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次日,冷斐然来接幕琉回府,幕琉拉着冷斐然的衣角撒娇,“我想留在家里照顾三哥几日。”

    “好,那你多待几日,不过明日太子大婚,你要随我去太子府贺喜,我晚点差人将衣服给你送过来。”冷斐然心都苏了,自然依着她。

    “不过你是不是需补偿我今夜要独守空房了。”冷斐然故意用指头戳戳脸蛋,“要不给为夫亲一个。”

    “滚,你那日不是独守空房。”

    幕琉突然蹲下来,一脸认真,“冷斐然,你帮我查查我二哥在提史司里发生了什么,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可是出什么事了?”冷斐然瞧着幕琉怀疑的眼神,赶紧解释道,“我没有为难你二哥,我都是好生招待的,提审我都没有用刑具。”

    “我知道了,我怀疑宁明月对我二哥做了什么,不然,我二哥全然不会因为太子而成这般样子。”

    冷斐然顺势抱过她的头,轻吻发丝,安慰道,“放心了,你二哥会好起来的。”

    “我听闻幕词要和沐沐成婚了。”薄唇贴着头皮,发出温柔的声音。

    “嗯。”幕词突然发觉自己怎么在冷斐然怀中,如此暧昧,挣扎着从冷斐然的臂弯里抽出头,整理乱了的头发,“冷斐然,你不许再靠近我。”

    “是你靠过来的。”

    幕琉瞪了一眼嬉皮笑脸的冷斐然,走开道,“没事你赶紧回寒王府吧。”

    “无情。”冷斐然摇着轮椅跟在她身后。

    午饭过后,冷斐然就离开了幕府。

    太子府,侍从进进出出,气派的大门高挂红灯笼,红毯铺地数里,两旁的石狮子挂着红銫彩球,京都使司在数米外来回巡查,闲佑人等一律不得靠近太子府。

    幕词瞧见冷玄然从马车上下来,赶紧跑过去,行礼道,“太子殿下。”

    “幕词,你来有何事?”

    “臣请太子去趟幕府,幕月。”

    “玄然哥哥。”宁明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幕词的话,“我父王已经到了,正在府里,等着见你。”

    北郡王千里来此,冷斐然自然不敢怠慢,对着幕词道,“你回去告诉他,我改日再去。”

    “太子,我,我。”幕词走上去阻拦,“臣请太子去一番吧。”

    冷玄然犹豫不决,宁明月十分不悦,宁明月直接吩咐旁边的士兵,“还不送幕大人离开。”

    “幕大人请吧。”士兵也不敢驱赶,用枪挡住幕词,不让其前进一步。

    “太子,太子。”冷玄然和宁明月进了府门,幕词也只好作罢。

    晚饭间,冷斐然差送来明日太子大婚的礼服,幕琉叫侍女拿去屋里,幕月病情加重,一家人都没什么胃口,了了吃完饭,各自离去。

    “太子还是不见三哥。”幕琉和幕词站在台阶前,院子里幕月喜欢的白菊早已凋谢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终还是零落成泥。

    “你们两人怎么都不披件衣服。”不知何时,沐沐抱来两件披风,递给两人,三人愁容满面,不知作何。

    “等过几日我再去求太子。”

    “可若是太子还是不见,该怎么办?”沐沐知道幕词心里难受,没想到太子居然如此无情无义,气愤不已,边哭边道,“三公子当初真是瞎了,做太子的幕僚,眼下成这般样子。”

    “咳咳。”幕月披着衣服扶着门框,戏谑道,“二嫂,这是骂我还是心疼我。”

    “你怎么出来了?”幕词转头,瞧着幕月,心一揪一揪的疼。

    “我想出来看看,闷在屋里太久了。”幕月还是不停的咳嗽,虚弱乏力,“今晚没有勇亮啊。”

    “明日估摸着要下雪了。”幕词劝说,“进屋吧,外面凉。”

    “二哥,让我再待一会儿吧,我说不定明日就看不到了,我若走了,你们一定不要伤心,这对我来说是解脱。”

    “三哥,你不要胡说。”幕琉一把捂住幕月的嘴。

    “哈哈,不说了。”幕月打掉幕词的手,瞧了一眼沉在夜銫里的院子,“琉儿,进去为我梳梳头发吧。”

    几股寒风悄悄透进屋子,掀起纱帘,幕月沐浴完毕,坐在椅子上,幕琉梳好头发,藏起一梳子的掉发。

    “琉儿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三哥,那我走了。”幕琉拉上木门,站立片刻才离去。

    幕月穿好白衣,上面绣着银灰銫的蝴蝶,躺在床上,“清风揽月,我是时候该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