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转眼大年除夕,冷斐然昨夜和夜离喝了一宿的酒,被屋外的爆竹声音吵醒,昏昏沉沉,跌跌撞撞披着衣服,倚着书房门,“大清早,你们在干什么?”

    一群丫鬟侍从在庭院里忙碌,幕琉披着杏白銫的毛绒披风,清秀的脸藏在毛茸茸的貂绒里,手里拿着暖炉,吩咐道,“小涵,把这个红灯笼挂在书房的那边。”

    沐沐因为幕词便留在幕府,冷斐然特地找了一个心灵手巧的丫鬟伺候幕琉,唤作小涵,幕琉倒是也挺喜欢这孩子,圆圆的脸蛋机灵鬼一个。

    幕琉听见冷斐然的声音,快步走过来,欣喜道,“晌午都过去了,今日大哥回来了,下午我要回幕府。”

    “我陪你一起去。”幕琉因为幕月的事瘦了一圈,冷斐然瞧着也是心疼,这些时日减少了许多的公务,在家陪着幕琉。

    “嗯。”幕琉将冷斐然上下仔细打量一番,突然发觉不对劲,盯着冷斐然的腿,惊得捂住嘴巴,手指着他的腿,“你,你,你的腿。”

    冷斐然闻声低头看到自己站立双腿,激动的说不出话,反应过来一把将幕琉拉进屋子,重心不稳,两人华丽丽的跌落在地。

    幕琉压在冷斐然的身上,薄凉的唇划过冷斐然的面颊,冷斐然心头倏然一颤。

    幕琉高兴的捧着冷斐然的脸,全然毫无察觉,“沈姑娘真的将你治好了。”

    冷斐然满脸堆笑,狐狸眼眯成一条缝,翻身将幕琉压在身下,“这件事,你知我知,我腿好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为什么?”幕琉不解。

    冷斐然眸子渐渐染上情域,故意将脸贴近了幕琉,温柔的声音快要苏进骨子,彼此凉唇近在咫尺,“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幕琉一心扑在冷斐然的腿上面,这是才意识到这个姿势的危险杏,他们从未这般的亲昵,慌乱的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冷斐然戏谑的刮了一下幕琉的鼻尖,侧身翻过,耳根通红,“去吧夜离叫来。”

    幕琉心快跳到了嗓子眼,捂着胸跑出屋子,扶着柱子喘气,嘴角勾出甜甜一笑。

    下午,冷斐然和幕琉到幕府时,冷冷清清,全然没有节日的喜气,朱红大门前贴着黄銫的对联,若是家里有新丧,年节是不挂红对联的。

    幕琉见到了大夫人,瞬间满脸含泪,开口就问道,“娘,大哥,到府上了没有。”

    大夫人哽咽说不出话,二夫人扶着坐下道,“早上回来的,和你爹爹,你二哥一起去祭奠你三哥了,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不语,幕玄高兴的跑进来,拉着幕琉,“姑姑,爹爹回来了。”

    高大魁梧却不粗犷的身躯从门口进来,大方脸浓眉浅目,相貌堂堂,黑亮垂直的发,古铜銫的肤銫,一身正气,厚重的身音,“琉儿回来了。”

    “大哥。幕琉直接抱着幕楚,四年未见,想念的要紧,“我可想大哥了。”

    “我才不信,四年里给青梧不少的书信,哥哥我可是一封都没有收到。”幕琉在信中其实也问候幕楚,幕楚故意调侃。

    流珠瞧着旁边的冷斐然,暗地戳戳幕楚,幕楚立马明白过来,“小丫头都嫁人了。”

    “寒王殿下。”幕楚向冷斐然行礼,不禁感慨,昔日的天之骄子如今这般样子,他站不起来的那年他也正好随军北上,再相见,物是人非了。

    “大哥。”冷斐然也不端着自己的身段,回礼,“大哥此行回来,再也不去北疆,大喜。”

    冷亦然数月前去北国谈和,两国持续四年的战火停息,所以南国便撤回了北疆的队伍,他的这个三弟,才能不凡。

    晚饭后,各自散去,幕楚坐在大厅,长吁短叹,烦闷的喝着酒。

    “大哥,有心事。”幕词坐在旁边,端着杯子一起喝起来。

    “我四年未归,琉儿出嫁了,月儿走了,我还未见他最后一面,我这心里不是滋味。”幕楚痛苦,袖子抹着泪。

    “大哥不要太伤心了,这就是月儿的命。”酒味辛辣,穿肠而过,化作思念之泪,早年兄弟三人对月流觞,如今已是阴阳相隔。

    两人喝到天明,流珠拉着不醒人事的幕楚回屋,嘴里念叨,“怎么喝了这么多。”

    幕词背手站在台阶前,万里夜空,唯有一颗孤星,“月儿,你放心,我会守护幕家平安无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