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孔真,既然来了,就不必躲躲藏藏。”

    随着酒鬼的出声,楚夜身上的压力瞬间少了八成,抱着瘫软的洛情,退到床前。

    而空气中,扛着龙头黑刀的男子缓缓踏出,他的身后,又跟着一位冷酷的女人。

    转瞬间观望了一眼,楚夜觉得那眼神有些熟悉。

    “酒鬼冕下,这小家伙可是龙庭的一员,在这里胁迫他做生死选择,我可不能漠视不理。”

    “哦,你这是在质疑本座的命令还是抵制酒馆的意志!”酒鬼那双惺忪的眼睛,似乎没有变化。

    “龙庭坚定不移的遵守盟约的规矩,维护盟约稳定和团结”

    孔真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那你更没有资格来干涉这次裁决了,因为这是三位管理者共同的决定,你若阻止,便是代表龙庭,插手酒馆高层决议。”

    酒鬼仰头喝了一口红酒,迷离的双眼斜视着孔真:“你过界了,不退,龙庭则要被踢出盟约下的共体联盟。”

    孔真的脸色难看而僵硬。

    倒不是因为楚夜,而是身为龙庭之主,面对眼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王八蛋管理者,是半点身份都没有。

    心脏处的符灵轻声道:“这鬼东西很可怕,他身体里融合了仙皇道果,还有一尊魔神残印,即使有所枯竭和限制,那也非常可怕,完全魔化后怕是抗衡盛世仙王。”

    “这么厉害?那这地球上还有能制约他的存在?”

    楚夜盯着眼前其貌不扬的邋遢酒鬼,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怪异。

    “仙皇、仙王就这吊样?”

    “他是能量到了,但境界还差个十万八千里呢,不过一具东拼西凑的傀儡,完全魔化后,他也将爆炸,灰飞烟灭,巅峰仙王以下怕是都要被坑死了。”

    “这尼玛人形炸弹啊!谁能防的了?”

    符灵也很慎重:“除非,除非老娘我吞噬了你体内所有天道果力,修补损伤,才可以镇压他。”

    “所以只能先顺从他,加入他那狗屁酒馆,慢慢积攒力量,时机成熟再灭了他。”

    “你说我能苟到时机成熟的那一天吗?”楚夜问着符灵。

    “你现在不苟活,那就是要放弃了自身一切的修为和机缘,送给老娘我,然后彻底复苏镇压它喽。”

    明显感觉到楚夜的顾忌和犹豫,符灵解释道:“至少他暂时不会杀你的,要是想杀你,真就如这小丫头所说的一样,弹指一挥间,你就完了。虽然老娘我能挡住第一下,但他娘的要是起了兴致,杀你个万儿八千回的,老娘我也吃不消啊!”

    心脏处,楚夜的元神直视着灵体态的符灵:“你很希望我去!”

    符灵微微一笑:“打入敌人内部,不是更方便实现你的复仇目的。”

    “是啊,我从来都没资格选择。”

    “不,你一直在选择,选择了一条活着的路。”

    “像提线的木偶。”

    “你现在还活着呢,不是吗。”

    短暂的沉寂后,房间里,楚夜平静的说道:“酒鬼冕下,我选择加入酒馆。”

    这是唯二生路。

    “明智之举。抹杀一人,对于我来说轻而易举,但杀戮会破坏我的少有的酒兴,你很识趣,使我心情很不错。”

    酒鬼的表情毫无变化,他只是前来招收一枚寄宿体,只要没继承古城之王,都对他毫无价值,他不同于龙鬼,对继承者没兴趣。

    “而你该为你今天的决定而感到荣幸,不,遇到我就是你最大的机缘。”

    他如风般飘起,落在楚夜面前,没有使用一丝一毫的灵力、元力或是仙力,他只靠肉身就足以改变这方天地。

    “你见这一支血脉的源头,那位天荒楚家的楚弃王。嘿嘿,前世的我试图挑战过他,但最后失败了,他有一柄好刀,我被斩成了两截。但现在不同了,我新的刀也快要铸造成了。”

    他那浑浊的双眼,在此刻爆发出炽烈的光辉:“我和我的刀,都会在这里等着他以及所有刀者再度降临的那一刻。”

    酒鬼的气势如虹,如刀般斩碎了花都上空的层层云团。

    楚夜觉得符灵可能错了,眼前这位酒鬼就算不自爆,怕都无人能敌吧。

    另一旁,孔真手臂青筋暴起,横列龙刀,挡住身后的女人,神色苍白,如临大敌的戒备着。

    酒鬼收回气势,再次化作那个邋遢迷糊的状态,瞄了一眼孔真,道:“龙庭这几年发展不错,是积攒了些小玩具,但千万别昏了头,以为得到了那里的回应,就妄图能改变什么,你们还是太弱了,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

    不再理会僵硬状态中的孔真,他挥手在楚夜的手背上留下黑色六角印记,便消失了。

    只剩下一道声音在楚夜脑海回荡:“一个月后,黑印会引导你前往天王海的,嘿嘿,在那里,用尽一切手段活下去吧。”

    天王海?

    楚夜看着黑色六角,咀嚼着那刚听到的名词。

    “又得为活着奔波了啊!”

    孔真沉默了片刻,将他那把夸张的龙头宝刀收起,才走上前拍了拍楚夜的肩膀。

    “酒馆,只是旧古盟约的一部分,但也整合了所有修行者的势力,他们很强大,更灭了不计其数的小势力,其他人加入其中或许也是一份荣耀,但你啊,九死一生,你家族的死敌全在那里呢。”

    “嗯?九死一生?还真有一成的概率活下来啊?”

    楚夜忽然放松的表情,让孔真的呼吸一滞。

    “也许我说错了,是十死无生!”

    “总比现在死,要强吧。龙老大,你觉得这一屋人能接住对方几下!”

    “也是”孔真嘴角略微抽搐,他瞥了眼黑色六角印记:“那你好自为之吧,这印记是要直接引导你进入天王海征战啊,那里可乱着呢。”

    “哦,不过,龙老大你怎么会来我这里?”

    “当然有事,还不是那场雷劫,到底是不是你?唉呀,不过无所谓了,现在都是小事,这个老鬼现世才是重大事件啊!”

    孔真紧盯着酒鬼消失的位置,良久后才带着身后女人离开。

    那女人离开时,却给了楚夜一个非常古怪的眼神。

    楚夜也没时间猜测了,他怀里可还抱着个女人呢。

    现在像火焰一样在发热,烫的楚夜差点松手,给她扔床底了

    以他体质,居然都承受不住了。

    “这什么情况?”

    楚夜有些茫然,勉强抽出一只手,摸了摸她额头,居然有皮肉滋滋声,简直有股烤肉香味。

    骊裳和骊歌早就晕死过去了,楚秋灵也还躺着呢,整个房间就剩他一个清醒人了。

    花都上空云端,两道身影沐浴月光。

    “孔叔,酒鬼这等大人物,怎么会亲自现身来找一个小人物?”

    “不知道。”

    “那这个楚夜究竟有什么特殊的?仅仅是因为那隔了不知多少代的天荒楚氏的血脉?仙王遗族,这颗星辰上可从不缺乏。”

    “子哀,你修为还低,是察觉不到他肉身潜藏的澎湃气血,而且他已经觉醒了先祖血脉,一旦历经了天王海试炼,完成蜕变,他将会是那些腐朽残魂的最完美宿体!”

    “原来是要被培养成宿体,那现在酒馆就更不可能放弃他了,就像姜武尘一样。”

    “我倒有点希望他能死在试炼中,这样能省我太多烦恼了,也省的安排一些后续计划。”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