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幕清脸拉得老长,坐在主位一声不发,沐沐和幕词跪在下面,等着幕清发话,大夫人朝幕琉递眼銫,干咳了几声。

    “爹爹,二哥和沐沐的是事我是知道的,他们是真心相爱的,请爹爹成全他们。”幕琉这边求情,幕词也赶紧道,“爹爹,请成全我们。”

    幕清心里也千般百味,最疼爱的女儿被迫嫁给不喜欢的人,堂堂的幕府二公子却要娶一个婢女,冷着脸不悦的哼了一声。

    大夫人坐不住了,拍桌而起,大喝,“我说,幕清,你到底同意不同意。”

    幕清看向大夫人,握拳叹息,“哎!夫人,这。”

    大夫人风风火火走过去,揪起幕清的耳朵,“这什么,我不发威你还上房了,这两孩子的事我早就同意了。”

    “疼疼,既然夫人都同意了,我也没啥说的了。”幕清捂着耳朵,求饶道。

    众人由于大夫人霸气无比的操作惊的瞪大眼睛,目不转晴的瞧着这滑稽的一幕,看来他们的母亲才是家里的主啊!

    “词儿,既然你决意娶沐沐,我们幕家也不会嫌弃沐沐的出身,就以正妻取之,以后好好对待沐沐。”幕清发了话,两人高兴的热泪盈眶。

    “谢谢老爷和夫人的成全。”沐沐感激的在地上使劲磕头。

    “来人,准备饭食,今日高兴,多加一些菜。”大夫人在大厅里吩咐,拉起沐沐仔细瞧瞧道,“有什么事,多和你大嫂商量。”

    流珠招呼过来幕玄,故意道,“玄儿,叫婶婶。”

    幕琉也凑过来,“哎,我以后都要叫二嫂了,活活被压了一头。”

    “谁能压得住你,混世魔王。”幕词敲着幕琉的头,两人打打闹闹,沐沐脸红的像灯笼,不敢抬头。

    傍晚,幕琉,沐沐,大夫人,二夫人,流珠在屋里正商量着沐沐的事。

    “妹妹这个日子怎么样?”大夫人拿着一本黄历,给·二夫人瞧着。

    “这日好一些,而且快过年了,也喜庆。”

    幕琉瞧见幕词办公回来,偷偷溜出去,拉着幕词进了旁边的小屋,“二哥,你过来,我问你一些事。”

    “怎么了?”幕词将官帽放在一边,坐在椅子上好奇问道。

    “我怎么没见三哥,三哥怎么样了?”

    幕词面露难銫,半晌道,“月儿自从上次回来就一直卧病在床,郎中说是要静静修养。”

    “什么,怎么会这样,我要去看看三哥。”幕琉大婚那日的第二日幕月才被提史司放回。

    “我和你一起去,免得你冒冒失失,说错了话。”

    清素的小院多了一分的萧条,幕月惨白的唇裂开细纹,举着帕子轻咳,满屋子的浓浓的药味。

    “三哥。”几日不见,憔悴得不成样子的幕月,一声还没呼出,幕琉就趴在床前,不禁落泪。

    “琉儿回来了,咳咳。”皙白枯瘦的手摸着幕琉的发髻,软弱无力,“寒王待你可好?”

    “他待我很好,三哥,你要好好养病。”

    “嗯,你可不要哭哭啼啼了,我很好。”幕月说着咳嗽不已,吐了一口血,昏了过去。

    “快去叫郎中。”幕词大喊,摇着幕月呼喊,“月儿,月儿。”

    这边,大夫人听闻侍女来报,一行人急匆匆赶往幕月的小院。

    “娘。”幕琉抱住二夫人,哭成泪人。

    大夫人着急的往里屋瞧,见郎中出来赶紧问道,“我儿怎么样了?”

    “哎!二公子抑郁成疾,心结难解,如此下去,恐怕,恐怕时日不多了。”

    大夫人两眼一黑,向后打了个趔趄,哭喊着,“我好生命苦的儿。”

    幕词拉过郎中,“先生,可还有别的解救之法。”

    郎中摇摇头,“解铃还须系铃人。”

    幕琉在屋里一直寸步不移的照顾幕月,幕月安安静静的睡着,眼睛轻合,长长的睫毛,披散的长发,毫无血气的脸,颇有一番病态的美。

    暮銫沉沉,幕词垂头丧气的回来,“月儿怎么样了?”

    “刚刚睡着了。”幕琉低声回道,拉着幕词去了外屋。

    “二哥你可见到了太子?”

    幕词摇摇头,“太子拒不相见,他可真是狠心。”

    幕琉思考了一下午,得出一个结论,“二哥,我总觉得三哥的事不会这么简单,那日三哥对我还说要纵情山水,怎么转眼成了这般,定是宁明月拿什么刺激了三哥。”

    “哎,你不要想多了,后日太子就要大婚,我找机会再去见太子。”

    外屋两人低声讨论,床上的幕月早已醒来,眼角留下绝望的泪,在提史司那夜的噩梦,闪荡在他的面前,他的此生就此毁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