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到了地方,乔木可没什么近乡情更怯的感觉,她很快做了番伪装。

    把自己伪装的更老了一些。

    脸上还加了几个黑痣。

    加了一小块褐色的胎记。

    保证亲儿子或者亲女儿出来见到了她,都认不出来的那种程度。

    这还不算完,做完伪装后,乔木还特地去本地的批发市场批发了不少鸡蛋,然后租了个小三轮,把鸡蛋放在小三轮后面的车厢里,就慢慢悠悠地骑着小三轮,来到自家那三个儿子居住的回迁小区叫卖。

    原身那三个儿子现在的房子都是同一套房拆迁拆出来的,回迁楼安置的地方在一个小区里很正常。

    其实原身以前两套房中的一套也在这,另外一套则是跟两个闺女的房一起,在另一个回迁小区里。

    两套拆迁房所在村子不同。

    所在回迁小区自然也不同。

    而乔木之所以伪装成卖鸡蛋的小贩进来打探消息,那主要也是因为他们小区里面基本都是熟人,陌生人进去打探消息实在太突兀了。

    反倒是卖东西的无所谓。

    “卖鸡蛋了,卖鸡蛋了,鸡蛋两块钱一斤,便宜卖了,便宜卖了!”

    乔木进了小区,刚叫了没两嗓子,楼下那些原本正闲聊八卦,打牌打麻将的大爷大妈们,就全都赶紧放下了手里面的活,围了过来。

    七嘴八舌询问并且要买。

    有关于一些日常生鲜,鸡鱼肉蛋的价格,楼下大爷大妈们不要太灵敏,也不要太清楚,从去年开始鸡蛋的价格就略有所上涨,如今市面上鸡蛋价格基本都在三块往上。

    现在突然来了个卖两块的。

    勤俭持家的大爷大妈们。

    怎能不赶紧过来问问情况。

    如果是真的就得赶紧囤点啊。

    而乔木现在卖这个价当然是亏本的,她批发还要两块五一斤呢。

    不过她又不为了赚钱。

    亏点就亏点呗。

    所以,她这边很快就保证道:

    “没错,没错,的确都是两块钱一斤,市场给的收购价实在是太低了,卖给他们,他们再卖给你们。

    中间硬是多赚一笔,我还不如直接按市场收购价到你们这卖呢。”

    “哎呀,是这个道理啊。

    咱去乡下小集市买东西,的确是比城里面便宜的多,还鲜嫩呢!”

    “以前咱吃鸡蛋哪还花钱买过。

    自己家还卖呢,现在这城里小区不让养鸡了,鸡蛋还得花钱买。”

    “这鸡蛋新不新鲜啊,该不会是卖不出去,放时间久了便宜卖吧。”

    “刘大志你可别瞎说啊,人家这鸡蛋挺好的,你又没养过鸡在这瞎咧咧啥,我养过鸡,她这鸡蛋我一看就知道下出来不超过一个星期。

    那啥,给我称两斤!

    正好最近要考试了,给我孙子补补,帮我称两斤,多称两斤啊!”

    东西便宜吧,有人高兴有人担心,有人一心觉得便宜就好,有人觉得天上哪有掉馅饼的好事,以前还有人便宜买过鹅蛋,结果买完晚上吃才发现,那些鹅蛋都是臭的。

    卖不出去臭了才拖过来卖。

    就做一笔买卖,卖完就跑。

    谁也不知道是哪来的。

    不过过去养鹅的少,大家不太分辨得出来鹅蛋是好是坏,可是养鸡鸭的人多啊,虽然不一定个个都是专家,但是养鸡鸭时间久了,摸鸡鸭蛋的时间久了,多少还是知道点小窍门,所以经过几个熟人的鉴定,确定鸡蛋没啥问题之后,大家很快就十分热情的表示要称几斤。

    乔木她也是一边用买鸡蛋的时候顺带买的电子秤帮他们称,一边旁敲侧击的偶尔提一两句,他们村某某人家子女不孝啥的作为引子。

    之后,事情便果如乔木所料的那般,立刻就有人表示他们小区也有不孝顺的子女,并且提及了原身三个儿子,还说起了他们的近况。

    “我跟你说,咱们小区老李家那三个儿子,也不怎么样啊,他们刚把他们老娘那最后两套房哄到手。

    就直接把人给撵出去了。

    三个儿子没一个接受老娘,愣是把原来手里有两套房的那个卢大娘,给弄得无家可归,听说也没有去女儿家住,现在就是不知所踪。

    说不定已经死在哪了。

    真的是太惨了。

    这养儿防老有啥用,三个儿子还抵不上人家老黄家一个闺女呢。

    老黄现在瘫在床上,屎尿都得人伺候,那不还是她闺女尽心尽力的伺候着,人家女婿也没有说啥!”

    “是这么个道理,不过老黄就这么一个闺女,她不伺候谁伺候啊。

    她也没办法呀,没得推脱。

    这就叫一个和尚有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有水吃。”

    “被卢大姐家这么一吓,咱们小区现在是没几个老的敢把手里的房子给儿孙了,咱们既不像城里那些个人,有养老金啥的,又不像过去在村里,即便儿孙不孝,好歹还有块田,种点东西,至少也饿不死。

    至少在还能动弹之前饿不死。

    可现在最多也就种把葱。

    要真碰上儿女不孝,房子所有权又转让出去的话,那真能饿死!”

    “谁说不是呢?

    不过村里有些年轻人,如今可是恨死了老李家三个儿子,要不是他们闹出这事,但凡他们稍微收敛点,不把卢大娘撵走,咱们村老人也不至于吓得把房产紧紧捏手里。

    愣是到不了他们手上。”

    “还是看人,张大姐不也把房子给儿子了吗,那人家现在不一点事都没有,现在还在帮忙带孙子呢。”

    “她就一个儿子,而且现在身体也不错,既能帮忙带孩子,还能帮忙做家务,我们在这边闲聊,她现在在哪,她还在家里面做中饭呢。”

    “这么一对比,突然觉得儿子多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了,你推来我推去的,好像个个都嫌弃,反倒是就一个的没办法,压根就没得推!”

    “这也不行啊,生一个风险太大了,生一个谁知道能不能养大,咱们村几个孤寡人家,不都是因为就只生了一两个孩子,结果出了事。

    现在连不孝的儿孙都没有。

    更别说有人养老了!”

    “还好我儿子一直挺孝顺的,前两天还给我买了一点那啥补品呢。”

    “我闺女在我过生日的时候还给我打了对银镯呢,你看,老重了。”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