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赵雄今晚一直在总部里没有离开,所以在陆启昌和袁浩云他们带着倪永孝等人回到总部的第一时间,赵雄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听到倪永孝手里是提着一个黑色手提箱子回来的,赵雄心中不由起了些兴趣。

    于是在陆启昌他们刚走进刑事总部大办公室的时候,很“凑巧”的和赵雄碰了面。

    见到赵雄,陆启昌和袁浩云他们都停住了脚步,跟在后面的倪永孝等人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阿头”

    “嗯”点头回应了陆启昌他们一声,赵雄问了一声,“什么情况”

    听到赵雄这声问话,陆启昌和袁浩云对视了一眼,随即由袁浩云回答了赵雄这个问题,“阿头,之前倪永孝在长沙湾和两个鬼佬进行一场金钱数额不小的交易。

    我们怀疑他们在进行的是违法交易,所以把他们部带回来把事情搞清楚”

    听完袁浩云的话,赵雄把目光投向站在他们身后的倪永孝,看到余文慧的时候赵雄还是有些惊讶的,看这女人站在倪永孝身边的位置,两人的关系怕是没那么简单啊

    当然,对于余文慧此时出现在这里赵雄也只是心中稍微惊讶了一下而已,毕竟对于孟婆的底细,赵雄心中再清楚不过了。

    此时赵雄重点关注的还是倪永孝。

    这个戴着眼镜、和之前洪兴靓坤长得有些相似的斯文家伙,赵雄手头上有着他非常详细的资料,这阵子对于倪永孝这个名字,赵雄耳中也是经常听到

    不过这还是赵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和倪永孝面对面。

    和人交易被抓了现行,可此时到了这里,倪永孝这个家伙依旧是一脸的平静。

    倪永孝的这个表现给赵雄的第一感觉就很不对劲

    即便是倪永孝的城府比旁人要深,可之前所发生的事加之此时所处的环境,如果倪永孝和那两个鬼佬的交易如果真的是违法犯罪的,那他也绝对没办法表现的这么平静

    一个人的城府再深,总不可能做到这般坦然无谓的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个解释,之前倪永孝和那两个鬼佬的交易,其中肯定另有猫腻

    心中得出这个结论,赵雄的视线不由马上移到了倪永孝此刻依旧提在手里的那个黑色手提箱子。

    目光看向黑色手提箱子的同时,赵雄开启了天眼,黑色手提箱子里面的东西一下子出现在赵雄脑海里。

    黑色手提箱子里面,竟然只是放置了一卷带子,看样子,这应该是一卷录影带子。

    倪永孝、录影带子

    当这两个信息串联在一起的时候,赵雄已经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倪永孝此时手里提着的黑色手提箱子,估计就是黄志诚和韩琛老婆的见面谈话内容了

    意识到倪永孝手里黑色手提箱子里面的录影带子很有可能是对黄志诚不利的证据,赵雄心中已经有了对策。

    迅速收回放在黑色手提箱子的目光,赵雄转头对袁浩云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把事情搞清楚。

    我们这些执法者,既不能随便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是,阿头”袁浩云当即大声回应了一声。

    说完了这些话,赵雄便准备走出大办公室,脚步“正好”是对着倪永孝的,于是在走到倪永孝身边的时候赵雄对他说一声借过。

    倪永孝很配合的给赵雄让出了道路,而赵雄则在经过倪永孝身边的时候右手不经意间碰了一下倪永孝左手提着的黑色手提箱子。

    赵雄这个动作很平常,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在一旁盯着赵雄看的余文慧。

    表面上看赵雄刚才的动作确实没有任何问题,而实际上刚才赵雄已经把倪永孝手中提着的黑色手提箱子里面的东西给换掉了。

    这是赵雄这几年时间来摸索出来的系统储物空间一个妙用,即可以在无声无息间换掉手中所触摸到的任何物品。

    刚刚赵雄碰倪永孝手中黑色手提箱子的那一下就是为了完成系统版的偷梁换柱。

    现在,倪永孝手中黑色手提箱子里的东西内容已经换了。

    赵雄还是很厚道的,给倪永孝换的东西内容可也是很不错的

    顺利完成心中设想,赵雄也迈着脚步离开了大办公室,往洗手间走去。

    而倪永孝则被带到了一间大的审讯室里,身旁余文慧在陪着。

    至于那一男一女两个鬼佬,则是被带到一间普通的审讯室里,审问他们的人也只是两个普通的警员,和倪永孝这边的高规格完没法相比。

    跟在倪永孝身边一起被带回到总部的陈永仁和阿七,陆启昌只是让人看着他们而已。

    此时,审讯室里,一共坐着四个人,倪永孝这边是他和余文慧,而对面坐着的则是陆启昌和黄志诚。

    袁浩云并没有过来一起审问倪永孝,他的目标是林昆,现在根本没时间来审问倪永孝。

    审讯记录器材架设好,陆启昌直接问对面的倪永孝,“阿孝,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老实点配合,说说吧,你和那两个鬼佬到底是在做什么交易”

    倪永孝没有直接回答陆启昌的话,而是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陆sir,我三叔他没有什么事情吧

    我之前打他电话的时候没有打通”

    听到倪永孝这个问题,陆启昌神情不由一怔,不过还是马上说了一句,“倪天是另外一个案子的涉案人,现在案子没结束,我们不方便透露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哪怕你是他的亲人。

    这一点,你身边的余文慧律师应该很有发言权”

    对于陆启昌这话,余文慧只是对倪永孝轻轻点了下头,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这些常识性的法律问题,余文慧不相信倪永孝不知道,所以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开口说什么。

    见到余文慧这个动作,陆启昌马上又对倪永孝说了一句,“阿孝,现在你可以把事情说说了吧”

    虽然陆启昌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可他的这个态度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看来,自己三叔是凶多吉少了

    得出这个结论的倪永孝心中不由多了一些戾气,不过很快被他强自镇压了下去。

    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倪永孝将从莎莉手中接过来就一直紧握在自己手中的黑色手提箱子打开,露出了里面没有任何封面的一卷带子。

    黑色手提箱子里面的东西陆启昌黄志诚包括余文慧都是头一回见到。

    实际上倪永孝也是第一次看到手提箱子里的东西,不过他知道放在黑色手提箱子里的这卷带子里面是什么内容。

    把目光从带子上移向对面的陆启昌,倪永孝直接问了一声,“陆sir,你们这里应该有录影机吧”

    见到黑色手提箱子里放着的竟然是一卷带子,陆启昌和黄志诚两人心里第一时间就已经感觉事情大不妙了。

    倪永孝犯罪的事情其实一直以来就很明朗,他在卖d品

    只是一直以来没有抓到他确切的证据而已。

    可此时黑色手提箱子里的这卷带子并不是什么d品,看倪永孝主动要找录影机的样子,这卷带子里的内容,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不利证据

    不是对倪永孝不利的证据,可这个扑街竟然等到了这个时候才打开手提箱子露出这卷带子,这怎么看,事情都不是很对劲

    不过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加上余文慧这个大律师又在场,陆启昌也没法把黑色手提箱子里的带子给拿走。

    虽然不能拿走,但陆启昌也不会这么配合倪永孝,当即问了一句,“阿孝,这卷带子里面是什么内容”

    倪永孝只是平静的回了一声,“等一下陆sir你们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志诚,去让人拉台电视和录影机过来。”倪永孝都这么说了,陆启昌也就无谓再自讨没趣的问下去,当即对身边的黄志诚说了一声。

    “好”闻言黄志诚马上回应了一声,随后起身出去外面,很快让其他伙计把一台电视机和录影机弄进了审讯室里。

    等录影机和电视机调试好后倪永孝把带子交给了余文慧,对她客气的说了一声,“余律师,麻烦你把这卷带子放到机器上”

    “好”点了应了一声,余文慧接过带子,走过去把带子放在了录影机上。

    随着录影机开始工作,电视机上开始有画面出现。

    只是出现的第一个画面就让原本脸色平静、甚至还带着些许期待的倪永孝脸色一变。

    此刻,电视机上出现的画面并不是倪永孝想象之中的谈话内容,而是一个舞台

    一个唱戏的舞台

    只见画面里舞台上站着一个身穿正装的男人,他正用清亮的嗓音介绍着情况,“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粤剧名曲,帝女花”

    随着男人介绍结束,画面里出现了一男一女,脸上化着戏妆,身上穿着华丽戏服的两个唱戏人

    “

    落花满天蔽月光

    借一杯附荐凤台上

    帝女花带泪上香”

    当那熟悉的女腔从电视机两边喇叭上传出来时,此时正看着电视机的四个人脸色各异。

    陆启昌和黄志诚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脸色都变得有些玩味起来,而余文慧则是一脸的无语。

    至于原本最是期待带子里内容的倪永孝,此时脸色却是彻底阴沉了下来

    史密斯和莎莉并不是什么贩卖戏曲带子的贩子,他们两人是货真价实的私家侦探。

    倪永孝之所以专门找上他们,就是知道他们的能力,才会花那么大的价钱让他们调查自己阿爸是被谁害死的。

    可是现在,录影带子里却是播放着这样的内容

    史密斯和莎莉这两个专业人士肯定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那么,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倪永孝不知道

    可要说手提箱子里的带子被人掉包,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毕竟从莎莉手里接过黑色手提箱子,倪永孝就一直拎在手里。

    只要有人掉包,肯定瞒不过倪永孝。

    那么,这卷带子出问题也只能出在倪永孝拿到黑色手提箱子之前

    心中虽然开始猜测怀疑起来,不过倪永孝也并没有马上叫停电视机上的播放画面。

    倪永孝这个当事人都没有喊停,陆启昌和黄志诚自然不会喊停,虽然这卷带子里的内容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不过欣赏一下这首名曲,还是很不错的

    等带子里的内容部播放完,倪永孝也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的东西,到了这个时候,倪永孝已经可以基本确定,带子被人给动过手脚了

    而且是在手提箱子交给他之前

    带子里的内容播放完毕,陆启昌不由表情有些古怪的对倪永孝说了一声,“阿孝,没想到你也这么喜欢听戏。

    不过你没有必要花那么多钱买这么一卷带子吧

    这种带子,随便一个录像店都有得这画质更好的也有

    你看看,为了这么一卷带子,搞得让我们这么紧张,你自己也陪我们回来了一趟,还把余大律师给请了出来

    阿孝,是不是你们有钱人都喜欢这种调调啊”

    此时倪永孝根本没有心思和陆启昌在这里耍嘴皮子,直接对身边的余文慧问道:“余律师,我现在可以先回去了吗”

    余文慧是何等聪慧的人

    此刻她也看出来倪永孝应该是被人摆了一道,当下她也没多废话,直接履行起她作为倪永孝律师的身份,目光看向陆启昌直接说道:

    “陆sir,倪生手提箱子里的东西内容你们也看了,现在,我的当事人可以先离开警署了吧”

    和黄志诚对视了一眼,陆启昌点了点头,“可以,你们办个手续就可以先回去了。

    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阿孝这笔钱,花的太冤枉了”

    “这个就不劳烦陆sir你费心了”直接顶了陆启昌这么一句,余文慧已经和倪永孝一起站起了身来。

    等倪永孝和余文慧离开了审讯室,陆启昌不由说了一句,“倪永孝可不是什么笨蛋,他不可能就这么无缘无故的花这笔冤枉钱去买这种带子”

    黄志诚不由马上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那卷带子被人掉包了”

    “有这个可能性

    不过也有可能倪永孝被人摆了一道。”

    口中虽然如此说着,不过陆启昌其实更倾向于第一种猜测。

    “这件事我们要汇报给赵sir吗”两种可能性黄志诚自然也想到了,不过这个时候他心里有鬼,并不想在刚刚那件事情上继续讨论下去。

    听到黄志诚这话陆启昌马上点头说了一声,“当然要汇报了

    走吧。”

    说着陆启昌和黄志诚也先后走出了审讯室。

    刚一走出审讯室,就有一个伙计来到两人面前说了一声,“陆sir,黄sir,刚刚阿头打电话过来说了一声,说是让你们两个结束倪永孝这边的审讯后过去他办公室一趟。”

    听到伙计这话陆启昌和黄志诚不由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也没耽误,快步走去赵雄的办公室。

    等两人敲门走进赵雄办公室的时候,赵雄正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目光则是盯着办公室里的电视机看。

    赵雄办公室里自然是没有电视机的,不是他不够这个资格,而是摆上这玩意赵雄也不会去看,没时间也没兴趣。

    电视机是刚刚让手下从外面大办公室里搬进来的。

    陆启昌两人走进办公室后赵雄让他们先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目光看向黄志诚的时候多停留了一下,随后才说了一句,“我这有卷录影带,你们两人先看看这卷带子里的内容”

    被赵雄颇有深意的盯着看了一眼,黄志诚此时心中已经不由咯噔了一声,等看到电视机上播放出的录影带里的内容,黄志诚的脸色不由大变。

    而陆启昌的脸色也很是难看。

    此时电视机上播放的画面,简直是让他把脸给丢到姥姥家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