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楚夜看着提着把古剑的男子,一跃而起,泛着荧光,就想要力劈了他。

    右手下意识就想要横档,回对方一刀,却猛然意识到手里空空荡荡,逆海刀已然没了踪迹。

    “去死吧!”

    陷入暴怒的男子,毫不留情的斩下,带着千钧之势。

    楚夜一侧身,悄然的避过。

    而后左手深处两根手指,轻轻而稳固的夹住古剑,但剑刃传递出的寒意竟让他一蹙眉。

    “停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是刺客,更不是来刺杀谁,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是个意外。”

    楚夜盯着男子的眼睛,慢慢陈述道。

    “你,你松手!”

    男子用尽全力的拽着古剑,脸色涨红,但古剑却分毫未动。

    “你该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吧,虽然这把古剑有些怪异,但我若真想杀你,你觉得难不难。”

    楚夜松开两指,男子一时用力过猛,耸拉着身体倒退了几十步,跌倒在地上。

    爬起来时,神情极其凝重,戒备而谨慎的在远处观望着楚夜,顺带悄悄按了下手腕上某个信号。

    “你真不是来杀我嫂子,夺取那份材料的?”男子缓了一阵,郑重的问道。

    楚夜没回答,反倒是若有兴趣地看着古剑问他道:“这把剑不错,它有名字吗?”

    男子一瞬间浑身僵硬,握剑的手臂竟有些颤抖,脸色的表情也不在平静。

    “你到底是谁?告诉你,别妄想打这古剑的注意,这把剑来历巨大,是龙庭的宝物,抢了它,你将彻底成为龙庭追杀的对象,不死不休的那种。”

    男子很紧张,眼皮不断跳动,他明显察觉到了楚夜的强大,四周空间的震荡如此密集,源头就是楚夜。

    这就说明对方,至少是位洞虚境的修士,居然能单手压制古剑纯钧,修为绝对极其高深。

    而他只是元神境,这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

    事实上,从基地带着古剑纯钧出来时,他已经有点后悔了。

    若是再将古剑丢失,他怕是要被家族里的老人彻底踢出核心圈子了。

    “别紧张,你的剑还不至于吸引到我动手去抢的程度。”

    只是饶有兴趣了片刻,楚夜便转开了视线,在见惯了大罗仙器和先天至宝后,这等凡间之器已经不被他放在心中。

    心神沟通心脏,将荒钟空间转入心脏异空间的两女慢慢释放出,左右手各抱住一位,而她俩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男子将古剑小心翼翼的挡在身后,可当眼睛的余光看到空间一震荡,两位女子突然出现在对方的怀抱里时,不禁吓了一跳。

    在认真的打量之后,赫然一惊:“她是姜朱雀?此代四象之一的朱雀天女继承者,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醒悟之时,男子神情惊诧到了极点:“那个古老的姜家一直在寻找她的踪迹,将龙都近乎翻了底朝天都没找到,她人居然跟你在一起!你,到底是谁?”

    楚夜轻咦一声,目光忽然望向了远方。

    一位老者穿着宽大的灰衣道袍,一步数十里,朝着他飞来。

    “喂,你,你到底是谁?”

    男子慎重的再度提起纯钧古剑,眼睛紧紧盯着楚夜,心中更是紧张。

    “龙庭的朱雀统领,失踪七日的她如今却出现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这是被胁迫吗?该死的,果然还是得耗费那张珍贵的传音符,传信给族中长老,凭我可拦不下这人的。”

    楚夜绕过男子,身躯上骤然绽放出强力的气势,风云皆被震散。

    这是他渡劫之后,第一次完全展现属于洞虚领域的威能,元神所刻印下的金色纹路,已然全部变成了漆黑之色,但压迫力却更加恐怖。

    那些几近亿万的纹路烙印在元神上,在一刻,全部释放出了庞大的力量,将最本源的元神渲染的诡异神秘和可怕。

    而当它们彻底转化为洞虚劫纹后,将更加可怖。

    果然,远处急速而来的老者,在直面这气势时,顿时收敛了杀意,淡定的神情更是顷刻消散,只留下骇然之色。

    “你就是楚家的那位最后遗子?”

    老者平复着震撼的心灵,隔着老远,传音问道。

    “是我。”

    楚夜很平静,只是流动的眼眸中闪过一段光芒,他想起了楚玉,不知这位姐姐现在如何。

    “天涯到是有位了不得的孙子啊!吕浮也是挑了位好弟子啊!”

    老者须臾间,便站到了楚夜的面前,目光打量着他,也扫视着昏睡的姜朱雀,当确定身体无碍,重重松了口气。

    “前辈,是担心她吧。”

    楚夜也收回气势,将左手搂抱住的姜朱雀,轻轻抛向了老者。

    “轻点。”

    老者身后虚影晃动,小心的接住了姜朱雀,脸上露出担忧,而后度入数道气息再次查看了她的身体状况。

    “放心,她没事的。”

    楚夜稍稍提示了一声,然后就准备破空离开。

    “等等,楚小友,七日前的雷劫与你有关吗?这七日,楚小友你又是去了哪里呢?”

    老者扶着姜朱雀,忽然封住了空间,皱眉问起了楚夜。

    “我去了哪里,也需要向前辈汇报吗?”楚夜回过头,漆黑的双瞳幽幽的注视着老者。

    老者的脸上登时露出了冷汗,一股来自灵魂的压制,使得他动弹不得,也更是惊惧不已。

    短暂的一场灵魂交战,他是一败涂地。

    他可是地仙啊,是姜家的一位成名比较早的地仙,沉浸在这一领域里久远,早就算是最巅峰的那一批强人。

    但如今,他竟然被一个洞虚境的后辈,给彻底震慑住了,仿佛两人角色对换,他才是洞虚境,对方是地仙。

    “这不可能!”

    尽管可能有分神照顾姜朱雀的缘故,但老者依旧是难以置信,源源不断的从身体调动地仙力充沛灵魂,想要反制楚夜。

    结果更是一目了然,老者鹤发童颜已然出现了枯萎和腐朽,倒退着喷吐了三口老血,才慢慢稳定身体。

    开玩笑,他岂能压过灵魂融合了长生碑的楚夜。

    现如今,别说是地仙了,就是渡劫散仙,在灵魂一途,都远不如楚夜强大。

    “前辈还有事?”

    楚夜目光如炬,一字一句的问道。

    “是老朽夜郎自大了,楚小友天资旷古绝今!”

    老者擦干嘴角的血液,默然摇头道:“他日若有空可来姜家,老朽摆宴向楚小友赔罪。”

    他的姿态已经放的很低了,大概是一番试探下,让他有种恍惚感。

    “不必了。”

    楚夜直接拒绝,抱着楚秋灵,踏着虚空远去,只是他一身诡异的外装,怎么看怎么另类。

    老者随后再度喷出一口血,跌落到地面,脸上一片苍白。

    站在一旁的男子,这才慌忙上前,扶着老者和姜朱雀。

    老者眼中寒意顿生,刚想出招,却看到了古剑,这才收了杀意。

    “纯钧?你是宁家的小子?”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