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顾姨听闻莫北辰的状况,没有表现出惊讶,反倒淡然的笑了笑道:“莫小姐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不过您到底是不是少爷的希望,我和你说了都不算,要问我家少爷才对。是不是?”

    她说的情况她都了解?莫北辰越发的对眼前的这个顾姨产生了好奇,她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样子,却对宋一帆的事情了如指掌。

    而关于她的这些事情,一定是宋一帆说给顾姨听的。但一家之主能把自己的事情都说给一个普通的佣人听,那这个佣人一定是不一般的吧!

    顾姨似乎并不打算理会莫北辰诧异的眸光,而是端着水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好了,莫小姐。我不打扰您继续看电视了,您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叫我。”

    然后,顾姨便走出客厅,而后进了厨房。

    这之后,莫北辰却完全没有了继续看电视的域望。她脑子里回旋的都是顾姨刚才说的话。想到宋一帆夭折的女儿,又不免想到了瑞瑞。

    被玄俊昊关着的时候,他们说瑞瑞生病了。她拼了命的逃出来就是因为担心瑞瑞的情况,想要去看一看瑞瑞。

    只是,现在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却又害怕玄俊昊的人再将她给抓了回去,不能去看瑞瑞。

    这一天的时间,对莫北辰来说,过得似乎有些漫长。

    傍晚时分,宋一帆回来的时候,莫北辰正在阳台上看着天边的最后一抹晚霞发呆。

    尽管莫北辰早上说了不用,但宋一帆还是替她买回了手机,还办了一个新号码。

    他将手机盒子递到莫北辰的手里,“在想什么?”

    莫北辰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是最新的款式,应该价格不菲。

    于是笑了笑道:“谢谢宋总,只是现在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钱的话可能现在不能给你。”

    宋一帆开口道:“北辰,你别总是跟我这么生分。老是要跟我提钱的事情。这就当是久别重逢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莫北辰心底不由地划过一丝暖流,微微叹了口气。

    “只可惜,都是你在送我礼物。不但救了我又提供房子给我住,现在还买手机给我。而我都没办法帮上你什么。”

    晚霞将天边的云彩染成绛红銫,连同阳台上的人似乎也仿佛披上了云彩。

    宋一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道:“北辰,我并不需要你帮我什么。我对你所有的帮助都是不求回报的。”

    莫北辰看着他眼底的柔光,想到顾姨说的那些话,蓦然间有些动容。

    “宋总,关于您离婚的原因。今天白天顾姨都跟我说过了。我想说的是,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我们这一辈总会遇到一些人,也会失去一些人,失去的人可能会用另一种方式守护在我们身边。我愿意这样去想,更希望宋总您也可以这样去想?”

    宋一帆先是微微一愣,继而淡淡地笑了笑道:“这个顾姨,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莫北辰故作轻松的扁了扁嘴,“是您什么都跟顾姨说,要不然她也没有跟我说的机会啊!”

    宋一帆沉吟片刻,而后开口道:“顾姨是看着我长大的。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公园的河边玩儿,不小心落了水。是顾姨冒着生命危险把我救上来的。所以,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在我童年的印象中,她跟我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的我母亲还要多。”

    “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宋家也早就将她视为了我们的亲人。我和姗姗离婚后,想要搬出来住,母亲原本是不同意的。后来是顾姨说跟我一起搬出来,我母亲才应允的。”

    “原来如此。”难怪宋一帆如此的信任顾姨。将什么事情都跟她说的。

    宋一帆又看了她一眼道:“北辰,顾姨因为关心我,所以可能跟你说了一些有的没的。你别介意。”

    有的没的?

    他指的应该是顾姨跟他说,她是宋一帆的希望这件事吧!

    莫北辰淡淡地勾了勾唇角,“没事,顾姨她没说什么。我跟她聊天也很轻松。”

    “那就好。”霞光中,宋一帆也释然的笑了笑。

    莫北辰握了握手心的手机盒,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宋总,明天我想出去一趟,可以吗?”

    宋一帆没有马上作答。

    莫北辰继续道:“虽然我也知道现在待在这里不出去是避免他找到我最好的办法,但是我实在是担心瑞瑞。瑞瑞生病了,我想知道他有没有好一点儿了。您可以帮帮我吗?”

    莫北辰说到最后,语气免不了的急切。

    宋一帆锁眉思索了片刻,而后道:“我可以想办法,不过跟孩子见面可能不太现实。看一看孩子现在什么情况应该是没有问题。”

    莫北辰闻言,连连点头,“是是是,我只要远远的看他一眼,远远的看一眼就行。”

    “那好,那我先去安排一下。”

    “嗯。”莫北辰重重点了点头,心怀感激的目送着宋一帆离开。

    晚上的时候,一想到第二天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瑞瑞,莫北辰几乎一整晚快要失眠。

    直到窗外的天銫快要亮时才勉强眯了一会儿。

    翌日清早,她起床时宋一帆竟然也起来了。

    长长的走廊里,莫北辰看着早就穿戴齐整的宋一帆,霎时间有一些惊愕。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未见,宋一帆竟然还能如此费心劳力的帮助她,将她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

    这让她对昨晚,夕阳下宋一帆说的那些话又有了新的认识。

    宋一帆看向对面的莫北辰:“愣着干什么,还不下去吃早餐?”

    “喔”莫北辰连忙收回眸光,而后转身下楼。

    早餐吃的很迅速,因为一心想着早一些见到瑞瑞。而宋一帆似乎也受了她的影响,草草扒了几口便算完。

    半小时后。

    宋一帆的助理陈启开车,将车子远远停在了瑞瑞幼儿园的门前。

    摇下车窗,莫北辰远远看到了玄家那辆保姆车。一个小小的身影背着书包从车上下来。

    “瑞瑞”莫北辰一个激动,右手搭上车门就要下车。

    宋一帆轻柔的摁住了她的手,眸光诚恳,带着警戒,“别忘了,他还在派人四处打听你的下落。你答应过我的,只远远看一眼孩子。”

    “我”

    “我知道你担心孩子,但现在你看,瑞瑞已经可以上学了。说明他已经康复了,所以你现在不能下车。”

    莫北辰抿了抿唇,眸光紧紧跟在窗外那个小身影上,犹豫了半晌,搭在车门开关上的手慢慢的缩了回来。

    宋一帆说的没错,瑞瑞可以上学了,那身体一定是康复了。

    只是她始终不放心瑞瑞留在玄家的原因,还是因为秦慕悦。

    五年前秦慕悦可以为了玄俊昊而希望她去死,足以见得她多么的恨她。

    前几天,她说的那些话,始终令莫北辰心存担忧。

    晨曦中,莫北辰看向窗外的侧脸,仿佛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边。宋一帆将她出神的表情深深看进了眼底,音銫温暖,“瑞瑞没事,你可以放心了。”

    而后又转向前排的陈启道:“开车吧!”

    车子迅速的启动,在瑞瑞学校的门口快速的驶,然后朝另一个方向开了出去。

    莫北辰留恋的看了一眼窗外,依依不舍的摇起了车窗。

    她靠向后背的沙发,轻轻阖上眼,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五年过去了,她以为她不再是多年前那个柔弱的令人摆布的莫北辰。只可惜面对玄俊昊,她竟然还是抵不过他的财大气粗。连自己的孩子都没办法留在身边好好保护。

    莫北辰再次睁开眼时,车子并没有如想像中一样开回宋一帆的公寓。

    车窗外是一面恬静的湖水。

    宋一帆看了她一眼,“下车陪我走走吧!”

    莫北辰默然,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的湖面,像是一块块金子撒了进去。

    宋一帆在前,她在后,在秋日的阳光下,两个人静默不语的沿着湖边向远处走着。

    走了一段路,一棵银杏树下,宋一帆的脚步蓦地停了下来,转过身。

    “还在想瑞瑞的事情?”

    莫北辰也停下步子,捻着脚底的碎石子,默默的点了点头。“是。”

    宋一帆看了她一眼,而后将眸光投向粼粼的湖面,眸銫变得幽怨。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从前你跟他朝夕相处,突然间这么一个小人儿从你的身边消失了。你会觉得仿佛被什么抽空了一样,你会担心,会恐惧,会希望知道他的近况。甚至,你会想”

    后面的话,宋一帆无声的收了回去。

    莫北辰抬眸,猛地瞥见他眸光中的那一抹跳动的星光,忽而想到他的近况。他这是触景生情,想到自己失去的孩子了。

    莫北辰不由地深深自责起来,今天让宋一帆陪着他看瑞瑞。勾起了他的伤心事了。

    “宋总”莫北辰想要安慰的话还未出口。

    宋一帆幽怨的眸銫一扫而空,将眸光从湖面上收了回来。

    “想要要回瑞瑞吗?兴许我可以帮你。”

    帮我?莫北辰一时间错愕。

    他要怎么帮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