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瑞瑞到底留在谁身边,是她和玄俊昊之间的私人恩怨。即使宋家也算得上是财力雄厚,但宋一帆能有什么立场去帮她要回瑞瑞?

    再说,宋家在津市虽然也算得上是名门。只是和玄家的实力比起来,还是要差上一大截。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话?”宋一帆捕捉到她眼底的不可置信,问道。

    “不是不信,只是”莫北辰思量着该如何表述才能让宋一帆明白这一点。

    宋一帆果断的打断,“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北辰你有没有想过,你想要争取瑞瑞的抚养权,首先你要有能够与玄家相杭抗衡的条件。比如你能够提供给孩子些什么,金钱,坏境,爱,等等”

    “你之所以烦恼,我想到底是因为你自己也明白,即使通过法律途径。鉴于你现在能提供给瑞瑞的条件。法官也不可能偏向于你,更不用说跟玄家打官司,需要的似金钱和权力的支撑。”

    “而我,是你目前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宋一帆说这些话的时候,湖光的水面折射出秋日的阳光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显得特别明媚和生动。

    莫北辰惊愕的张了张嘴,“您的意思是?”

    宋一帆笃定的点了点头,“是的,你猜的没错。嫁给我,以宋太太的名义去跟玄家打这一场官司。有了我给你做后盾,法官在做选择的时候,自然会偏向于你。毕竟你是孩子的母亲,而且跟孩子一起生活了五年。”

    “可是”

    “你放心,我所说的嫁给我,只需要办理一个结婚手续。对外你依旧是自由的莫北辰,这样做只是为了我帮你打赢争取瑞瑞的官司。只要帮你赢回了瑞瑞,我们随时都可以解除关系。”

    尽管这一次五年后的相遇,她又重新认识了宋一帆所说的倾囊相助。但这一番肺腑之言还是让莫北辰有些动容。

    只是她不能这么自私。明知她的心不可能交付给他,还要霸占这个男人的温情。

    “不,宋总。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孩子是我和玄俊昊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把其他人掺合进来。”莫北辰眸光坚定的看向对面的男人说道。

    宋一帆眸底的神色微微一滞,而后微微一笑,“好,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

    “真的不用了,谢谢宋总。”莫北辰很笃定的摇了摇头。

    “那好吧!”宋一帆无奈的耸了耸肩,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随时可以改变主意。”

    一阵凉风袭来,莫北辰不由的裹了裹被风吹起的衣襟。

    “湖边凉,我们回车里吧!”宋一帆不动声色地说道。

    莫北辰默默点了点头,两人返身回到了车内。

    陈启开着车,将莫北辰先送回了公寓。

    莫北辰下车,目送着宋一帆的车子驶离小区。

    刚刚转身准备上楼,包里新买的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莫北辰掏出手机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但就是一眼,立刻让她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屏幕上的来电号码,异常熟悉。是玄俊昊的!

    她刚换的新号码,玄俊昊怎么会知道?

    连自己的新号码他都能够查到,这么说他早已经知道自己藏在宋一帆的公寓了?

    想到这里,莫北辰的手不禁一抖,差一点儿将手机摔了出去。

    能查到她的号码,知道她的位置,这会儿是不是正在哪个角落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呢?

    莫北辰心里一惊,连忙迈开腿往小区里跑去。一路上,手里的手机却一刻也没有闲着,铃声不断。

    也管不了那么多,一口气跑进了公寓大楼,又进了电梯。

    按下楼层键后,莫北辰终于长吁了一口气。

    公寓的大门有密码,即使现在玄俊昊带着人在外面要抓她回去,那也进不来。

    只是手里一直闪烁的手机屏幕仿佛在警示她:你逃不掉的!

    莫北辰靠在冰凉的电梯门上,死死盯着那一串熟悉的号码,狠狠吸了一口气,然后按下了拒听键。

    她甚至可以脑补出,这会儿那个男人在电话那端难看的脸色。

    本以为,可以就这样安静下来了。可谁料到,不到半秒,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莫北辰头皮一阵发麻,这铃声像是一团紧箍咒在不断牵扯着她的神经。

    眼一闭,心一横,干脆按下了关机键。

    顷刻间,仿佛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几分钟后,电梯到达了楼层。莫北辰拖着虚弱乏力的步子走了出去,敲开了公寓门。

    顾姨打开门,一眼见到她,不禁一惊,“哟莫小姐,您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莫北辰抚了扶脸颊,勉强的勾了勾唇角,“是吗?我怎么没没发现。”

    顾姨连忙侧身,让她进屋。

    “是呢,不信您自己去照照镜子。要不要我熬点糖水给你喝?”

    莫北辰走了进去,然后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没事。就是刚才上楼的时候,可能走的急了一些,这会儿还没缓过来。”

    顾姨的眸光狐疑的在她脸上流转了一番,然后说道:“您没事就好。”

    莫北辰默默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照向镜子的那一刹那,莫北辰着实吓了一跳。镜子中的自己,脸上毫无血色,惨若白纸,仿佛是没有魂的女鬼。

    刚刚只是玄俊昊的一个电话,就已经将她吓得魂不附体,那她还凭什么去要回瑞瑞的抚养权?

    现在的状况是,她首先要在有人生自由的情况下,再去考虑拿回瑞瑞的抚养权,不是吗?

    莫北辰突然有些后悔之前就那样婉拒了宋一帆的提议

    晚上,宋一帆回来了。

    晚餐的时间到了,莫北辰和宋一帆坐在一起用餐。

    顾姨的饭菜依旧可口,但莫北辰却有一些食不知味,早早的便放下了碗筷。

    宋一帆察觉到她情绪的低落,放下手中的筷子,眸光投到她脸上,“怎么了北辰,今天早上刚去看过了瑞瑞,他很好。你不是应该高兴才对?怎么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是吗?莫北辰不由地摸了摸脸颊。

    之前被玄俊昊那一通电话吓的,难不成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元气?

    “宋总,您白天说过的话还算数吗?”莫北辰闪了闪眸光,望向对面的宋一帆。

    白天的话?宋一帆立刻明白过来她所指的事情。

    扯了扯唇角,“当然算数,我说过了你随时可以改变主意。”

    莫北辰抿了抿唇,“那好吧!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希望宋总您可以帮我。帮我拿回瑞瑞的抚养权,也帮我保证人身自由不受威胁。可以吗?”

    宋一帆欣慰的勾了勾唇角,“当然没有问题。”

    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要给自己留有反悔的余地。

    莫北辰又迅速的理了理头绪,“只是,我的身份证现在不在身边。兴许是落在了风城我的一个朋友家里,宋总您等我两天,等我拿回来之后我们就去办结婚证。”

    宋一帆微微征了一下,对面的女人在提到办结婚证时,完全一副不掺杂任何情绪的样子,跟五年前的她仿佛判若两人。

    但无论她怎么改变,她仍旧是他内心深处想要保护的那个女人。

    宋一帆轻轻的扯了一下唇角,“好啊,我等你!”

    看着回答的如此爽快的宋一帆,莫北辰道:“宋总您不好奇我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宋一帆调整了一下姿势,靠向身后的椅背,“因为他,还是因为瑞瑞?”

    莫北辰默默的摇了摇头,“都不是。”

    “因为我自己。因为,我不想再被玄俊昊手下的那些人追踪,躲在您这间公寓不敢出门;我不想被关在一间暗无天日的黑屋子里失去人身自由;我也不想跟另一个女人去分享一个男人的爱。我接受您的建议,纯粹是为了我自己。”

    这些全都是她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得出来的结论。她不打算隐瞒任何人。

    宋一帆闻言,和颜悦色的勾了勾唇,“北辰,你能说出这一番话,我着实替你高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只会处处为别人着想,只会体谅别人的莫北辰了,你终于知道首先为自己而活了。真的我为你高兴!”

    莫北辰苦笑了一下,“宋总您是在骂我吧?骂我变自私了,骂我不顾及别人的境地了。”

    “今天做这样的决定,最起码我没有考虑您的境遇,不是吗?”莫北辰抬眸看向他,内心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莫北辰深知,她无法爱上眼前的这个男人。

    如果真的像宋一帆说的那样,拿回瑞瑞的抚养权,他们就离婚。那宋一帆得到了什么?他帮自己打官司,帮自己赢得自由。最后他什么都没有得到,这样做不过是在利用他的而已。

    她不相信在商场摸爬多年的宋一帆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北辰。”宋一帆略显深情的叫了她一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乎?”

    莫北辰看着眼前男人的笑靥如花,微微有一些失神。

    他扯了扯嘴角,又淡淡开口道:“我做这些,全都是出自于我的真心,你不必觉得亏欠也不要觉得有压力。我说过了,我所做的一切,你不妨权当做一个老朋友的帮助。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莫北辰微微错愕,“是,我们是朋友。”

    还记得初识他时,是她刚到津市的时候。他请她吃饭,他坐在她的对面,她心里当时想,她是多么幸运,结识了这样一个内心温暖的朋友!

    而此刻,也是一样。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