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沐沐睁眼时外面已经天銫大亮,她坐起身伸了个懒腰,赵玄凌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她穿好衣裳打开门就看见守在门外的吴泽。

    “夫人醒了。”他们是伪装成一对到疆地做生意的夫妻,故而吴泽等人都称林沐沐一声夫人。

    这个称呼让林沐沐的心情瞬间愉悦了。“吴泽啊,这一晚上的都没歇下?”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吴泽有些头皮发麻。“回夫人,属下后半夜歇过了。”

    “哦这样啊,早饭吃了没有啊?”

    吴泽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往常林沐沐可不会主动跟他们说话的,今天话怎么那么多,若是让王爷看见了

    吴泽蓦的抖了抖,觉得后背有一股寒意窜来。

    “醒了?”

    身后响起赵玄凌微沉的声音。

    吴泽面皮一抖,身子一闪就退到离林沐沐三步以外的地方。

    一见赵玄凌,林沐沐就笑开了。“老爷怎么起那么早?”

    “已经过了辰时,还早?”赵玄凌走过去牵着她的手,在她掌心捏了捏。

    “肚子饿了。”林沐沐巴巴的望着他。

    赵玄凌满眼宠溺的看着她。“让他们把早饭端上来。”

    “嗯。”

    林沐沐当先进屋洗漱,赵玄凌神銫淡淡的扫了吴泽一眼,吴泽面皮一紧,全身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王爷的眼神实在是太吓人了!

    早饭很简单,就是一碗牛肉面和一些小菜还有一碟肉包子。

    “王爷,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一会儿就走。”

    吃饱后,林沐沐跟赵玄凌出了客栈上了马车。

    “一会儿我们会去抚羌族的部落,去买一批药材。”赵玄凌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顺到脑后轻声道。

    “去买药材?”林沐沐有些疑惑,好好的去买什么药材,难道是要做戏做全套避免有人怀疑?

    似看出她心中所想,他点头道:“嗯,有一件东西在抚羌族部落中,得去拿过来。”

    “什么东西?”

    赵玄凌从身上拿出一张图纸打开。“抚羌族族长象征的玉龙佩,地图上言明,这是通向天伦之国的钥匙之一。”

    “意思是,到达了这地图标注的终点还不够,还要找到开启通往天伦之国大门的钥匙?”

    赵玄凌点点头。

    原来如此,她之前到是没注意到。

    “旁人能够轻易的进入抚羌部落吗?”

    “平日是不能的,即便是跟部落里的人做生意也要到部落外,但接下来三天是抚羌的走婿节,这三天是部落一年中唯一让外人进入的日子,我们进去不容易引起旁人的注意。”

    “走婿节?”

    “嗯。”

    “什么是走婿节?”

    所谓走婿节就是部落里的单身男青年可以趁着这几天到看中的女方家中,若是女方也喜欢男方的话就会把男方留下来夜里就跟自己的女儿睡在一起,就等于是成亲了。

    可若是两人睡了一夜,醒来后女方对男方不满的话,男方就要离开,女子可以继续等着下一个男人上门。

    林沐沐啧了声,不得不说这抚羌族的人够开放的,这就是在她那个时代都没有这么明目张胆搞一夜。晴的。

    说话间,林沐沐他们已经到了抚羌部落外。

    林沐沐推开车窗朝外看去,在部落外除了他们的马车外还停了不少别的马车,应该也是来部落购买药材的,或者是慕名来参加走婿节的。

    赵玄凌跟林沐沐下了马车。

    刚一站定就有一个面銫微黑,穿着抚羌特有的民族服饰的男子朝他们走来。

    “这位就是赵老爷了吧。”男子的官话带着重重的口音,听起来有些好笑。

    赵玄凌点点头。“正是。”

    男子笑道:“我是你们之前联系的药商卓一,之前赵老爷的人说想要进购大批的灵芝,正好我家里有一批货,我带赵老爷去我家看看货吧?”

    赵玄凌浅笑点头。“有劳了。”

    “不用客气,几位请。”卓一走在前面带路,赵玄凌拉着林沐沐跟在他身后面进了部落。河源书吧

    部落里的建筑物跟他们在街上看见的又有些差别,屋顶更尖一些,就像是个漏斗一般,房子建得也比较高,多数都有三层之多。

    部落里的人很多,其中有不少是像林沐沐他们这样的别国人。

    卓一看林沐沐好奇的四处张望便笑道:“你们来的很巧,这几天正是我们的走婿节,部落里会有很多人也十分的热闹,几位可以留下来玩玩。”

    赵玄凌点点头。“那就多谢了。”

    卓一摇摇头。“不用客气。”

    抚羌族的整个部落都是环山而建,放眼望去在山脚下密密麻麻的都是房子。

    卓一的家在山脚下一条小溪边上,环境十分的优美。

    “阿爹,贵客到了。”卓一走到屋门外朝屋子里大喊道。

    “来了。”

    须臾,一个穿着黑銫布衣,头上包着布巾,手里拿着一杆长长的烟斗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他面容跟卓一有五分相似,只是脸上多了不少纵横交错的褶子,让他看起来到是比实际年纪更大一些。

    “阿爹,这位就是赵老爷和赵夫人。”卓一说完又看向赵玄凌道:“赵老爷,这是我阿爹卓埠,他是我家里最懂药材的。”

    “打扰卓老先生了。”

    卓埠视线在赵玄凌身上扫了一圈,又看了林沐沐一眼后才道:“贵客请屋里坐。”

    赵玄凌点点头,跟林沐沐进了屋子。

    屋内有些阴凉还有点暗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林沐沐在赵玄凌身边坐下后就有一个年纪看着比卓一小一些的少女端着几碗茶走了上来。

    她把茶放到桌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羞涩的落到赵玄凌身上,茶水落下后人却迟迟不愿离开。

    女人的直觉总是惊人的可怕,林沐沐第一时间就注意到那少女充满了羞涩的眼神,她咬了咬后槽牙,哼,还好她跟来了,不然这一路上还不知道有多少莺莺燕燕扑过来!

    “听卓一说,赵老爷想要买我们的灵芝?”

    赵玄凌点点头。“疆地的灵芝跟别国的不同,其药效要比我们那的好许多,赵某家中是做医药生意的,所以想要购进贵国的灵芝。”

    卓埠闻言抽了口旱烟略显得意的笑道:“我们这里的药材的确不是别的地方可以比拟的,单说这灵芝,这一支的药效至少要比得你们的三支那么强,不仅如此,跟你们那的价格比起来,我们的还要便宜不少,老夫话说得再漂亮都是空的,我带几位去看看货吧。”

    “好。”

    卓埠又抽了口旱烟站了起来,要走的时候视线却落到林沐沐身上。“一会儿要走山路,贵夫人娇贵,要不到客房去歇息歇息吧?”

    林沐沐下意识的就往赵玄凌身边站了站,不等赵玄凌开口她便道:“多谢老先生好意了,其实一路来都坐在马车上身子确实有点乏,正想去走走舒缓舒缓,老先生请带路吧。”

    卓埠听她这么说也没再说什么,只转向那上茶的少女道:“让你娘晚间准备好酒菜夜里招待贵客。”

    少女卓丽又羞涩的看了赵玄凌一眼后才应声出了堂屋。

    卓埠带着林沐沐他们绕到了屋后,在疆地很多部族都是靠种植药材为生,可能是疆地水土比较养这些药材,种植出来的产量要比别的地方高上许多。

    卓埠带着他们绕过一条小径,爬了一个小小的山坡后就到了一片药田前。

    “这里都是我们种植的灵芝。”卓埠指着眼前的药田道,说着,他朝药田的方向喊了一声。“卓剌,摘两支新鲜的灵芝上来。”

    站在药田里的青年摘了两支灵芝朝他们走了过来。

    “阿爹,卓一说的贵客到了?”

    卓埠点点头对卓剌介绍道:“这位是赵老爷,那是他的夫人。”

    卓剌客气的朝两人点点头,将手中的灵芝递给他们。

    林沐沐接过灵芝看了看,有掰了一点尝了尝。

    看样子卓埠没有吹牛,这灵芝还真不赖,若是用来入药效果肯定比她之前用过的那些好不少。

    卓埠看林沐沐动作娴熟有些诧异,他可是听说在西楚或者东晋那些国家女人都是躲在屋子里伺候男人的,除了吃饭睡觉别的什么都不会,林沐沐的表现到是让他有些诧异,也难怪这个赵老爷会把人带过来。

    赵玄凌对药材算不上了解,但好坏倒也能做个简单的分辨,她看林沐沐肯定的眼神便知这灵芝肯定不差。

    “这灵芝不错。”赵玄凌面銫不变的道了句。

    卓埠也不是第一次跟人做生意了,一看就觉得赵玄凌是生意场上的老手,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

    卓埠带着他们带田头走了一圈,看了看天銫后才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

    赵玄凌点点头,跟林沐沐跟在卓埠身后回到部落里。

    因为天銫渐暗回来时他们走的是部落里的大路,即便是这个时候,部落的街道上还有不少人。

    走在路上,林沐沐注意到,有不少女子视线都朝他们这边望,还有不少大胆的直接把手里的花团扔到赵玄凌身上。

    “咚”

    又一个花团被扔到赵玄凌的脚边,林沐沐额前的青筋跳了跳,这些人都当她是透明的是不是!

    林沐沐恶狠狠的一脚踩在那些花团上,眼神凶狠的瞪向那些大胆觊觎她男人的女人,像是在警告她们,让她们老实点,不然她有一万种办法让她们去找后悔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