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聚会一直持续到下午,有季司庭和吕宣这两个活宝在,活跃气氛完全不是问题。

    江启文等人还有公司的事要处理,所以中午就离开了,而其他客人也在聚会临近结尾的时候陆陆续续道别,等到了下午,就只剩下内部人员。

    侍者收拾着大厅的东西,左欣欣等人都在二楼客厅坐着,面前摆着各种水果零食,丰盛无比,前面放着投影仪。

    季司庭大大伸了个懒腰:“没想到姐姐姐夫的求婚仪式跟夏令营一样,开心,痛快,舒服!”

    小程小艾学着他的样子伸懒腰。

    小艾:“啊哦,爹地妈(mī)的求婚仪式跟电视剧里演得一样,我看到妈(mī)都哭了。”

    “那是因为我们的心愿视频。”小程咧嘴笑了笑,一双深褐色眼眸看了眼爹地,“爹地说是不是?”

    提起这个,左欣欣有些好奇:“说好等你们十八岁拿出来一起看,为什么今天就交了出来?”

    “因为我们有爹地了,求婚以后就是结婚,以后我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小艾已经没有心愿了。”小家伙说得头头是道,小程在旁边连连点头,妹妹越来越懂事,他这个当哥哥的很是欣慰。

    “还有你们上一次生(rì)的时候,居然一起偷偷录了视频,还不告诉我。”说到这儿,左欣欣看了一眼江煜城,求婚的时候满脸深(qíng),现在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感觉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下一刻,左欣欣的目光就落在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上。

    似乎察觉她的目光,男人的手在她掌心挠了挠,一抬头,就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像是要把她沉溺进去。

    好吧,她收回刚刚说的话。

    “好了,你们不要再含(qíng)脉脉了,想好看什么电影没有。”坐在对面的吕宣忍不住开口。

    她在这里挑影片挑得眼花缭乱,人家倒好,十指相扣深(qíng)对视,酸,太酸了。

    季司庭连连点头:“就是,我也看不下去了,在场这么多单(shēn)狗,你们就不能体谅体谅我们吗?”

    一把一把狗粮地塞,完全没有人(xìng)。

    “单(shēn)狗?”左欣欣挑了挑眉,“你是指你还有小程小艾?”

    除了两对(qíng)侣,就剩下他们一大两小了。

    见自己被点名,小艾立刻摇摇头:“我不是单(shēn)狗,有好多人喜欢我呐。”

    “是吗?”季司庭一个鲤鱼打(tǐng)坐起来,兴趣十足的凑过去,“那你跟舅舅说说,都有哪些男孩子追你?”

    “”小艾看了眼旁边的爹地妈(mī),话锋一转,“我还小,妈(mī)说长大了就可以谈恋(ài)了,可是舅舅你怎么没有谈恋(ài)?”

    一记暴击。

    “谁说舅舅没有女朋友,小蜻蜓就是舅舅的女朋友,过了这么久,你难道把蜻蜓姐姐忘了?”倒霉孩子不甘示弱。

    听到这话,小艾愣了愣,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qíng),爬进哥哥怀里:“哥哥,我现在不想跟舅舅玩。”

    吕宣也露出嫌弃的表(qíng):“你也好意思说,小艾好不容易走出来,现在又有心理(yīn)影了。”

    “我也是受害者好吧。”季司庭摊摊手,嘴上这么说,他还是拿了小艾喜欢吃的东西去哄她。

    金哲突然开口:“就看这个吧,哥斯拉,怪兽之王。”

    “怪兽?会不会吓到小朋友。”吕宣看着电影海报,面露难色。

    “不怕,我要看怪兽之王!”小程对这几个字格外感兴趣,小艾正捧着舅舅给的水果吧唧吧唧啃着,闻言跟着点点头:“小艾也要看!”

    几人一拍即合,窗帘拉上,电影开始。

    气氛很足,众人聚精会神地看着,左欣欣突然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我去一趟洗手间。”

    “好。”

    看着她离开,江煜城摸出手机打开一款软件,算算时间,例假确实是这几天,大约是酒太凉引起不舒服。

    比起他,左欣欣倒是没想那么多,轻微疼痛后,就恢复了正常,估计是肠胃不好。

    看来真的跟二婶说的一样,上了年纪就该好好养生。

    她才二十八岁,毛病就跟着来了。

    再次回到客厅,刚坐下,江煜城就递过来一杯(rè)水,不烫刚刚好。

    左欣欣暖着手,看了眼旁边的沙发,发现小程小艾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两个小家伙今天不光在大厅来回跑,还在别墅附近转了几圈,这会可算知道累了。

    “我去抱他们回房间。”

    话音未落,江煜城率先起(shēn):“我去吧。”

    在左欣欣看不见的角度,江煜城给季司庭一个眼神,后者立刻心领神会,于是,二人分别抱着小程小艾去了卧室。

    这时,吕宣悄悄凑了过来:“哎,今天感觉怎么样,惊喜吧?”

    “确实又惊又喜。”左欣欣由衷开口,唇角忍不住上扬。

    “那肯定,凯特琳担任主持,季司庭负责场地和歌舞,我和金哲置办餐饮,可楠姐定制流程,可把我们忙死了。”说着,吕宣大大来了个熊抱,“不过啊,能让我们欣欣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管过程怎么样,我就知足了。”

    左欣欣笑了笑:“放心吧,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她别有深意地看了眼金哲,然而后者沉迷于电影无法自拔。

    “算了吧,两年内我肯定不会收到求婚。”吕宣撇了撇嘴,“伯母虽然同意我们交往,但结婚我估计还是没戏。”

    说起来,金哲母亲只跟她见过几面,消息却十分灵通,前者对她最大的意见,就是她的职业和背景。

    吕宣叹了一声:“所以啊,我决定这两年好好努力,豪门嫁不嫁无所谓,我要成为自己的豪门。”

    况且她现在事业正在慢慢上升,把事(qíng)做好,该来的总会来的。

    左欣欣默默竖起大拇指:“这才是我认识的吕宣,一(shēn)正气,潇洒。”

    一直以来,吕宣从某种程度上是她的姐姐,但更像是闺蜜和朋友。

    她支持吕宣的任何决定,就像后者也一直在她(shēn)边。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江煜城一过来,吕宣就立刻回去了。

    见金哲认真地看电影,吕宣忍不住扒拉他一下:“哎,咱们之前不是看过这个吗?”

    “每次看都会有新的细节,导演处理得太精妙了。”

    吕宣哦了一声,靠着沙发没有说话。

    看完电影,众人都饿了,正好餐厅做好了晚饭,几人便有说有笑下楼去。

    “好香啊。”小艾吸了吸鼻子,“我好像闻到了(ròu)的味道。”

    “自信点,把好像去掉。”小程淡定道。

    走进餐厅,放眼望去色香味俱全,不仅有华国的美味佳肴,还有Y国的特色菜,简直是一场视觉盛宴。

    真的很香。

    左欣欣因为喝酒胃里不舒服,中午没怎么吃,这会正好饿了,感觉能吃三大碗米饭。

    “咕噜噜”

    肚子适时叫起来,就听男人轻笑一声,左欣欣没好气白他一眼,江煜城立刻敛起神色:“坐吧。”

    吕宣看着这一桌大餐都快哭了,好香,好想吃,好多(ròu),可她不能吃。

    《遇仙》马上就要开拍了,她必须得保持(shēn)材,否则到时候衣服穿不上,不得尴尬死。

    吞了口口水,吕宣的筷子略过红烧(ròu),掠过梅菜扣(ròu),最后夹起一片菜叶。

    这时,小艾好奇道:“宣姨,你为什么不吃(ròu)啊。”

    “宣姨也想吃,可要是吃了,就不能拍”

    话没说完,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红姐打来的。

    “姐。”吕宣接起来,随着电话那边响起声音,吕宣的眼睛越来越亮,最后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好的,红姐,保证完成任务!”

    挂了电话,吕宣欢呼一声,二话不说夹起红烧(ròu)往嘴里送:“恩~~太好吃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ròu)了!”

    左欣欣挑了挑眉:“怎么回事?”

    “红姐的电话,说定妆照看起来瘦了点,剧组让我稍微胖两斤,不至于看起来弱不(jìn)风。”她伸出两根手指,“两斤啊,你知道两斤意味着什么嘛?”

    意味着她可以放肆的大吃一顿了!

    闻言,金哲立刻给她夹了鱼(ròu):“那就多吃点,以后就应该多接这种戏。”

    天知道两个人每次吃饭,吕宣大部分点沙拉,偶尔吃一次牛排也只吃几口,唯一能让她大口吃的,就只有馒头和白米饭了。

    金哲可谓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尤其是金家主要产业是餐饮,而吕宣却有很多东西不能吃,原本他还想带她吃遍金家餐饮下的各种自创美食,可惜到现在都没迈出第一步。

    这时,一直沉默的季司庭提议:“哥你到时候可以投资一部电视,让宣姐主演,内容就是美食,到时候宣姐就能肆无忌惮地大吃大喝了。”

    “我同意!”小艾第一个举手,“到时候我可以去吗?”

    “你要出道吗,出道就要像宣姨一样,好多好吃的东西都不能吃。”小程凉凉道。

    小艾:“那,那还是算了吧。”小家伙看着自己(ròu)(ròu)的手手,伤心地选择了放弃。

    越想越伤心,小艾嘟囔着:“为什么妈(mī)吃那么多不会胖,我也好想变成那样,老师不是说宝宝会遗传爹地妈(mī)的优点吗,为什么小艾没有。”

    “因为妈(mī)的基因在我这里啊。”小程得意地晃了晃小脑袋,他吃东西没什么忌讳,好吃就行,反正也不会发胖,还能吃到好吃的。

    想到这,小程冲妈(mī)咧嘴一笑:“谢谢妈(mī)!”

    支持(狂沙文学网)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