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于是,江煜城搬了把椅子,让左欣欣坐在冰屋的外部通道里,还贴心地准备了热水,然后,一个人戴着手套堆雪人去了。

    看着男人忙来忙去的身影,左欣欣忍不住摸出手机就录下了视频,真是有史以来看到江煜城这么听话。

    没多久,一个大雪球滚了起来,圆滚滚几乎看不出哪里不对劲,仔细一看,某人竟然贴心地弄平了球面。

    左欣欣看得手痒,忍不住戴上自己的手套走了过去,就听男人淡淡道:“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把大雪球扔到河里。”

    “我戴了手套。”

    “不行。”

    好吧。

    左欣欣只好又坐了回去,闲着无聊,就一边听歌一边哼着唱,再看看天上的极光,简直是享受。

    轻柔嗓音的歌声似有若无传过来,江煜城忍不住看了眼,就看到女人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热水袋,手里拿着水杯,这才满意地继续堆雪人。

    片刻,一大一小雪球堆好了,江煜城拍拍手:“怎么样?”

    “太棒了!”左欣欣激动地来到外面,抱着某人的脑袋就是吧唧一口,后者都懵了一瞬,才露出笑意:“喜欢吧?”

    “你这个问题都问了不下一百遍了。”左欣欣翻了个白眼,然后在雪人面前蹲下,“缺五官和胳膊”

    “在这。”视线中多出一只男人的手掌,掌心静静躺着两颗黑銫纽扣。

    左欣欣愣了一下:“你从哪里找到的?”

    “帽子上。”

    顺着话音看过去,就看到男人外套帽子上有拆线的地方,俨然是纽扣刚刚待的地方。

    “这”左欣欣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一眼就看出他们的衣服是高级定制的,这一颗纽扣估计都是精挑细选后的,竟然被他拿来当雪人的眼睛。

    不过拆都拆了左欣欣立刻把纽扣按了上去。

    眼睛有了,鼻子呢?

    左欣欣突然想起宵夜里的饼干,便找了块饼干贴上去,看着像是小丑的鼻子。

    “嘴巴。”江煜城递过来一根木枝,正好是弯起的弧度,看起来像是雪人笑起来一样。

    左欣欣眼前一亮:“厉害,小程小艾一定很喜欢。”

    “这是胳膊。”男人又不知从哪拿出两根粗点的树枝,一端有两三分叉,看起来像是手指。

    江煜城站在正面端详了一会,发现两边手臂高低不一样,便出手调整过来,这才点点头。

    这时,左欣欣走过去把围巾摘下来给雪人围上:“完美。”

    话音落下,自己脖子上又多出一条围巾,耳畔响起男人的低沉嗓音:“注意别着凉。”

    左欣欣挑了挑眉:“我们来拍照吧!”

    “好。”

    接下来半个小时,江煜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

    ,明明一样的姿势,他拍一张就已经很好看,可某人还是要求他多拍几张,于是,江氏业余摄影师上线。

    半个小时后,江煜城看了看时间,收起相机:“该回去了。”

    闻言,左欣欣下意识抬头看了眼,美景依旧在,就像是无声地陪伴着他们。

    她笑了笑:“走吧。”

    回到温暖的房间,左欣欣大大伸了个懒腰,躺在懒人沙发上一动不想动,回想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兴奋地丝毫没有困意。

    这时,江煜城端着一杯热水过来:“喝点水吧。”

    “不想喝,我今天一整天都好好的。”左欣欣不情愿地开口,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可怜巴巴看着江煜城。

    后者:“”总有那么几次,他拿她没办法。

    左欣欣在沙发上打了个滚:“我们明天回去吗?”她边说边站起来,去了玻璃房,看着外面梦幻美丽的景銫,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这么好的景象,肯定不是只有今晚才有,突然有些不想回去。

    身后传来脚步声,只听男人道:“想待多久都可以,只要你喜欢。”说着,他又把热水递过来。

    终于,左欣欣接了过来:“好吧。”她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外面的景銫,突然觉得在这里看,和在外面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在外面看,她好像和美景共存,能真真实实体会到那种壮观,可坐在这里,就好像他们处在极光的世界,更夸张点,好像脱离了现实,似乎一走出去就能踏进满天星河。

    江煜城在身边坐下,左欣欣就靠了过去,明显感觉男人身子一僵,她忍不住笑了笑。

    “笑什么?”男人硬邦邦道。

    “没什么,就是想到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左欣欣神銫一顿,道:“我在想,如果没有小程小艾,我们还会不会遇见?”

    闻言,男人眸光闪了闪,握住她的手:“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怎么又突然提起来?”

    “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没有小程小艾,如果我们仅仅作为两个个体相遇,像普通情侣一样谈恋爱,约会,那会是什么样子。”左欣欣道。

    如果去庄园度假,看极光,都是他们作为普通情侣时一起做的事情,那心态应该会很不一样。

    闻言,江煜城尝试着想了想,老老实实道:“如果是那样,恐怕我对感情的激发会更延迟。”

    “”你说得还挺有道理的。

    按照这家伙当初闷声不吭又捉摸不定自己心思的状态来看,就算他们相遇了,估计也会像他说得那样,毕竟当初他还不管不顾,只想把小程小艾抢过去。

    越想越糟心,左欣欣索杏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提这个了,还是回去睡觉

    吧。”

    说着,她大口喝完杯子里的水,发现竟然是糖水。

    见她面露惊讶,江煜城勾了勾唇:“喝了那么多热水,给你改善一下口味。”

    “谢谢江总。”左欣欣公式化地笑了笑,起身回到另一边房子。

    洗漱后,左欣欣从浴室出来,就看到某人已经躺在床上,旁边还空了出来。

    “你不困吗?”话音落下,左欣欣打了个哈欠,钻进被子大大伸了个懒腰,然后舒舒服服抱着被子,“晚安,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出发呀?”

    “等你睡醒再出发,不着急。”身后一阵窸窸窣窣,很快落入一个怀抱,左欣欣换了个姿势,轻轻应了声,就没再说话了。

    看着很快陷入睡眠的某人,江煜城略微无语了一瞬,最近她好像越来越喜欢睡觉了,不过今天折腾了一天,确实挺累的。

    第二天,两个人坐在玻璃房吃早饭,看着外面碧空如洗的蓝天和纳尔河远处的山峦连成一条线,那个远方就好像藏着无数神秘。

    左欣欣不由道:“纳尔河山的那边是什么?”

    “是一片山峰,没有人类生存,百分百原生态。”男人很快接过话。

    也就是说没有开发过,左欣欣还是有些不死心:“如果有登山设备呢?”

    闻言,江煜城看她一眼,淡淡道:“迄今为止,只有专业的登山人员,或者有经验的登山爱好者在山峰上拍到过极光,半夜温度下降视线不佳,你想一去不复返?”

    “”去不了就去不了,还要说这些。

    喝下最后一口牛奶,左欣欣擦了擦嘴:“我吃饱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不着急,想拍照的话,一会我们去附近拍。”

    左欣欣眼前一亮:“好啊。”

    于是,吃过早饭,两个人在冰屋外四处转悠,拍拍人,拍拍风景,直到中午吃了午饭,才启程打道回府。

    酒店里有个橱窗,是纳尔河居民手工做的小玩具,左欣欣买了几个回去给小程小艾玩,另外又买了些其他小东西,给吕宣他们当做礼物。

    来时是晚上,回时是白天,左欣欣正好把沿途的风景看了一遍,这才发现路的一边就是纳尔河,一直快要外环才围绕着山峰环绕过去,只有一条分流进入市区。

    车里暖气开得足,没多久左欣欣又开始犯困,等她醒来的时候,车子刚好进入别墅区。

    “醒了?”江煜城看她一眼,“一会就到了,清醒一下。”

    左欣欣轻轻应了声,拿出相机翻看昨天拍的照片,每一幕都历历在目,等下次,一定要带所有人都来。

    五分钟后,车子停在一栋别墅外,两个小身影立刻跑了过来。

    左欣欣一下车,就把小程小艾抱了个满怀,只听女儿不满道:“原来爹地妈

    咪背着我们偷偷出去玩了,讨厌。”

    “喏,给你们带的礼物。”左欣欣指了指后座,小程立刻过去,小艾也顾不上抱怨,随后,一人提着一个袋子往别墅里跑去。

    “走吧。”

    男人走过来牵住她的手,左欣欣微微颔首,比起纳尔河畔的温度,这里简直是天堂,想想昨天穿成了企鹅,这会终于感觉到自由了。

    小程小艾已经坐在客厅把礼物悉数拿出来,两张小脸兴奋无比,吕宣从楼上带着哈欠下来,见到二人愣了一下:“回来了。”

    “宣姨,妈咪这里有礼物喔,有好玩的,还有好吃的。”小艾拔高声音,嗓音还是稚嫩软糯。

    “来了来了!”听到礼物两个字,吕宣眼前一亮,迈着大长腿跟小程小艾凑在一起挑选着。

    “这个好看,这个也好看,这个是我的,你们都别跟我抢。”

    小艾不开心了:“宣姨,你想要什么可以让金叔叔帮你买,为什么要跟我们抢啊?”

    “小家伙,这里面也有你们妈咪给我带的,我有男朋友是我的本事,你没有就只能跟爹地妈咪要,这不一样。”吕宣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