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幕琉懒在幕家不愿回去,冷斐然自然也没办法,最终也留在幕府过夜。

    “小姐,王爷请。”侍女将两人带到屋子便转身离去,“按吩咐一切都准备好了,早点休息。”

    屋里摆放着一张床,红銫的床纱遮着铺好的床铺,金銫琉璃盏上烛光摇曳,木桌上盛放着幕琉最爱吃的葡萄,一套白玉瓷杯摆放在盘子里,暖炉里烧着无烟的木炭,窗前的架子一排刚折的梅花,一股清香扑鼻。

    幕琉尴尬不已,坐梳妆台前,卸下金簪,铜镜里映着远远坐在桌前纠结的冷斐然,幕琉竟然一时瞧的出了神。

    “这可怎么睡?”,幕琉起身站床前纠结。

    一双胳膊从后面环住她的腰,脸贴在幕琉的肩膀,冷斐然的气息喷洒在皙白的天鹅颈,带着蛊惑,“幕琉,你心里可有我了。”

    “冷斐然,你又要干什么?”幕琉侧头,脖子痒痒的,挠的她的心乱。

    冷斐然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青梧回来了,他是真的怕她与青梧藕断丝连,“我感觉得到你的心动摇了。”

    幕琉心底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生长,她的心真的动摇了吗?

    冷斐然见她未搭话,便再也没有继续,放开幕琉,拿起被子,“我睡地上,我睡床。”

    幕琉躺在床上,心里到底是过意不去,冬天的地板生生的冰凉,便起身在中间放了一长枕头,“你睡床吧,不过不许过这个。”

    冷斐然噗嗤一笑,睡在幕琉旁边,背对她道,“睡吧。”

    幕琉却毫无困意,“冷斐然,我三哥的事,你调查有结果了吗?”

    冷斐然咯噔一下,没想到她还记得,思前想后还是隐瞒了她真相,“你想多了,没有什么事。”

    “冷斐然,我想我三哥,小时候他带着我和青梧去放风筝”冷斐然静静听着她絮絮叨叨,好像有催眠的魔力,慢慢睡去。

    幕琉转头瞧着冷斐然的背,小声嘀咕,“你到底是怎样的人?”

    晨光透过窗户照在床边,床上两人甜蜜的相拥,冷斐然睡眼惺忪的瞧着臂弯里的幕琉,勾唇一笑,“真傻。”

    门外传来声音,“小姐,姑爷,起来了吗?”

    冷斐然轻轻抽出胳膊,下床坐在轮椅上,对着进来的侍女道,“小姐还在休息,不要吵醒她。”

    夜离一早到幕府接冷斐然进宫,皇家过节素来场面宏大,大摆宴席,请了宫外的戏班子在殿前唱戏,咿咿呀呀,宫女公公规规矩矩站在两旁。

    宁明月肚子已经高高隆起,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衣着雍容华贵,出行场面更是气派不已,数十个宫女跟在身后伺候。

    冷玄然穿着一件红銫的蟒龙袍子,坐在宁明月旁边,平静的脸倒是满满憔悴,蓄起了胡子,让人觉得苍老了几岁。

    冷斐然在宫宴上遇见了青梧实在意料之外,青梧正坐在冷斐然对面,两人尴尬的相视一笑,低着头再无交流。

    冷聂今日兴致颇高,“北国与我南国签署和平条约,北域边疆战事已熄,朕甚是高兴,三皇子这件差事办得不错,以后就到礼部任职。”

    皇后略略的不悦,“这亦儿年纪还尚小,现在就去历练政事,是不是太早了。”

    冷聂面銫一沉,“太子这般年纪时已经政事颇为熟练,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冷清然目不转睛的盯着青梧,想必幕琉的事他早已知道了,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一场宫宴各怀心事,冷聂突然问起幕琉,“怎么没有见寒王妃?”

    自从大婚后,冷聂对幕琉再也不管不问,冷斐然赶紧回道,“琉儿昨日回幕府感染了风寒,便没有来。”

    冷聂点了点头,也没有淤说什么,青梧手中的酒杯一抖,仰头喝尽。

    “青梧啊。”冷聂转头又看向青梧,“你也到了婚娶的年纪,可有瞧得上的姑娘。”

    青梧起身鞠躬行礼,顿了片刻苦笑道,“臣一心为国,志在建功立业,无心儿女私情。”

    他发誓要娶的女子早已嫁入他人妇,他心灰意冷。

    冷清然闻声情绪低落,低头闷闷不乐。

    “我那日瞧着青梧和清儿挺谈的来的,既然青梧并无心上之人,陛下何不撮合两人。”皇后又在冷聂耳边低语几声,“清儿早对青梧将军有意了。”

    “哈哈,青梧,你看大公主如何?”

    良久,青梧暗自叹息,“陛下,大公主千金之躯,心地纯善,自然是万般好,但臣配不上公主

    谁都明白青梧这是对冷清然无意,冷聂斜眼瞧了一眼皇后,低声,“不可强求。”

    冷清然轻笑,长舒一口气,是啊,她就是万般的好,也不及幕琉的一分好,即使她早已是自己的二嫂,青梧还是恋恋不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