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叶清玄浑浑噩噩的看着铜镜中自己的影子,数日来一股极度不真实的感觉,始终盘踞在他的心底,挥之不去。

    铜镜虽然并不十分明亮,但却也足够叶清玄看清自己。镜中的自己是一个相貌颇为俊朗,年岁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

    这样貌到与记忆中的自己别无二致,但是这衣着打扮与年纪,实在是相差太过巨大,而且自己此时身处的所在,也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中已经呆了七天,叶清玄依旧感觉到一种严重的不真实感。

    “师兄!师父的葬仪就要开始了,你准备的如何了?”正当叶清玄“思考人生”的时候,一个年轻中充满着活力与淡淡悲伤之意的声音,从外面传进了屋子。

    来人是谁,叶清玄自然知道。

    几天之前,叶清玄“清醒”过来之后,自己正伏在一张破木床前,床上盘坐着一个须发皆白,仿佛老神仙一般的老道士。

    正当叶清玄一脸懵逼的时候,突然“哇”的一声惨嚎声将他惊醒,这惨嚎声正是自己这个便宜师弟所发出的,而原因,自然是眼前这个老道士,也就是他的便宜师傅羽化登仙去了。

    在这之后,叶清玄一脸呆滞的看着哭成了一个泪人儿一般的“便宜师弟”,手脚麻利的拾掇着老道士的遗体。

    忙忙碌碌了一番之后,这小道士不知道从哪里扛来了一口薄棺,紧接着手脚麻利的将老道士的遗体给抱了进去,并且安放停当。

    叶清玄看着小道士的行为,几乎惊呆了,这老道士的遗体,怎么说也得百十来斤吧,而眼前这个小道士居然轻轻松松的就将他抱起来,然后放入了棺材之中,这样的事情叶清玄自问自己可是绝对做不到的!

    要知道,搬动一个死人和一个活人,总是有所差别的。当你在当你在抱一个活人的时候,对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借力稳定自己。而死人则不会,要不然怎么总会有人说“你丫的沉的跟个死人一样呢?”

    再看看那小道士的小身板,叶清玄几乎下意识的就确定了一件事,这小道士可是有真功夫再身啊!

    “不过,他怎么将自己认成了自己的师兄?而这间破道观又是哪里?自己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此时方才回过神来的叶清玄,这才来得及思考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清玄是一个90后机械工程专业毕业的大学生,这样的身份当他们步入工作岗位之后,在2019年,几乎有一个统一的称呼“机械工程狗”,而叶清玄也在当时,荣幸的成为了“机械工程狗”的一员。

    然而,正当他办理完入职手续,准备开始他的职业生涯的时候,叶清玄就被一辆无良的大卡车给撞飞了,而叶清玄记得的最后一个画面,则是凑巧与他一起去吃食堂的美丽女同事的那张,由于震惊与惊吓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脸。

    再然后,当叶清玄再次清醒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间破破烂烂的小道观中!

    直到当时,将一切捋顺了的叶清玄,这才回过神来,一个大胆而又完全合理的词汇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我特么穿越了!?”

    “师兄!?师兄?!”两声清唤将叶清玄从沉思中拉回了现实。

    抬头看去,一个眉清目秀,衣着朴素的小道士,正满脸泪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只见他面有难色,然后有些期期艾艾的继续说道:“师兄,我饿了!”

    叶清玄只感觉心中升起了一股荒谬的感觉,同时嘴上说道“饿了,哦,饿了那就去吃饭啊!”

    “可是,可是,师弟我并不会烧饭!”小道士的声音有些委屈,“况且,刚才师弟看见师兄沉浸于悲伤中,我独自一人将师父安放停当,此刻,实在是没有力气去生火造饭了!”

    “啊?哦!可是我也不会啊!”叶清玄一脸懵逼的看着小道士,要说做饭,叶清玄恐怕只会做泡面,显然这间破道观里是不可能有泡面这种东西的!

    “师兄,你说谎!”小道士听见叶清玄的话,有些悲愤的说道“师父说过的,持戒全真不可以说谎!而平日里的饭食,不都是师兄你做的吗!?”

    听见小道士的话,叶清玄不由的一阵呆滞,然后渐渐的他的脑袋里多出了一些完全不属于他的记忆。

    几乎是下意识的,叶清玄便发现,眼前这小道士果然没有说错,平日里果然都是自己负责师徒三人的饮食的!

    这些突然出现的记忆,显然不属于叶清玄本人,但是又和叶清玄自己的记忆完美的契合到了一起,一时间,叶清玄也有点搞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原本就是这个破道观中的小道士,还是那个2019年的机械工程狗了!?

    但是很快的,叶清玄就反应过来了自己到底是谁,同时也大概明白了,这些记忆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了。

    “看样子,我是灵魂穿越,那段记忆,估计就是这具身体本来主人的了!?”熟读各种网络小说的叶清玄,自然不会忘记这样的烂俗桥段。

    在这些记忆中,有一条引起了叶清玄的兴趣,并且也许可以一解叶清玄不会做饭的窘境。

    这段记忆中,老道士在临终前,将观主的位置传给了“青玄”也就是叶清玄此时这具身体的原本主人,也就是说,此时叶清玄,便是这座破烂道观的观主了!

    “我呸,一座破道观,加起来一共两个人,这样的观主谁要做啊!”尽管内心戏无比丰富,但是叶清玄依旧在面子上做足了功夫,毕竟如果让眼前这个身怀“绝技”的小道士看出了自己不是他的师兄,天知道在短时间内接二连三失去了师父师兄的他,会不会神经错乱的要杀掉自己,为他师兄报仇啊!!

    于是,强自压下心中的怪诞与不安,叶清玄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师弟,你知道师兄为什么说自己不会做饭吗?”

    小道士一脸悲愤的摇了摇头,然后瞪了他一眼。

    “咳咳!”叶清玄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故作严肃的说道,“既然师父已经将观主之位传给了我,那么我便是一观之主,师弟,你何曾见过师父亲自做过饭?”

    “自然见过,师兄你失忆了吗?”小道士的声音清澈无比,“我们刚上山的时候,不就是师父亲自给我们做饭吃吗?只不过后来师兄你又懒又馋,还喜欢去骚扰山下的女居士,也练不好师父传授的武功,师父这才一怒之下,罚你一直生火造饭的!”

    “啊?咳咳!是这样吗?咳咳!”叶清玄此时才回想起来,好像真的是有这么一段往事!

    小道士一脸狐疑的打量着叶清玄,看的叶清玄浑身不自在,不得已之下,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去准备晚膳。

    凭借着“青玄”的记忆,胡乱弄了个菜,热了热锅里原本就有的稀粥,师兄弟二人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着自己做的“美食”,叶清玄味同嚼蜡,此时的他心底里只有一个想法,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自己还能回去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