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木象民宿为您服务!”

    看到丁学荣最终无奈的离开,曹沫才下车来,替陈畅她爸妈先将行李搬进车后备厢,

    曹沫坐进驾驶室里,转回头正要跟周杰说怎么将中间那个座位移正,却见内心挣扎许多的余婧蓦然咬着嘴唇跟周杰说道:

    “周杰,我们分手吧”

    “啊!”曹沫都愣在那里,难道今天黄历特别宜分手?

    他今天都亲历第三对鸡飞蛋打了啊!

    周杰也像是突然间被人打了一闷棍,怔怔的看着余婧,嘴皮子颤抖了一下,强笑道:“大过年的,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你其实并不喜欢我,而我也不够喜欢你,只是有些时候太孤单,想着能有一个人陪着就是好的我现在想明白了,即便孤单一些,也没有什么的!”余婧说道。

    “今天是不是特别适宜分手啊?”曹沫低声问副驾驶位上的成希。

    “你心虚的觑我干什么?我就算今天想甩你,也没办法啊!”成希横了曹沫一眼说道。

    周杰一脚踏在车厢里,车厢里气氛沉默在那里曹沫从后视镜里看平时杏格柔弱的余婧,她这一刻却非常的坚决。

    余婧杏格单纯,对情感的要求也就更纯粹,看得出分手的念头在她的脑海里应该徘徊有不少日子了,今天受陈畅跟丁学荣这事的刺激,痛下决心,也绝无回头的念头。

    看周杰域哭无泪的伤心样子,曹沫知道他这一刻突然发生的残酷事实,令他难以面对。

    近乎心灵感应的恐怖直觉,有时候并非好事,曹沫都想点根烟,以减淡车厢里那令人呼吸都困难的压抑气氛。

    在新海,他高中肄业后,就很少接触到的同龄人;余婧、陈畅甚至要算他接触很密切的同龄人。

    纯粹从个人观感来说,心思单纯、对情感要求更纯粹的余婧当然更适合作朋友,陈畅则要更现实,甚至市侩。

    然而想想自己发迹之前,脑子里整天所想的不也是漠对人情冷暖、出人头地吗?

    这个社会没有人是完美的,特别是在新海这么一座绝大多数普通人都永远无法回避内心渺小感、无力感的都市里,像周杰这样想要扎根于此、寻找自己位置的青年,他的自傲、不成熟的心机算计,真就是令人无法原谅的缺点吗?

    或许是意识到终不能挽回,周杰收回脚,默默的从外面将车门关上,站到路边。

    曹沫朝周杰挥了挥手,以作告别。

    短暂的两次接触,曹沫对周杰的态度并不热情,像周杰心思这般敏感,其实知道曹沫不欣赏他这样的人这时候曹沫没有幸灾乐祸,而是很真诚的跟他招乎示意,却也是叫他微微惊讶。

    曹沫当然管不了别人感情的事,他缓缓打着方向盘,将车掉过头来,往田子坊开去。

    木象民宿春节期间几乎满客,而田子坊今天夜里很少有营业的餐厅,客栈要为没有婴订到年夜饭的住客提供简餐,相比较而言比平时都要忙碌得多,佳颖带着莉莉在这里帮忙。

    打小没有少挨白眼、深刻感受人情冷暖的佳颖,听到陈畅一家的遭遇,更是身同感受,跑前跑却帮着安顿好住房,还满口安慰人家:“陈畅姐长这么漂亮,学历

    好,能力又强,那么多人追真不能急着将自己的人生定下来。新海那么多的好青年,像我哥这种都已经是没人挑得上眼的”

    安顿好客房,曹沫就带着陈畅、余婧他们到新宅做客。

    赶上陈畅、余婧两人同时今天分手,成希也就不管不顾的给她妈打电话,说要陪余婧、陈畅一起过除夕,不回去吃年夜饭了。

    除了韩书筠杏子冰冷,谁都不搭理外,曹沫一家子待人热情真诚,却也冲淡今天伤感甚至可以说是残酷的气氛。

    吃过年夜饭,大家又陪着陈畅爸妈逛田子坊。

    青塘河上的游船除夕夜却还在运营,大家又热热闹闹的包了一艘游船,在青塘河上荡漾,欣赏静谧的星夜。

    陈畅她爸妈衣着朴素了一些,虽然只是湖南乡镇上的中学教师,谈吐见识却相当不错,夜里还不断接到学生拜年的电话,即便被这座城市瞧不起,却也有他们自得的地方。

    在游船上,曹沫接到卡布贾的电话。

    虽说斯特鲁从德雷克金矿撤出已经有十年了,但资料保存很完好,卡布贾他们就花了一天时间,在德雷克市镇围围找到当初遗留下来的三口勘探井,甚至井架子、沉管等设备都还在。

    这就明阿穆都迪拿出来的材料,是确实可信的。

    卡布贾也很是兴奋催促曹沫赶紧回非洲。

    德雷克的地底真要是有超大型铜金矿,仅前期的勘探投入,可能就是当初预算的十数倍。

    偏偏阿克瓦经济改制还没有正式开始,目前还限制外国资本直接进入矿产开发,此事涉及到层面异常复杂,已经不是卡布贾所能解决,他迫切需要曹沫亲自赶回到阿克瓦主持局面。

    曹沫给陆建超半个月的期限,原本想着美滋滋的在新海渡过元宵节,拿着对贝库水泥厂及新泰华粉磨站的收购协议返回卡奈姆,现在却要考虑赶最快的航班离开新海。

    “哥,你在东盛的同事,她们除夕夜也出来坐游船呢!”

    佳颖眼尖,推了推曹沫的肩膀喊道。

    曹沫愣神看到周晗与宋雨晴以及她的家人,正坐另一艘游船相向而来。

    宋雨晴、周晗极力想假装没有认出曹沫来,却是她妈、她小姨心里还认定曹沫是一个半夜闹脾气将周晗扔下来的“渣男”,眼睛直溜溜的盯过来,叫曹沫下意识就想躲开。

    “陈总、曹经理,你们除夕夜也游青塘河啊?”周晗反应机敏,先大大方方的朝陈蓉招呼过来。

    两艘游船都是单独包下来的,驾驶员看到彼此都认识,就刻意停下马达,方便两边寒暄打招呼。

    曹沫恨不得将两艘船的驾驶员揪过来踹两脚,尼玛,这要他怎么寒暄?

    宋雨晴最是胆小鬼,缩在后面不吭气。

    曹沫强作镇定的指了指挂在耳朵上的耳机,一本正经的跟周晗说道:

    “刚才在接听电话,都没有注意到你们阿克瓦那边有点事,需要我们提前回去,你等会查一下后天有没有回去的机票,哪个国家都成,只要能办落地签!”

    周晗都不知道德雷克铜金矿的事,睁大漂亮而深邃的眼睛,有些困惑的盯着曹沫,不知道是真要后天就从新海出发,还是曹沫慌不择言、在说瞎话。

    “真有事,我一会儿回去将资料传给你这

    么冷的天你也不要在外面瞎逛的,早点回去吧!”曹沫说道。

    宋雨晴她妈跟她小姨都差不多是亲眼看到曹沫从周晗床上爬起来的,听到曹沫这话,都以为是曹沫不敢在家人面前公开跟周晗的“关系”宋雨晴她妈杏子柔弱却也罢了,她小姨苏秀经历太多的事,已经是养成泼辣坚强的杏子,这时候忍不住在那里冷嘲热讽起来:

    “这不是小曹嘛,前两天还跟着周晗喊我小姨呢,怎么今天眼睛长天上去了,不认得人了?”

    要不是这天河水太冷,曹沫指定想跳河游走,也不想应付这场面。

    曹沫只能尴尬的对宋雨晴小姨笑笑:“刚接到一个电话,非洲发生了点事,比较紧急,一时都没有顾得上招呼你们”

    “你们是不是住河对面?”曹老太凑过来跟宋雨晴小姨打呼说道,“我上午买菜过青塘巷时看到你们进院子,当时还想怎么有长这么俊的女孩子她们两个都是曹沫的同事啊,我们就住你们家对面,田子坊主街118号,昨天刚搬过来的,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你们常过来串门啊对啊,你们平时喜欢打纸牌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曹老太牌坛寂寞,人厌鬼憎,竟然将挖掘新牌友的主意打到宋雨晴她妈、她小姨的头上,曹沫顿时就头大如麻。

    好在宋雨晴先催促驾驶员开船,两边又随意寒暄了几句,两艘游船终于错开。

    被强拉过来陪着坐游船的韩书筠一直都闷闷不乐,她跟陈蓉到德古拉摩玩时就认识了周晗跟宋雨晴以及周军了,当然早就看出刚才的场面有古怪。

    她有机会反击,绝对不会放过曹沫,手脚并用的爬坐到曹沫的跟前,当着成希的面,抓贼似的盯着曹沫就问道:“那个周晗不是陆彦的女朋友吗,你什么时候能对她指手划脚来着了?还有,你怎么会跟宋雨晴一句话不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鬼?”

    陈蓉最怀疑曹沫跟宋雨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但在她看来宋雨晴是有夫之妇,跟曹沫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她心目当中更希望曹沫跟成希青梅竹马,能成一对。

    她主动替曹沫打掩护,将韩书筠揪回来:“公司的商业机密,你瞎打听什么。”

    “陆彦?是前天在银光广场见到的那个陆家大少?”成希疑惑的问曹沫,“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是陆彦的女朋友?”

    “事情有些复杂,反正她跟陆彦闹崩了,现在被我挖过来当秘书,”曹沫说道,“陆家大少那天看到我,一副想将我吃掉的样子,他估计误以为我跟她有一脚,这个我真是冤枉的!”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给你当秘书,你跟她真没有什么?鬼才信,你也就糊弄成希!”韩书筠缩到一旁还不忘挑拨离间,“你们男人,有哪个是好东西?”

    “来来来,除了那个叫张大牙的还有你爸韩少荣,你还认识几个不是好东西的男人,说给我们听听?”话题扯到周晗的身上,曹沫就没有什么心虚的了,反唇相讥的问韩书筠

    “你也不是好东西!”韩书筠这话刚说出口,就感觉到被曹沫岔开掉得重点,再看别人满脸都认定她这时是幼稚、冲动、故意找曹沫毛病,便知道继续斗口,也拿曹沫没辙,但她眼神往离开去的那艘游船飘去,心里能肯定曹沫跟那个宋雨晴绝对有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