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幕琉随青梧到了离寒王府不远处的茶楼,坐在临窗的雅阁,沉默的低着头,不敢抬头看青梧,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怒气,小二端来清茶放在桌上,“两位慢用。”

    青梧抿了一口茶,清茶的苦涩在齿蠢唇间化开,勾唇苦笑道,“没想到,你我再相见,居然是这般尴尬的样子。”

    幕琉长吸一口气,双手不自在的放在腿上,她知道他抱怨她,可是她也是无能为力,终归还是她没有信守承诺,“青梧哥哥,是琉儿对不起你。”

    “琉儿,那时候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不恨你,我恨世道的不公,恨我无力护你周全,恨那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青梧哥哥别说了。”幕琉眼眶含满了泪,打断了青梧的话,她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她到现在还是放不下他,从寒王府门口见到他的那一刻,陈年过往,山坡上的誓言就涌现脑中。

    良久的沉默,两人各自盯着桌面,无奈且凄酸,还是青梧开了口,“寒王可对你还好?”

    “挺好的,他待我是真心实意。”提起冷斐然,幕琉心里的坚守一点一点的动摇,抬眸瞧着青梧,“青梧哥哥,我已经是他人之妻,此生与你再无缘分,放下琉儿吧。”

    青梧痛苦的眯着眼睛,嘴角抽搐,强忍着泪水,带着哭腔,“琉儿,放下你谈何容易。”

    他终于得以重回京都,一路欣喜若狂,跋山涉水日夜兼程只为见到她,娶她的誓言犹在耳边,可是心上的她却嫁了他人,她叫他忘记她,可知他在寒王府瞧见她的那刻,他的心疼得血肉模糊,快要让他呼吸都断了。

    幕琉知道他难受,她心里也是难受,她不会背叛冷斐然,事已至此,她只好狠下心与青梧划分的明明白白,怀中的锦盒拿在手中,“青梧哥哥,琉儿与你缘分已尽,这支簪子,我,我还于你。”

    青梧瞧了一眼桌上的锦盒,拿出白玉簪子在手里,看了许久后放在盒中,推到了幕琉面前,“琉儿,我们是没有拥分了,但我还是会好好的守护你,这支簪子你留着吧,我们的情谊还是在的。”

    幕琉站起来,并没有拿过锦盒,向青梧行礼,“青梧哥哥,我们的情谊自然是在的,只是这我真的不会收,琉儿告辞了。”

    幕琉一口气跑出茶楼,用帕子抹去眼角的泪,直到看到寒王府的大门,才停了下来,抚摸着胸口,失魂落魄的一步一步的往回走。

    青梧瞧着桌上的簪子,收回了怀中,他刚才想追上去拦住她,可是拦住了又该说些什么,她慌张离去,留下他落魄不堪,这场感情里,他们都是受伤者,他今日本是来责问她为何不念于他,可是她也是无奈的人。

    “琉儿,我该如何是好。”

    幕琉没有什么胃口,晚饭一口没有吃,自从回来就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小涵心里也是担心,在门口走来走去,转了好几个圈圈。

    冷斐然从提史司回来,询问丫鬟,“王妃可曾回来了?”

    “回来了,只是一回来就关在屋里,晚饭都没有吃。”

    “怎么回事?”冷斐然转过轮椅向幕琉的住处走去,边走边问,“王妃可是见了什么人?”

    “奴婢不知道。”丫鬟紧随着推着冷斐然,小心翼翼的回答。

    小涵看到了冷斐然,上前行礼,“王爷。”

    冷斐然点点头,“王妃这是怎么了?”

    小涵支支吾吾半天,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这,王妃今日去见了青梧将军,回来时就是这般样子了。”

    冷斐然一听到青梧立马就黑了眼,心里咯噔咯噔的不安,上前轻轻敲着门,“琉儿,你先把门打开。”

    半晌,没有回应,冷斐然再次敲门,依旧没有反应,冷斐然实在坐不住了,生怕幕琉想不开,也不再装瘫,起身一脚踹开了门,身后的小涵吓得一声尖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