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天后的傍晚,津市的wo

    ld大厦的总裁办公室内。

    男人背对着门口,双手插袋,欣长的身影立在透明的落地窗前。

    全叔微微躬身,恭敬地立在他的一侧。

    “怎么?她还不是不肯吃饭吗?”男人问话的时候,眉头紧锁,清冷的语气里不自觉的透出一丝烦躁。

    全叔沉吟片刻,只好如实道:“是的,今天早上我问过保镖了,莫小姐还是不肯吃饭。”

    男人闻言,骤然地转身,一道寒光落在全叔面前。

    “既然知道她一直不肯吃饭,那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劝她吃饭?一直不吃岂不是要饿死吗?”

    全叔见他似乎动了怒气,连忙躬了躬身,小心翼翼地解释道:“少爷,我中午已经去过了。只是我说的那些话,恐怕莫小姐还是没有听进去。”

    全叔抬眸看了一眼男人脸上的神色,又开口道:“要打开莫小姐的心结,恐怕还得少爷您亲自去才行。”

    玄俊昊闻言,脸色蓦地一沉,“我不会去的!既然她不吃,那就随便她,饿极了自然就吃了。”

    全叔先微微一怔,而后颔首点头,“是。”

    男人又几个步子,从窗前踱到书桌前,拉开老板椅坐了下来。

    正要再次开口说话,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玄俊昊还来不及允许,门就从外面打开了,Miss杨一脸局促的站在门口握着把手。

    “不好意思总裁,秦小姐她”

    Miss杨话音未落,秦慕悦从她身后闯了出来。秦慕悦拎着最新款的Cha

    el 包包,一脸怒意的从门口朝玄俊昊面前走了过来。

    玄俊昊见状,摆了摆手,示意站在门口的Miss杨褪了出去。

    秦慕悦刚一靠近,就将手里的包包往玄俊昊面前的书桌上重重一搁。

    然后就从书桌的另一侧绕了过来,猝不及防的就换了一种撒娇的姿态,环上男人的脖子。

    “俊昊,怎么这几天你都不去奶奶家,也不去我那里?打给你的秘书都说你在忙工作。你说你不想我,也不想瑞瑞吗?瑞瑞可是你的儿子。”

    秦慕悦委屈的说完,脸就要贴过去了。

    男人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将她的手从面前打开,而后回眸看了一眼站在窗前的全叔。

    “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

    秦慕悦这才注意到办公室内还有一直没有说话的全叔,脸微微一红,连忙从玄俊昊身上下来。

    全叔也不是不识趣的人,连忙请示道:“少爷,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出去了?”

    谁料玄俊昊淡淡开口道:“不用了,你又不是外人。在这里也无妨。”

    全叔又是微微一怔,而后连忙道:“是。”

    秦慕悦闻言,褪到一旁的会客沙发上坐了下来。

    男人见到她坐了下来,淡淡地开口问道:“来找我就是因为我这几天没有去见你?”

    秦慕悦扁扁嘴,看起来十分难过的样子。

    “是啊,难道你都不想人家的吗?”

    瑞瑞被带回来了,她当然知道莫北辰也回来了,还听说莫北辰被他关在了津市某个地方。这对她来说当然是极好的消息。

    只是既然现在瑞瑞找到了,莫北辰也惹恼了他。可是为什么他反倒跟自己更加疏离了?好几天都不见他的人影。

    玄俊昊闻言,淡淡的挑了挑眉。“就只是我没有去见你这么简单?”

    秦慕悦被他一眼看穿了心事,踌躇了一番,开口道:“俊昊,你看现在我们有了孩子了。虽然呢瑞瑞不是我亲生的,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对他比亲生还要亲。奶奶对我的态度也松动了,所以”

    秦慕悦咬了咬牙,也顾不得一旁的全叔在场。“你看咱们什么时候结婚?”

    玄俊昊闻言,低头沉吟片刻,而后抬眸道:“慕悦,你是我的未婚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没有人不认同你的身份,所以一纸婚书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秦慕悦本来靠着沙发的身体不由的往前挪了半分。

    “重要,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想要的是什么你难道不明白吗?我想要一个盛大的婚礼,我想要风风光光的嫁入玄家,想要做你的妻子。我要光明正大的和你生活在一起,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等着你有空的时候才能去看一看我。你明白吗?”

    男人闻言,微微蹙了蹙眉。

    “慕悦,我现在给你的生活就是玄家少奶奶的生活。你想要买包包,买名表,想要去欧洲旅游,你可以随心所欲。这些我从不限制你,如果说你是想跟我生活在一起。那,从明天起你可以搬到玄府来跟我一起住。”

    “以你现在的身份,跟我在一起生活,不成问题。”

    “搬去玄府住?”秦慕悦心中微微一喜,但又突然想到她此次来的目的。

    “可是,俊昊”

    男人伸手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好了慕悦,我和全叔还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商量。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你先回家把。”

    秦慕悦看了一眼一旁的全叔,没有打算要起身的意思。

    全叔立刻往前走了一步和声道:“是的秦小姐,少爷还有工作的事情要做,要不您就先回去吧!明天我安排小刘去给您搬家。”

    秦慕悦哼了一声,不情愿的起身,走过去拎起桌上的包包,正要转身。

    书桌后的男人缓缓开口道:“明天你搬到我那里去住,中午顺便去奶奶那里把瑞瑞接出来,我们一起吃午饭。”

    秦慕悦的背影微微一顿,转身疑惑道:“中午把瑞瑞接出来吃饭?我们一起去奶奶那儿吃不好吗?”

    老太婆现在好不容易不再反对他们的婚事了,所以她要竭尽所能的在她面前营造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

    男人抬眸,用一种淡淡地却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把他接出来吃饭。吃完饭后我让全叔带瑞瑞去见一下他妈妈。”

    秦慕悦的瞳孔明显的一缩,但脸上的神色却尽量平静,努力的勾了勾唇,“好啊,那我们明天见。”

    “嗯。”玄俊昊鼻腔里应了一声,而后将视线落回到面前的电脑屏幕上,似乎是打算开始工作的意思。

    秦慕悦见状,扭过头,收起脸上的笑容,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秦慕悦走后,全叔从窗前走到玄俊昊跟前,等待着他接下来的指令。

    男人将眸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到全叔身上,“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明天午饭后,你将瑞瑞带去东郊见莫北辰。见到了莫北辰你只需要告诉她,如果她还想有下一次再见瑞瑞的机会就给我乖乖吃饭。”

    “是,我知道了少爷。”全叔恭敬的点了点头。

    见事情交代完了,全叔还杵在原地不动。男人微微挑了挑眉,“还有事?”

    全叔踌躇了片刻,道:“少爷,我问句不该问的。老夫人对您和秦小姐的婚事已经松口了,而且您也答应了老夫人取秦小姐进门,为什么刚才秦小姐提及结婚。您还是没有应允。”

    全叔说话做事一向有分寸,不该他言语的,即使他什么都看得明白也从不议论半分。

    但这一次,男人没有料到他会问的这么直接,微微一愣,而后淡淡地道:

    “瑞瑞才刚刚回到我身边,他毕竟还小,我不想他这么快去适应慕悦做他母亲的身份。”

    “噢”全叔垂眸,似若恍然的应了一声。

    男人见状,从老板椅上起身,双手抄进口袋。

    “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可以早一点下班了。我出去解解闷”

    男人说着,就从桌子旁边绕了过去,径直的走了出去。

    全叔直起身子,看着自家主人的最后一抹背影消失在门口,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

    但愿:他真的只是担心瑞瑞还小,适应不了秦慕悦做母亲的身份!

    玄俊昊走出总裁办公室,乘着专用电梯直接到了负一楼,然后坐进了那辆迈巴赫,直接将车开了出去。

    途中,他拨了个电话出去。

    “金宇,在店里吗?我过来喝点儿酒。”

    “哟,玄总裁是有多久没有光顾我这小酒吧了。再不过来,我还以为你把我这地方给忘了呢!”金宇的声音透过车载电话清晰地传了出来。

    “怎么会,只是我最近真的太忙了,所以没有空过来。”男人耐心的解释道。

    金宇也不再计较,“那好,快来吧!我这里正好有瓶好酒等着识货的人来品鉴呢!”

    玄俊昊闻言,轻松的笑了笑,“那好,你叫一下泽天。我二十分钟后就到。”

    “好,没问题。”金宇说完,挂断了电话。

    五年的时间,金宇的Sead酒吧早已经开遍了津市。早已经成了津市上流社会消遣消费的打卡地,动辄一晚上几十万的豪华包间的消费清单也是屡见不鲜。

    玄俊昊的时间掐的很准,果然,二十分钟后,那辆深黑色的迈巴赫驶入了Sead酒吧的停车场。

    一见到玄俊昊的车,门口的侍者便从对讲机里通知了他们的经理。

    酒吧的经理领着玄俊昊径直到了Sead酒吧总店的最豪华的包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