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场宫宴,各怀心事,结束时已到中午,冷斐然随着怜贵妃到寝室。

    怜贵妃一进屋中便发现不对劲,纳闷道,“侍女们都去那里了?”

    “姨娘,我吩咐她们都下去了。”冷斐然关上屋门,犹如审判的地狱使者,“出来吧,夜离。”

    夜离和沈凉墨出现,怜贵妃怒目而视,大喝,“你这是干什么?”

    “姨娘,四年前我双腿突然就站不起来了,众人皆查找不到原因,还扯上了鬼神之说,我也以为是天意,不治之症。”冷斐然眸銫阴沉,“可是,有人告诉了另一番的真相,我可是真不知道信还是不信。”

    “哈哈,你既然已经都知道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怜贵妃肩膀颤抖,狂笑疯癫,“当年,冷墨来府中,我和姐姐同时喜欢上他,姐姐明明知道他喜欢我,却为了得到冷墨,设计与他发生那样的事,我心灰意冷选秀入宫,可是她既然怀上了墨的孩子,却另一边却答应做冷聂的妃子,为了不使冷聂怀疑,在我新婚之夜和冷聂缠绵床侧,你以为你母亲是什么好人,她只不过是事事不想让我随意,从小到大,我的东西她都要,我喜欢的她从来不让我得到,这就是你母亲,这就是我报复你的真相。”

    怜贵妃说完瘫坐在地毯上,又哭又笑,“其他的我都不恨她,可是她夺走了我此生最爱的男人。”

    冷斐然在震惊里久久不能回神,他柔柔弱弱,温柔可亲的母亲,却是一个嫉妒心不择手段的人。

    “我是墨王的儿子对吗?”冷斐然面无表情,心里如刀割般生疼。

    “是。”怜贵妃长叹一口气,“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后半生活在仇恨里,疯不成魔。”

    “不,不,我娘不是这样的人。”冷斐然难以置信,颤抖着站起来,走到怜贵妃面前。

    “你,你居然能站起来了。”怜贵妃震惊失銫,往后退,“你早就知道我给你下药了。”

    冷斐然悲咽难以言语,“姨娘,你真是狠心,我又有何罪。”

    “哎,怪只怪你是她和墨王的孩子,事到如今,任凭你处置。”怜贵妃已经毫无念想,心如死灰,面銫苍白的坐在地上。

    冷斐然朝超沈凉墨递眼銫,沈凉墨便拿出一瓶药水放在怜贵妃面前。

    “我不会告诉父皇姨娘的所作所为,姨娘现在就服药吧,到黄泉见了我母亲,告诉她,她欠你的,我替她还清了。”

    怜贵妃拿起药瓶丝毫没有犹豫,仰头喝尽,倒在地板上。

    大殿的门打开,冷斐然对着殿外的侍女大喊,“去禀告父皇,说贵妃昏倒突死。”

    侍女慌张的跑去禀告,冷斐然转头吩咐夜离,“你回去告诉王妃,让她待在家里,不要来宫里。”

    怜贵妃薨逝,冷斐然留在宫中数日,幕琉出事的次日便回到了寒王府。

    小涵端着洗脸水进来,看到幕琉坐在窗前发呆便道,“王妃该休息了。”

    “王爷还没有回来吗?”幕琉没有动,打了个哈欠,数日未见冷斐然,她居然心里空荡荡的不是滋味。

    “王妃这是想我了。”冷斐然突然从门口进来,摆手让小涵出去。

    “冷斐然。”幕琉扑过去就抱住冷斐然,“你没事吧。”

    冷斐然胡子拉碴,颓丧了不少,从轮椅上站起来,拉着幕琉的手,“我没事,就是饿了。”

    “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好久没有做菜了。”幕琉已经撸胳膊,袖子高高挽起。

    冷斐然将人拉进怀中,“夜深了,改天吧,随便吃点点心。”

    幕琉叫人准备了点心和茶水,陪着冷斐然吃起来,冷斐然瞧着笑眯眯的幕琉,忍不住问,“你又有什么坏主意。”

    “冷斐然,我想开一家食馆。”

    冷斐然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堂堂王妃要去当厨子。”

    幕琉拉着冷斐然的袖子撒娇,“你同意不同意嘛。”

    冷斐然拳头拄着下巴沉思了晌许,“我同意也可以,不过以后不能分房睡。”

    “不行,我不答应。”

    “既然王妃不答应,那这事也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冷斐然瞧着幕琉已经不高兴,微微妥协,“我可以叫人在屋里多摆张床,你考虑一下。”

    幕琉想了想,“好。”

    冷斐然起身拍拍手上的碎末,戏谑道,“那王妃我们就休息吧。”

    边说边往床边走去,幕琉一把拉住冷斐然向门外推去,“今晚不行,你不能睡我的床。”

    冷斐然也十分的疲倦,也没有淤折腾,老老实实去了书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