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天了,这个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三天后的傍晚时分,秦慕悦像往常一样从玄府出来。告诉芝姨,他去奶奶家看瑞瑞了,不回来吃晚餐了,让芝姨在玄俊昊回来时告诉他一声。

    秦慕悦从车库里开了车,缓缓驶出了玄府的大门。

    车子在驶出玄府的范围之后,没有往中式府邸的方向开,而是调转了个头,在晚霞辉映中朝另个一个方向开了出去。

    秦慕悦一路上开的很快,到达东郊的那一幢独栋别墅时,天色刚好蒙上一层浅蓝色的薄暮。

    面前这一幢门窗紧闭的别墅,在人烟稀少的郊外显得格外的显眼。

    秦慕悦将车远远的停在了路边,然后打开车门朝着别墅走了过去。

    秦慕悦走近了别墅的大门,刚要抬手按门铃,门立刻从里面打开,然后一个身材魁梧,从头到脚一身黑的保镖从里面走了出来。

    “干什么的?”黑衣人保镖厉声质问道。

    秦慕悦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看了黑衣人一眼,是一个生疏的面孔。

    于是,镇静了一下情绪,笑着道:“你一定是新来的吧?你别紧张,我不干什么。我是你们玄总裁的未婚妻,只是过来看看现在这里面是什么情况。”

    黑衣人听到玄总裁几个字,微微迟疑了一下,但表情很快地又变得冷淡。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无论你认识谁都没有用,这里是私人领地,没有接到上面的通知,我是不可以放任何人进来的。请你尽快离开这里!”

    “哎呦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脑筋。我都说了,我是受你们主人所托,过来看看里面什么情况的。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变通?”

    秦慕悦说着就绕过黑衣人想要往里闯。

    但黑衣人保镖似乎已经提前预见她的意图,抢先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秦慕悦正争执的时候,门开了,又走出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看起来像是他们的领头。

    “阿威,怎么了?”被叫作阿威的保镖回头,而后连忙往一侧退了一步道:“这位小姐说她姓秦,是总裁的未婚妻,执意要进别墅看看。”

    穿着西装的黑衣人闻言,微微皱了皱眉。而后将眸光落秦慕悦的脸上。

    似乎是想了片刻,而后眸光有了一丝清明的问道:“您是秦慕悦,秦小姐?”

    秦慕悦仿佛一下子找到了靠山,但又回忆不起在哪里见过,立刻欣喜道:“你认识我?这下好办了,既然你认识我,那就快放我进去吧!我进去跟里面的人说两句话就出来。”

    谁料黑衣西装保镖道:“我虽然见过您几次,也知道您是玄总裁的未婚妻。但这里面的人可不是一般人,没有接到通知,我们是不可以随便放人进去的。还请您谅解!”

    秦慕悦本来还想说点儿什么,但一眼扫到黑衣人说话时坚决的神色,立刻明白过来,今天这别墅恐怕是进不去了。

    但怎样才能把瑞瑞生病的消息传进去呢?

    秦慕悦思量片刻,莞尔一笑道:“那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了。我就不进去,不过我想了解一下里面的人最近的情况,总是可以的吧?”

    穿西装的黑衣保镖想了想道:“既然您是玄总的未婚妻,只要不为难我们当差,您要了解里面那位的情况,当然是可以的。”

    秦慕悦微微点了点头,“那就谢谢你了!”而后重重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啊说起来,我跟里面的那位也算是旧相识了,当年我们还曾经是同事。没想到她现在竟然跟俊昊闹成这样,落得这样的田地。真是挺可怜的!”

    黑衣保镖闻言,微微一怔。

    别墅里面的女人在这里这么些天,他也大约知道了她和总裁之间的关系。而此时面前秦慕悦竟然还能说出这样同理心的话来。

    于是不由地赞叹道:“秦小姐真是心地善良!”

    秦慕悦淡淡地笑道:“将心比心嘛。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俊昊一开始就没有爱过她呢!感情的事情真的是没有办法勉强的。只是可怜她还有了个孩子,哪有做母亲的不记挂着孩子的呢!”

    秦慕悦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只是现在瑞瑞啊实在是病得厉害,要不然也不可能连见一面孩子的愿望也不满足她不是?”

    “俊昊不带孩子来见她,也是怕她知道孩子生病了,更加在里面闹得厉害。你说对不对?”

    本来一直没有说话的,被叫做阿威的保镖闻言,连忙插话道:“是是是,秦小姐说的对。就现在这样都已经在屋子里闹得日夜不宁不得安生的了。”

    “噢那的确是幸苦你们了!回头我会跟全叔说一说,让他好好犒劳犒劳你们。”

    领头的黑衣人不由地警示的看了阿威一眼,而后转向秦慕悦问道:“谢谢秦小姐您的好意了。您刚才说要了解的的是些什么情况呢?”

    “哦,没什么。就是些日常的东西。比如最近有没有按时吃饭,还有情绪怎么样?”

    领头的黑衣人躬身道:“吃饭倒还好,就是情绪嘛。自从上次总裁来过之后就一直吵着,闹着要出去,说是想要见孩子。您应该也知道的,总裁说以后她的事情都不要再打电话。所以她再怎么闹,怎么折腾,我们也都不敢往上汇报啊!”

    “说句不好听的话,照这个样子不分白天黑夜的折腾下去,我看啊,迟早精神得出问题。”

    秦慕悦闻言,微微的勾了勾唇。

    “是吗?那她这个样子闹腾,你们岂不是也不得安生?”

    “就是说啊,兄弟们都被吵得睡不好觉。”领头的保镖说话的同时,略显烦恼的样子皱了皱眉。

    秦慕悦感同身受的蹙了蹙眉:“原来是这样,也真是难为你们了。那好吧!这里的情况我也略知一二了,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好好跟俊昊说一说,即使他不再过问。好歹你们还是跟过去一样找全叔汇报嘛!总不能把事情都压到你们头上,教你们不知如何是好。”

    “那就多谢秦小姐了。”领头的保镖闻言,十分恭敬的朝秦慕悦躬了躬身。

    一旁的保镖阿威也连忙鞠躬。

    “那我就不影响你们了,我先回去了。”秦慕悦道别。

    “秦小姐慢走。”两个黑衣人保镖几乎是同时开口道。

    “再见!”

    秦慕悦说完,眼含笑意的转身,步伐轻盈的往回走。

    身后的夜色像一张正在作色的水粉画,渐渐的变得浓郁起来。

    那栋本来显眼的独幢别墅渐渐地,渐渐地隐匿在了夜色之中

    两个黑衣人见秦慕悦已经走远,于是回到别墅内,关上了大门。

    刚刚一走到楼下的客厅,就听到了那间房内又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砸门声,还有物品摔打的声音。

    当初通知他们抓人的时候就特地说了,只准抓她,不能伤到她半分。这要是在他们手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恐怕也不是那么好交代的。

    “这又是在发什么疯?阿威,你上去看看怎么回事?”领头的黑衣人发话道。

    “是。”阿威接到了指令,连忙几个快步的就上了楼。

    到了房间的门口,乒乓的摔打声已经结束,紧接着女人的嘶哑的咒骂声就传了出来:

    “不放我出去也行,我只要你们带瑞瑞来看我!我只要见他一面!你们去问一问全叔,当初他说好好吃饭就可以见瑞瑞的。我要见瑞瑞,我要见我的孩子!”

    “哐当”阿威正趴在门口听里面的动静,门后就响起了一声破碎的声响,应该是什么东西砸碎了。

    “你们快点来人啊!要是不来的话,我就一直砸到明天天明。你们信不信?”房间内,莫北辰披散着发丝,抓起桌子前的梳子又朝门口摔了过去。

    “哐当”又是一声。”

    门前的两个守门的黑衣人,站在左边的一个看了阿威一眼。

    “威哥,这样闹下去可怎么行?就这样的动静,楼上楼下的,咱们今晚又别想睡觉了吧?”

    另一个守门的黑衣人也附和道:“是啊,威哥。你快想想办法啊!”

    阿威咬了咬牙,恨恨地道:“把门打开,让我进去。”

    左边的黑衣人迟疑了一下,开口道:“威哥,没有头儿的命令,咱们可都是不能随便进出这件屋子的。”

    阿威看了他一眼,“我只是进去说几句话,也好让她安分一点儿,这样你俩站在这里耳根不也能清静一些吗?”

    另一个黑衣人闻言,连忙扯了一下左边的黑衣人。

    “阿宗,我说你也不要管什么命令不命令的了,赶紧让威哥进去吓唬她几句吧!要不然这样天天闹的,苦的可都是咱们。”

    “那好吧!”阿宗犹豫了片刻,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

    门内,没有开灯。

    莫北辰蓦地抓起手边的一个摆件正要再扔,门骤然的打开了,然后逆光处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