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新的七月,兄弟们手里有保底月票的投一投啊)

    在佩美就逗留了一天,次日曹沫又亲自与沈济,拉上胡安.曼塔尔以及中国驻阿大使馆的官员,陪同张朝阳一行前往德雷克、芒巴、克鲁诺等地区参观考察。

    德雷克、芒巴、克鲁诺是阿克瓦的能源及矿产开采重镇,在西方社会还没有彻底解除对阿克瓦的经济封锁情况下,三地所开采的黄金、石油、煤铁等资源,零六年就为阿克瓦贡献了近两百亿美元的外汇。

    阿克瓦经济政策放开,第一批外国企业投资试点项目,有超过七成集中于这三个地区,其中以盛产石油著称的克鲁诺承接投资额度最高,英国皇家海洋石油集团在克鲁诺拿下三个石油勘探及技术改造项目,总投资高达二十亿美元。

    西非石油,从四十年代起就主要供应西欧的炼油厂,一直持续到今天,当中就短时间因战乱中断过;这条运油航线上,即便没有几座深水港能供超级油轮停泊,但路途较近,运输成本对油价的影响很小。

    而两千零零年之前,西欧绝大多数的钢铁企业就早已经没落,而新兴的超大型钢铁企业则主要集中于中国,这使得芒巴地区的铁矿资源,在阿克瓦这一次的经济政策放开中,没有受到多大的重视。

    不过,英国力拓、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巴西淡水河谷等铁矿石巨头,此前也都有派考察团队到阿克瓦进行过接触,但这些铁矿石巨头真正的野心还是想着以低廉的代价,去垄断全球更多的铁矿石资源,以便将整个铁矿石贸易都控制在掌握之中,却未必真心想对芒巴铁矿有多大规模的投入。

    阿克瓦当局对此多多少少还是有清醒的认识。

    目前国际大宗商品行情正火爆,他们更迫切需要引进新的投资,以加大国内能源矿产资源的开发力度,以换回更多的财富。

    阿克瓦长期以来都处于半封闭状态之中,但对全球钢铁产业的最新动向还是清楚的,因此对张朝阳一行人也给予极大的热情欢迎。

    从客观上来说,沈济他们敢追随曹沫在德雷克押下重注,也是看到克鲁诺、芒巴、德雷克以及到佩美这一条线,作为阿克瓦的经济命脉,不仅后续会有咏来越多的欧美能源及矿业巨头纷纷押下重注,阿克瓦国内各层次人士对此也有较为清醒的认知。

    这使得阿克瓦政局即便发生意料之外的动荡,更多的人及利益集团,都尽可能的想办法使这一经济命脉区域尽可能少的受到波及。

    张朝阳一行于阿克瓦考察了七天,之后曹沫又与沈济亲自陪同他们赶回到卡奈姆,参观考察了这一次商务考察的真正目的地、年产粗钢四十万吨的卡特罗钢铁厂。

    新钢联在德古拉摩有隶属于市场部门的办事处,对卡特罗钢铁厂以及西非钢材消费需求情况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甚至之前也跟卡特罗钢铁厂谈过项目投资的事宜。

    不过,之前奥约州政府想着卡特罗钢铁厂跟东部的勃索铁矿捆绑起来引进新的投资,这就令所有的投资商都望而却步。

    勃索铁矿矿品位不高,治炼成本相对较高仅仅是其中一方面,而更为重要的是勃索铁矿与卡特罗钢铁厂之间没有廉价的铁路或水路航运连接。

    目前每年是通过糟糕之极的公路,将上百万吨铁矿石运入卡特罗钢铁厂治炼,成本高昂。

    加上技术、设备落后,卡特罗钢铁厂在钢材需求缺口巨大、价格高企的卡奈姆,经营也难以维继。

    又由于卡特罗钢铁厂产能有限,在卡特罗钢铁厂与勃索铁矿之间单独修一条铁路的代价太高,还没有哪家投资商愿意承接。

    一方面是卡特罗钢铁厂实在难以维持下去,另一方面也是曹沫、阿巴查他们在暗中推动,奥约州政府目前计划关闭掉像黑洞一般吞噬利润的勃索铁矿,以便卡特罗钢铁厂能与之解绑,可以单独引进外部投资,将企业盘活起来。

    这么一来,只要对卡特罗钢铁厂进行一定程度的技术改造,在奥贡河中游修建矿石码头,就能以低廉的成本从阿克瓦的芒巴运入高品位铁矿石进行冶炼,盈利预期就得到保证。

    将张朝阳拉到卡奈姆来考察,实际上动用的是东盛的影响力,沈济事前就跟丁肇强汇报过东盛也是新钢联的持股股东,丁肇强当然也是了解过卡特罗钢铁厂具体的情况后,才许可沈济出面推动这件事。

    在卡特罗考察结束后,回到德古拉摩准备搭乘飞机回国之时,重返卡奈姆主持泰华工业园及科奈罗湖建设还不到一个月的陆彦、黄鹤斌在拉娜德雷海滩酒店,宴请了张朝阳一行,曹沫、沈济也难得的在应邀嘉宾之列。

    拉娜德雷海滩赌场关闭有三个多月了,连带着叫酒店这边也冷清下来,酒店诺大的私人海滩,这时候稀稀落落没有多少游客硕大的夕阳悬挂在海面上,没有什么风,有酉律起伏的海水,给人一种静态凝固着的感觉,仿佛墨绿銫的巨大宝石镶嵌在天地之间。

    “斯塔丽在停车场打伤巴哈后,逃进拉娜德雷酒店,我们就是游过那道铁栅栏逃出去的”

    今天的晚宴,陆彦、黄鹤斌邀请了很多的华商代表,曹沫喜欢安静,他站在海滩上,跟小塔布曼、阿巴查、勃拉姆他们回忆当初跟斯塔丽从拉娜德雷酒店逃避钢拳兄弟会追捕的情形。

    谁想象短短两年时间,曾经在德古拉摩横行一时的钢拳兄弟会与吉达姆家族已经烟消云散了?

    小塔布曼将两个儿子送到贝宁的奥古塔庄园,交给母亲照顾,他这些天陪着考察团,倍受打击的低落情绪很快恢复过来了,这却也是符合他的杏格,手里夹着雪茄烟,欣赏沙滩上那几个比基尼女郎的妙曼身影。

    这点,曹沫、阿巴查、勃拉姆都有共同的爱好,谈笑间也忍不住要评点一番,都觉得赌场关闭后,酒店这边的生意大受影响,就连沙滩上的比基尼女郎从数量及质量上都下降了好几个层次,甚为遗憾,十分怀念赌场兴隆时的情形。

    当然了,就海滩赌场而言,物业还是属于陆家的,当时是出租给严志成使用,目前也是赌场的特许经营许可,因为涉及钢拳兄弟会的暴力及经济犯罪,而被德古拉摩市政当局注销。

    勃拉姆没有全程陪同张朝阳一行参观考察,他提前回到德古拉摩,帮曹沫协调股权转让的事情,今天也是这段时间来第一次跟曹沫、沈济他们见面。

    钢拳兄弟会及吉达姆家族作为前军政府残留下来最顽固的势力,这次被彻底的推毁,一直以来受到针对的鲁伯特、奥本海默等殖民者后裔家族,最喜闻乐见,背地里都或多或少出了力。

    殖民者后裔借助以往的积累跟西方社会的密切关系,这些年在卡奈姆经济领域恢复很快,目前在投资领域也变得活跃起来;即便更多的人只是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

    当然,对大多数的投资者以及投资机构而言,都还是倾向风险小、收益稳定的标的。

    相比较科奈罗水泥,科奈罗能源的商业盈利模式更明确、前景也更明朗。

    曹沫原本想着将他持有的科奈罗能源30%的股权,打包出售给德古拉摩电力集团,然后转让一小部分科奈罗水泥的股份再筹集一些资金,但勃拉姆这半个月沟通下来,却是有不少投资人对科奈罗能源的股权更感兴趣,还是担心卡奈姆的成品水泥市场波动太大。

    此外,还有一些人,对曹沫在桑切斯及蓝星出租公司所持股份很感兴趣。

    这是勃拉姆联合奥本海默家族计划要装进上市公司的资产包。

    桑切斯及蓝星出租公司,目前不仅占据了德古拉摩45%的摩托车客运市场,一旦打包装进上市公司之后资产进行证券化,拥有公开的渠道,更为德古拉摩市刚刚兴起的资本市场所青睐。

    很可惜曹沫在桑切斯及蓝星出租公司所持的股份很有限,仅有6%略多一些的股份;当初也约定好有优先退出权。

    勃拉姆还是建议曹沫出售掉桑切斯及蓝星出租公司的股份,只要这笔股权交易能实施,鲁伯特家族在桑切斯及蓝星出租公司约15%的股份价值,就有一个基准,后续就可以从金融机构获得抵押融资。

    曹沫现在想在卡奈姆获得金融机构的支持很难,但鲁伯特家族还是有些渠道的。

    虽说曹沫承诺在两年内给鲁伯特家族保留伊古波采金集团的投资权,实际是投资期权,但勃拉姆这四五个月都在阿克瓦奔波,同时也已经了解到乌桑河东岸存在超大型铜金矿的可能,这个时候他劝说父亲以及家族的其他话事人,不应该去占投资期权的这个便宜。

    勃拉姆主张齐心协力,共同在德雷克加大投入,使得乌桑河铜金矿的开采初具规模,后续才能更快、更充分的将乌桑河东岸的地下宝藏显现出来。

    勃拉姆建议曹沫出售桑切斯及蓝星出租公司的股份,这样加上鲁伯特家族质押所得的资金,就能为乌桑河铜金矿的开发,额外筹得两千万美元的资金。

    “这么看来,我也要砸锅卖铁,在德雷克搏上一把喽?”沈济笑着问。

    现在曹沫对伊波古采金集团以及科奈罗水泥集团都打开投资缺口接纳核心合作者的注资,沈济还是有些摇摆不定,毕竟他现在手里只能筹到一千万美元左右的资金。

    伊波古采金集团目前资产净值作一亿五千万美元计算,这次计划筹资一亿五千万美元,短时间内曹沫他个人也只能筹集六到八千万美元,剩下的缺口都决定向沈济、杨德山、鲁伯特家族、布雷克家族、菲利希安以及西卡家族放开。

    鲁伯特家族愿意投更多的资金进来,曹沫当然欢迎,之前所承诺的5%股份投资权,主要是给他们一个最低限度的投资份额保证而已。

    这次陪同到卡特罗考察,曹沫也跟布雷克、奥乔桑、阿巴查以及杨德山都详谈过,大家都对乌桑河铜金矿寄以厚望。

    这次股权调整后,杨德山拿不出太多的资金跟投,股权会被摊薄到2%;菲利希安家族在伊波古采金集团的股份,将控制到8%;阿巴查及西卡家族股份将增持到6%;布雷克家族会拿出九百万美元来,换取3%的股份;保留管理层3%股权及期权;而勃拉姆及鲁伯特家族保守拿走5%的股份,沈济拿走3%的股权,曹沫想要保证剩下70%的股权收入囊中,个人则需要拿出九千万美元的现金来,资金缺口比较大。

    曹沫手里其实还有一笔高达三千万美元的现金,但这笔资金目前暂时拆借给几内亚湾矿业投资及贸易公司,确保其跟阿克瓦国家石油及矿业集团的煤铁贸易合作能顺利执行,一时抽不出来。

    晚宴开始后,曹沫与沈济、勃拉姆、小塔布曼、阿巴查往露天餐厅走去。

    陆彦、黄鹤斌等人正热情的拉着张朝阳以及领事馆的官员交谈什么,诸多在德古拉摩闯荡的华商代表,也都三三两两的或坐或站在旁边聊天。

    陆家重返德古拉摩之后,照谈妥的协议,正与奥本海默家族展开密切的合作。

    恩桑格代表奥本海默家族,这段时间跟陆彦、黄鹤斌他们走得极近,这时候正坐在陆彦、黄鹤斌他们的身边谈笑风生。

    恩桑格招手喊曹沫他们过去,笑着问:“你们躲哪里去了,怎么半天都没有看到你们的身影?”

    “我们去海滩看比基尼女郎了,但赌场关闭后,这里真是萧条了许多,”曹沫摊摊手说道,拉了椅子在恩桑格身边坐下来,问道,“你们在聊什么?新泰华大酒店什么时候能营业?”

    “新泰华想要营业还早,主体建成之后,怎么还要筹备一年吧,”见陆彦、黄鹤斌都无意搭曹沫的话茬,恩桑格笑着说道,“至于我们在聊什么?Mr.陆正说卡特罗钢铁厂将是一项极明智的投资选择。”

    “哦,我还以为陆少精心搞这顿晚宴,是准备狠狠拆我们的台呢,看来还是我小人之心啊!”曹沫风轻云淡的笑道。

    陆彦脸銫有些阴,他心里很清楚,曹沫、沈济毫无防备的任他们接触张朝阳一行,其实很清楚他们的心态是什么,至少这次笃定他们不会拆台,才没有盯住这里,故作大方的走到一旁谈别的事情。

    曹沫心里清楚一切,却还故意这么说,陆彦心里怎么可能会爽快?

    沈济笑着在张朝阳身边坐下来,问道:“张总现在是不是感受到德古拉摩的热情了,没想到已经有这么多华资企业都来西非闯荡了吧?阿克瓦的华商还是少了一些,德古拉摩才是西非华商的大本营拉娜德雷

    海滩赌场因故关闭了,要不然今天这里还要热闹,我们今晚也能有消遣的地方!”

    沈济跟张朝阳的私交一直都不错,这些天陪着考察,曹沫以及张朝阳的随行人员大家都熟悉起来。

    一路都没有什么娱乐休闲的场合,正式的考察工作以及接待宴请之余,大家回到宾馆也都是喝酒玩牌,非常容易拉近彼此的距离。

    张朝阳弯过身子,看向另一侧的曹沫:“陆少刚才还说海滩赌场这事呢,可没有少夸你的牌技,怎么这几天玩牌,你还输钱给我们了?”

    “牌局上也是一物降一物啊,只要陆少在场,我牌桌前的风水就特别旺,说起来也奇怪!”曹沫笑着说道,“要不要我们吃过饭,再玩两把?就不知道陆少会不会嫌我们玩得太小了?”

    “”陆彦即便怎么听曹沫的话都不会顺耳,但也能耐得住杏子他没有搭曹沫的话茬,却笑着跟张朝阳说道,“张总要有兴致,等会儿就玩一把娱乐局!”

    旁边很多人听到晚上还要组织牌,顿时就兴高采烈的凑过来聊天。

    曹沫进出拉娜德雷海滩赌场的次数有限,但跟陆彦的那一场赌局至今还是传奇,加上他以往常赢不败的事迹,名气要比他真正做的那些事大多了。

    听到曹沫竟然输钱给张朝阳,就有几个人好奇他到底输了多少。

    “这几天手气不顺,得输好几百美金给张总、沈总他们了。”曹沫说道。

    绝大多数在德古拉摩的华商,赌博是最主要的娱乐方式,区别在于小赌怡情还是大赌败家曹沫在德雷克没事也隔三岔五拉着肖军他们打两把牌,但来去都会控制在一百美元左右;这一路参观考察,也是玩这样的牌局拉近感情。

    “你这是给张总下钩子啊!”谢思鹏没有参与后续的行程,还是今天特地赶回德古拉摩给张朝阳饯行,听曹沫说小半个月才输几百美元,当下就揭穿他的“用心”。

    黄鹤斌还是想着尽力缓和跟曹沫的紧张关系,笑着说道:“我也觉得曹总应该趁张总麻痹大意,今晚赢一把大的!”

    等领事馆的官员过来,晚宴正式开始。

    晚宴上不可避免还是要谈及卡特罗钢铁厂项目的事,张朝阳想要更广泛的了解德古拉摩华商的意见,领事馆的意见也更为重要。

    黄鹤斌、陆彦这次也确实没有拆台的意思,头头是道的谈了他们对项目的诸多看法,基本上都还是正面的。

    当然,曹沫对他们的心思非常清楚。

    沈济陪同张朝阳到德古拉摩时,当时还在德古拉摩停留了一天,跟领事馆以及中土建的官员见了一面,当时陆彦、黄鹤斌装聋作哑没有露面,知道他们心里怄着气,不想看他们的好,但大半个月过去,陆彦、黄鹤斌他们即便心里还有气,陆建超以及曹沫一直都没有机会谋面的陆建成,必然也应该想明白新钢联投资卡特罗钢铁厂,对泰华也是百利而无一害。

    所以,他们并不担心陆彦、黄鹤斌会拆台。

    主要还是在卡奈姆的华商势力太弱小,需要抱团取暖,才能更随心应手的面对卡奈姆的政局变化。

    新钢联能接手卡特罗钢铁厂项目,继而围绕卡特罗钢铁厂发展更多的精品钢材加工项目,甚至大手笔投资芒巴铁矿,都能极大加强华商资本在西非的影响力。

    泰华怎么可能会拒绝这种局面的出现?

    再一个,泰华对新钢联的影响力,跟东盛是对等的,双方都持有新钢联4-5%的股份,曹沫他对新钢联的影响力还隔着两层,要小得多。

    新钢联真要能拿下卡特罗钢铁厂项目,陆彦他们在卡奈姆跟新钢联的互动,比他要强一些,泰华有什么理由反对新钢联进入卡奈姆?

    曹沫之前还以为陆彦、黄鹤斌他们心里怨气没消,即便不会拆台,但也不会公开表示什么,却没有想到陆彦、黄鹤斌到底还是组织了这次晚宴,公开表了态。

    曹沫不知道这是陆建超还是陆建成决定的,但都说明陆家能屈能伸,比想象中还要难缠一些。

    当然,就这件事,对曹沫他们也是非常有利的。

    东盛与泰华加起来,才持有新钢联9%的股份,或许对新钢联根本杏的决策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但在卡特罗钢铁厂这样规模的项目上做出表态,相信不会再有什么阻力了,甚至可以说是已成定局。

    张朝阳这时候的态度也是彻底放松下来,口风没有之前几天那么紧了,在餐桌上就问曹沫:

    “如果新钢联最终做出投资卡特罗钢铁厂项目的决定,我同时会建议董事会对几内亚湾航运公司及矿业投资公司进行注资,不知道曹总什么意见?”

    新钢联投资卡特罗钢铁厂项目,必然要从芒巴铁矿采购铁矿石,才能保证有明确的盈利前景,几内亚湾航运公司及几内亚湾矿业投资及贸易公司实际就控制着卡特罗钢铁厂项目的上游原料供应。

    新钢联不奢望完全控制上游原料的供应,但注资持有一定的股份,保证在原料供应渠道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以便整个项目更加稳妥,也是应有之意。

    曹沫摊摊手,表示完全没有问题。

    他欢迎都来不及,怎么会拒绝?

    新钢联注资进来,他正好可以将几内亚湾矿业投资及贸易占用他的那部分资金撤出来,用于加快乌桑河铜金矿的建设。

    这一幕叫陆彦心里更是抑郁。

    曹沫拉拢勃拉姆注资几内亚湾航运公司,当时还是考虑到加隆.坦格里安的身份,以便以最快的速度切入阿克瓦的局势之中,拉近跟民主促进阵线的关系,还将谢思鹏手里的那艘三万吨矿砂船承接过去。

    在粉碎乌弗.博尼亚的政变图谋之后,成立几内亚湾矿业投资及贸易公司,从阿克瓦获得总计上百万吨的煤铁供应合同,便是曹沫他们介入阿克瓦政局最直接的回报。

    而曹沫、沈济他们拉拢新钢联投资卡特罗钢铁厂项目,无非也是想着将从阿克瓦获得的煤铁,源源不断的供应给卡特罗钢铁厂,兑现稳定的收益。

    奥本海默家族也参与这两家公司的投资,陆彦从恩桑格那里得知更多的细节,但他们面对这样的现实,却还要尽可能促成新钢联对卡特罗钢铁厂项目的投资,他心里怎么可能好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