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已经离婚了。”

    离婚了?他和林珊珊离婚了吗?那孩子怎么办,还记得五年前最后一次见到他和林珊珊时,她已经生了。那孩子应该比瑞瑞还要大上几岁吧。

    莫北辰凝视他僵直的背影,一时间竟然忘了要说些什么。

    而后,眼看着宋一帆从门口走了出去。

    莫北辰洗簌完,再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外面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早餐。

    宋一帆坐在桌子的一端,眸光将她从上至下打量了一番,“嗯,很好。衣服很合身,你穿着很好看。”

    而后又朝她招了招手道:“快过来坐,凉了就不好吃了。”

    莫北辰抬眼看过去,宋一帆的身侧还站着一个五十来岁的阿姨,系着蓝銫格子围裙,正朝她笑着。

    莫北辰客气的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宋一帆旁边的位置,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男人看了一眼身侧,介绍道:“这是看着我长大的顾姨,自从我从家里搬出来住之后,她也跟着我搬了过来,现在都是她在照顾我的起居饮食。”

    “她的手艺不错,你尝一尝。”

    “好。”莫北辰又抬眸朝顾阿姨点了点头,然后拣起手边的筷子

    她总觉得这个顾阿姨看她的眸光有些不一样,似乎有一丝打量的意味在里面。

    宋一帆看她还是迟迟不动筷子,于是拿起自己的勺和筷子帮她拣了一个包子放到莫北辰的碗里。

    “顾姨是南方人,她做的无锡汤包很好吃,你一定要尝一尝。”

    “不过你吃的时候小心一点儿,别叫汤汁给烫到了。”宋一帆叮嘱的时候面面俱到,像是把她当孩子一样的在说话。

    莫北辰戳破了汤包的皮,吸了一口汤汁。

    赞叹道:“嗯,果然好吃极了,这汤汁的味道特别鲜美!”

    一抬眸,刚好顾阿姨正看着她笑意盈盈。

    莫北辰顿时闹了个脸红。

    宋一帆倒是不以为意,开口道:“你喜欢就好,我可以让顾姨每天都做给你吃。”

    “是啊,莫小姐要是喜欢吃。我每天都可以准备的。”顾阿姨笑着插话道。

    “不,不用也不用这么麻烦。顾姨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就是了。”莫北辰连忙摆了摆手。

    这个顾姨从小看着宋一帆长大,还是他从家里带出来的贴身佣人。从刚才看宋一帆对她尊敬的态度,她在宋家的地位可不像只是一个做饭的阿姨那么简单。

    她一个初来乍到的客人,怎么好因为一句话就指派人家做这做那。

    顾姨见她唯恐添了麻烦的样子,不禁笑了笑道:“莫小姐还真是不讲究,那好,那就我做什么莫小姐您就吃什么吧!”

    三个人像是相处久远的家人一般,很默契的相视一笑

    一顿早餐,莫北辰就将肚皮撑了个圆滚滚。

    吃完了早餐,芝姨将宋一帆的西装和公文包送了过来。

    宋一帆起身穿上西装,接过了顾姨手中的包。

    眸光看向莫北辰道:“我去公司了。你在家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可以用家里的座机打给我。晚上我再带一部新手机回来给你,今天就先委屈你了。”

    “不,不不用了,宋总。手机我自己”可以去买。

    吃他的,住他的,怎么还好意思让宋一帆花钱买手机呢?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呢,宋一帆救已经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宋一帆脚步顿了一下,回眸看了她一眼道:“安全起见,今天一天哪儿也别去,好好待在家里。”

    言毕,宋一帆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宋一帆走后,顾姨开始收拾餐桌,莫北辰站起来要帮她。

    岂料却被顾姨被拦了下来,“莫小姐您受了伤,怎么能做这种体力活儿呢?还是留着我来做好了。”

    “顾姨,我的腿已经没事。而且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不是。您就当是帮我打发时间好了。”莫北辰说着就要拿面前的碗筷。

    顾姨连忙夺了下来,“莫小姐您可别再为难我了,要是被少爷知道了,我可得挨骂了。你就好好歇息就好了。”

    顾姨说着就将她往客厅里推。

    莫北辰也只好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电视之后,顾姨的碗也洗好了。

    她端着一杯温开水,拿着瓶盖盛着两颗白銫的小药片送到莫北辰的面前。

    “莫小姐,您该吃药了。”

    莫北辰这才想起今天早上宋一帆说过,医生还开了一些药,是防止伤口感染的。

    于是连忙关掉电视,起身接过顾姨手里的水杯和药片:“谢谢。”

    同时也不免感叹,宋一帆真是把什么都安排的面面俱到。

    看着莫北辰将药片吞下去后,顾姨才放心的将水杯接了回去。

    莫北辰坐回沙发上。

    谁料顾姨接过水杯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笑吟吟的看着莫北辰道:“莫小姐一个人是不是觉得有些无聊?要不要我陪你聊一会儿天?”

    聊天?莫北辰着实有些惊讶。

    “是啊,莫小姐这么多年没有见我家少爷。难道对他的事情,没有一丝好奇吗?”

    莫北辰诧异的抬眸看向面前的顾姨。还有这种专门对外八卦自家主人的操作?

    她这么多年没有见宋一帆,他身上发生的事情的有些确令她有一些好奇。只是出于礼貌和僭越,她也不好开口多问什么。

    只是这个顾姨怎么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顾姨笑了笑,捧着水杯在莫北辰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似乎在等着她开口。

    莫北辰几次启唇,却又好像不知道从何说起。

    倒是顾姨先开了口,“莫小姐,自从您昨晚来了之后,我家少爷整个人都开朗的许多,连话都变多了呢!”

    “噢,是吗?”莫北辰搓了搓手,笑道。

    顾姨表情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自从少爷离婚之后,我好久都没看见他笑的这么开心了。”

    按理说,像宋一帆和林珊珊那样门当户对的豪门,怎么就会闹到离婚的地步?

    莫北辰微微牵了牵嘴角道:“他们离婚了,确实有些可惜。大人倒是没什么,只是可怜了孩子了。”

    “想必那孩子应该有六七岁了吧?我记得当时宋总说生的是个女孩,现在长大了一定很漂亮吧?”

    提起孩子,顾姨浑浊的眸光骤然间都变得清亮了:“是啊,特别的漂亮。懂事又乖巧。全家人都特别喜欢她。”

    “只可惜”顾姨的神銫骤然黯了下去,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只可惜啊,五岁那年出车祸夭折了只能说那孩子和我家少爷没有妇女缘分吧!”

    “车祸夭折了?”莫北辰仿佛五雷轰顶一般,久久不能回神。就连周身的空气也好像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顾姨悲痛的再次开口道:“孩子五岁的时候,因为少奶奶家里的公司出了一些状况,少爷不肯出手相救。少奶奶一气之下将孩子带走,说要离婚,开车回娘家。在回去的路上就出了车祸,跟一辆拉货的车子撞在了一起。孩子当时就没了”

    “只是,您说少奶奶的父亲的公司犯的是触犯法律的事情,如果我家少爷不顾后果的去救他。到头来如果把宋家也拖垮了,岂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吗?至少宋家能保证少奶奶继续过衣食无忧的生活,不是吗?”

    原来如此!

    自从有了瑞瑞之后,莫北辰特别能理解做父母的心情,总是见不得孩子受半点的委屈和伤害。而宋一帆的孩子却因为这样便夭折了,这该是怎样的痛楚啊!

    难怪这一次,时隔五年后再见他时,他身上总有一种令她说不出的感受。原来他的内心隐藏的是痛失爱女的痛楚。

    莫北辰眼眶顿时也有一些泛酸,吸了一下鼻子,勉强笑道:“顾姨您也不用忧心了,我相信宋总他是个内心刚强的人,您给他一些时间,他会从阴霾中走出来的。即使失去了孩子,生活也还在继续不是?”

    “是,莫小姐您说的对。我也希望少爷每天能够开心一些,一切向前看。”

    芝姨拭了拭眼角的泪水,“我在宋家做了半辈子的佣人,是看着少爷长大的。我一辈子无儿无女,少爷把我当亲人一样看待,所以他的事情我总归是忧心的。”

    “但这下好了,我看到莫小姐,似乎就看到希望了。”

    顾姨说最后一句话时,眸光饱含着希望的看向莫北辰。

    五年了,如果说五年前的宋一帆对她或许有那么一丝爱慕的话。但五年后谁能保证有没有物是人非呢?

    就像她自己一样,经历了生活的磨砺之后,似乎连心也跟着苍老了许多,仿佛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莫北辰淡淡地笑了笑,道:“顾姨,您太高看我了。我结过婚,还有个五岁的孩子。现在跟前夫还在因为孩子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要不然我也不会躲到宋总这里来的。”

    “我这样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让宋总看到希望呢?”

    宋家是什么样的家庭她很清楚,即使他离了婚,依然有大把的年轻女孩愿意嫁给他。

    宋家怎么可能允许宋一帆跟她这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有什么产生什么关联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