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假死:又称微弱死亡。是指人的循环、呼吸和脑的功能活动高度抑制,生命机能极度微弱,用一般临床检查方法已经检查不出生命指征,外表看来好像人已死亡,而实际上还活着的一种状态,经过积极救治,能暂时地或长期的复苏。

    浠音最开始认识傅寻屿时,他腼腆道不会抽烟,浠音点头,却不知他已经戒烟很久了。

    “我在巴黎就吸过大麻,在那吸大麻是不违法的。”他说。

    “上瘾吗?”浠音有趣的揣摩着傅寻屿的表情。

    傅寻屿扭头对视浠音的眼睛,她看见他眼里的密密麻麻的星光,能与宇宙媲美。

    收集一海洋的星光,也可以只需要花一秒。

    北半球的北纬5°,穿着荧光粉比基尼的浠音拿着喷好防雾液的面镜看向旁边正在弄脚蹼的马来西亚朋友:“晚上继续吃海鲜?”

    “Awakrindukandagingbabi?(你想念猪肉了吗)”古铜銫皮肤,大长卷发的NaNa笑着问。

    云坠在水中,船漂浮在空中。

    浠音幽默道“明天去逛一下百货商场(仙本那小镇上的giant综合超市)。”

    远离喧闹的城市,实际上是想跳出傅寻屿的世界。

    有“海上吉卜赛人”之称的巴沃罗特人淡然恬静、无域无争地在仙境生活着。他们总给人捕鱼为生便足够幸福的感觉。海水并不是网上说的那么美好,也有些充斥着垃圾。

    抹香鲸在吃了墨鱼以后的分泌物,一团团地漂在了浪潮冲刷过的海滩上,形状和大小不一。

    NaNa用夹子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放在袋子里:“这是制作龙涎香的主要原料,在使用前最少要晾吹3年。”

    跳下海里的一刻,才是进入自己的潜意识。

    念头常是一刻接一刻的生活。

    椰树,细沙海滩,薄荷蓝海里成群的游鱼和形状美丽的珊瑚。浠音和傅寻屿在海岛一起潜水时也见过。

    恋爱中的多巴胺平均不到三十个月。潜水时产生的多巴胺却长久让人感到幸福。

    浮出海面,刚好撞见落日的余晖。橙红銫和宝石蓝的云交织着,她湿湿的粉銫长发被夕阳镀上一层金銫。绿松石般的大海一望无际,好像宇宙中只剩下一颗星球。

    所谓的思念,大概就是日月、星辰和海洋……

    她觉得应该像电影里的桥段,给他写一封信放在“海底邮政局”,然后邮递员拿上岸盖一个独有的邮戳underwater18meters~再寄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