么,可我母妃一死,我就知道他早晚不会放过我的,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冷斐然一只手拖腮,一只手在轮椅上敲着节奏,内心纠结,“我明白了,就算我是父皇最不受宠的儿子,这趟浑水注定也是逃不掉的,那你想让我怎么样?”

    “只要二哥站在我这边,我保证你平安无事。”

    冷斐然眉头一蹙,神銫紧张严肃起来,“怎么,你要谋反太子之位。”

    “若是太子逼我太甚,我不会任他宰割。”

    “哈哈,三弟真是深藏不露,你就不怕我窝里反,也觊觎这九五之尊。”

    冷亦然微微一愣,突然大笑,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二哥,我们兄弟三人,谁最厉害彼此都心知肚明,曾经的京都天才,现在的提史大人,我有自知之明,但你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这天下之主,名不正言不顺。”

    “什么意思?”冷斐然自然也明白这句话中有话,含笑的眉眼瞬间严肃。

    冷亦然低头瞧了瞧冷斐然的腿,缓缓道,“你知道怜贵妃为何会给你下药,导致你这般,其实这件事我母亲也有参与,她怕你风头太盛,我会失去父皇的宠爱,所以答应怜贵妃,那药是我母亲找的,这是我欠你的。”

    “呵呵,什么。”冷斐然先是震惊,随后嘴角挂着苦笑,“原来真是如此,看来我所有的猜测都是对的,你知道什么都说出来。”

    “我,我。”冷亦然纠结了一番,“罢了,你迟早会知道的,你并非父皇的亲生儿子,而是墨王的世子。”

    “你说什么。”冷斐然几乎是吼出来,嘴唇抽搐,眼里闪过一股无法控制的怒火,手臂由于愤怒以及难以置信,青筋暴露,高大的身躯颤颤发抖,“我不信。”

    冷亦然域上前安抚冷斐然,最后还是站在原地,“二哥,你冷静点。”

    冷斐然双手捂着快要炸开的头,颓然的坐在轮椅上,眯着眼睛,“你回去吧,我冷静冷静。”

    “这。”冷亦然有些同情起冷斐然,他是不是太残忍,可是真相早晚会浮出水面。

    冷斐然不知道自己在大厅枯坐了多久,头深深埋在腿间,一声一声的悲咽最后化作长长的叹息。

    “可笑可笑。”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他迫切的想搞清楚这一切的真相,他是这般的孤独无助,惊天的真相足以让他用杏命承受。

    午夜,他推着轮椅来到房门,屋里的灯早已熄灭,久久望着漆黑的窗户,从她嫁给他的一刻,那怕她千般的不愿,他决定一世守护她,可是谁来抚平他心里的伤疤,身边的亲人没有一个是真正关心他的,他在这世间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孤自漂泊零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