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穿上外套,左欣欣可悲地发现自己弯不下腰了,江煜城买的这件羽绒服是实打实的厚,突然她就变成了短胳膊娃娃。

    “江煜城!”只好扯着嗓子喊。

    “怎么了怎么了?”男人慌慌张张跑过来,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就看到左欣欣跟个企鹅一样坐在沙发上,单手拎着鞋愣是穿不上去,男人顿时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

    爽朗的笑声就像在嘲笑她一样,左欣欣没好气道:“笑什么,赶紧过来帮我穿上!”

    江煜城边笑边走过去,握着热乎乎的脚掌,忍不住挠了挠脚心,左欣欣顿时“哎呀”一声没出息地笑起来:“你干什么,江煜城你是不是想造反?”

    “你猜对了。”

    眼看着男人就要过来,左欣欣连忙抬腿一脚贴在男人脸上,场面有些尴尬,左欣欣甚至能感受到这脸软绵绵的,脚感不错。

    “谋杀亲夫。”男人艰难地吐出四个字,然后把脸上的脚拿下来,惩罚似的捏了捏,见女人又要挣扎,他连忙道:“好了好了,休战,甲方申请休战。”

    左欣欣挑了挑眉:“乙方暂时同意。”

    穿好鞋,左欣欣就感觉浑身热得受不了,打算不戴围巾就出去,谁知男人拿着围巾跟在她身后:“钥匙在我手里,想出去,就把围巾戴上。”

    “我不想戴,有帽子就够了。”说着,左欣欣把羽绒服帽子戴上,又把拉链拉到下巴的位置,然后就看到男人摇了摇头。

    好吧。

    最终,左欣欣又把自己包裹成一个企鹅走出冰屋,彼时,远处的繁星与蓝紫色极光相互映照,纳尔河面倒映着光晕,简直是大自然最美丽的景色。

    而从左欣欣的角度,看到每个冰屋外几乎都站着人,无一不是感叹极光的美丽和壮观,她忍不住激动起来:“相机相机!”

    “来了。”

    相机到手,左欣欣立刻对着远处拍摄起来,一张,两张,三张明明看起来没什么区别,可左欣欣就觉得极光每一秒都在发生变化。

    比起刚才在冰屋里看到的,蓝紫渐变色的极光已经向这里延伸了有段距离,似九天之上有仙女撒下星星点点,有似古代神话中写到的术法散发出的光芒,美轮美奂。

    早在之前,左欣欣在网络上看到过不少关于极光的照片和视频,其中蔚为壮观的景象光是坐在屏幕前是感受不到的,此时此刻,她真真切切站在这里,看着奇妙而绚丽的自然现象,心中只有激动和惊叹,想要把这一幕永恒地留存下来。

    这时,身旁男人缓缓开口:“罗蒙诺索夫曾经写过这样的话,在半夜时升起了晨曦,这不是太阳设置的宝座,也不是冰封的海洋,而是闪动的火焰。虽说是夜里,白天却来到了人间。它究竟

    怎样成为凝结的蒸气,仲冬时节变成了喷涌的火?”

    不是太阳设置的宝座,也不是冰封的海洋,而是闪动的火焰。

    “闪动的火焰”左欣欣缓缓开口,看着远处绚烂的蓝紫色光晕不断变化涌动,而天上繁星也在分秒之间悄无声息地移动,纳尔河边倒映着这美丽的一幕,恍惚间,让人分不清楚哪里是水中勇,哪里是天上光。

    她看了眼江煜城,就看到他正从袋子里拿出三脚架,而袋子里还躺着一个器械,赫然是更高档精准的摄像机,不由愣了一下。

    见状,男人勾唇一笑:“我来帮你把这一幕永久记录下来。”

    虽然纳尔河可以经常来,极光也可以看,但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来这里看极光,任何值得纪念的日子,都应该以另一种方式留存下来,不论是脑海中的记忆,还是一张照片,一段视频。

    两个人架好三脚架,就听不远处有人欢呼:“来了来了!”

    抬头看去,山峦处披着的极光赫然开始大面积向这里翻涌而来,它们真的就像闪动的火焰,在璀璨星河中搭起一座蓝紫色的桥梁,径直穿过他们头顶,然后没入在山的另一边,蓝紫色光芒裹挟着万千星光翻涌着,跳动着,绽放着。它们就像从山那边发出的神秘力量,在夜空与星河交错,与月光融合,然后回到山的另一边。

    左欣欣看着这一幕惊呆了,都忘了拿起相机,下一刻,自己冰凉的手就被男人炙热手掌包裹,耳畔响起低沉嗓音:“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左欣欣下意识脱口而出,激动地拽着江煜城的胳膊,“我们每年来一次好不好,听说极光不止这一种颜色,我想把每一种颜色的极光都看一遍,下次来的时候一定要带着小程小艾,还有吕宣他们,大家一起来肯定很热闹。”

    “当然可以,那我们明年再来一次,到时候所有人都来。”江煜城的眼里没有极光,没有大自然的美景,他满眼满心,都是眼前这个可人的姑娘。

    再绚烂的极光,都不及她的笑容好看。

    “我要去那边。”

    尽管这是视野最好的地方,左欣欣还是觉得不够,她抬脚向纳尔河边走去,为了呈现更好的美景,酒店并没有清扫这里的雪,隔一段距离有标牌,写着【距离河边30M,安全】。

    于是左欣欣一步一个脚印向河边走去,只为了更好地欣赏这一大自然奇观,江煜城赶紧跟上,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其他人似乎看到了这一幕,女生们蠢蠢欲动,也开始向河边走去,不得不说,距离越近,看到的越为壮观。

    左欣欣在河边停下来,抬头看着几乎在她头顶的极光,抬手却又距离遥远。

    下一刻,她抬起的手被人握

    住,只见男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双手套,给她戴上:“外面这么冷,你还把手伸出来。”

    “我就是想摸摸极光。”左欣欣憨憨笑起来,仿佛她刚刚已经摸到极光了一样。

    男人无奈一笑:“终于知道小艾为什么总是傻乎乎的。”

    “??”左欣欣睁大眼,“你这话什么意思?”

    潋滟水眸微微睁大,澄澈眼眸中倒映着蓝紫色极光,江煜城心中一动,低头吻了下来。

    “唔!”问罪不成还被占了便宜,左欣欣闷哼一声,得空挤出几个字,“有人”

    某人低笑一声,这才离开:“夜这么黑,谁能看得见。”

    谁说夜这么黑,大片大片极光映照下,地上的雪都随之变幻着颜色,天地之间仿佛有一层朦胧的光晕,她都能看到其他人,怎么其他人就看不到他们。

    这家伙,就知道满口胡诌。

    想着,左欣欣后退一段距离,在地上团了个雪球:“江煜城!”

    她一开口,男人下意识转过身来,顿时一个雪球在空中划过一个抛物线,精准无误地落在男人额头上,轻微地砰一声,炸开朵朵雪花,落了满身。

    左欣欣立刻哈哈笑起来,然而下一刻,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江煜城手里多出一个更大的雪球,起码是她的三倍。

    “你干什么,我刚刚的雪球哪有这么大,不能耍赖!”左欣欣瞪大眼,下意识拔腿开始走位,希望能躲过去。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由于走位乱七八糟,左欣欣的腿结结实实受了这么一下,哎呀一声,她整个人向后倒去。

    “欣欣!”男人这才慌了,迈着大长腿赶紧过来。

    下一刻,他就看到左欣欣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雪地里,而这雪的厚度正好被她砸出一个人形坑。

    左欣欣也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要遭殃了,谁知道这雪格外厚,她不仅没有被磕碰到,甚至能就地平躺,欣赏天空美妙绝伦的一幕。

    此时此刻的极光就像笼罩在她头顶,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和璀璨星辰交错的蓝紫色光芒,向上天执笔构造出的优美画卷,又似极光与星河共舞借此向世人绽放自己的美丽。

    一时间,竟然有些看呆了。

    “欣欣!”

    这时,视线中多出一张着急的俊脸,左欣欣没忍住扑哧笑出声,然后任由男人把她拉起来,拍去身上沾染的雪,语气有些指责:“最近时间特殊,你最好不要玩这些。”

    “那你还陪我玩,还砸我,都是你把我砸倒的。”左欣欣毫不示弱地反击过去。

    “好,算我的失误。”这个亏,他还是吃了吧。

    忽然想起他刚刚说的话,左欣欣不由问了句:“为什么最近时间特殊?”

    闻言,江煜城看她一眼正寻思着

    怎么开口,左欣欣突然福至心灵:“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放心吧,我穿这么厚,没事的。”

    “那也不行。”说着,江煜城摘下她的手套,把两只小手捂暖后,又摸出一双手套。

    左欣欣睁大眼:“你怎么带这么多手套?”

    话音刚落,她才发现这双手套她戴着大了,喔,原来是他的手套。

    这时,周围的人开始往回走,头顶这片极光依旧那么绚烂,星河依旧璀璨,但温度却下降了不少。

    江煜城道:“酒店送了宵夜,我们也回去吧。”

    “我还想再待一会。”依依不舍地看了眼天空,这种天然美景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况且还是他们第一次来。

    “好,但是你不能再玩雪了。”男人宠溺开口。

    可他越这么说,左欣欣越想跟他对着干,想了想,道:“可是我想堆雪人。”

    “不许。”

    “我不管,好不容易来一次,要是能在极光下堆雪人,然后拍照,想想都开心。”

    见状,江煜城只好认命道:“这样,你看着,我堆。”

    (本章完)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