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按照之前定下的规矩,这玉虚宫大比,需要整整持续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便是你武功高强,但若是想夺得宝物,就需要不断的接受挑战!

    而这样一来,又有几个人能真正敢言不败?

    是以,那些真正有资格问鼎宝物的高手,都不会提前动手,是以第一天过去,参与比试者,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一位先天后期的武者而已!

    这位武者,乃是西门世家的一位剑手,名唤西门知秋,与已经名动天下的西门知追,乃是堂兄弟。

    本次玉虚宫开山大典,有志于恢复祖上荣光的西门家,自然不会错过在人前露脸的机会!

    原本,最佳的带队人选,便应该是曾经总是榜上有名,而如今已经超凡入圣的西门知追。

    可是,西门知追对于这些完全不感兴趣,他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对于先祖剑道的求索。

    于是,在超凡入圣之后,他甚至谁都没有说,便单人独剑去云游天下去了,局金风细雨楼的消息说,各大剑宗最近几个月,都迎来了一位剑术奇高的年轻剑圣,这人虽然没有被指名道姓,但武林之中却纷纷猜测,这人定然是万梅山庄的少庄主西门知追!

    如今,走了个西门知追,又冒出来了个更加年轻,剑术比之当年的西门知追几乎不差什么的西门知秋,这难免让各大剑宗心中对西门家羡慕异常。

    第二天天一亮,九坐擂台所在的区域,就变得喧闹无比,不管是围拢在旁边为门人加油打气的,还是纯熟吃瓜前来看热闹的,总之今日的气氛,比之昨日居然还要浓烈许多!

    对于这些“后辈”武者的比武,叶清玄叶明没有显示出任何不尊重的地方来,他在道宫中的钟声响起之后,也是早早的就来到了现场!

    值得一提的是,昨天消失了一天的玄冥血魔韦清渺今天也是早早的就出现在了观礼台上,一边与他身边的黑天刀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用审视的眼光,看着那方魔道弟子围拢最多的擂台!

    在场中,恐怕也就只有她与黑天刀魔,对于燕苍天拿出的那件棺材一样的东西的内情,知道的最多了!

    “四妹,教主就这么把这东西扔出来,真的好么?”黑天刀魔看了一眼“棺木”,扭头朝着韦清渺轻声问道,“这东西,就算我都十分眼馋,教主就不怕真有其他的魔道高手,千来捣乱?”

    “喏!”韦清渺倒是有些无所谓的朝着坐在主位上的叶清玄努了努嘴,随后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这位道长在这里,除非少林的那个秃驴,咱们的教主,还有天剑宗的那个剑疯子亲自来抢,否则恐怕都没法在这位的手下讨到什么便宜!”

    这话落到黑天刀魔的耳朵里,却是让他有些不乐意了,立时便施展传音入密的神通,朝着自家四妹说道“我承认这位的武功境界高的吓人,但是怎么听你的口气,俨然他已经是天下第四的模样?我确实有些不信,咱们教主和等人也,若真按你说的这样,这位真人还真是武圣境界无敌了不成?”

    “这样的想法我以前也不信!”韦清渺朝着自家三个翻了个白眼,随后说道“直到我见识到了这位道长的真正手段!”

    一边说着,韦清渺还一边打了个战栗,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不过也许是这样仿佛有些灭了自己的威风,于是她便又说道“再者说,我可没说他在武圣境界无敌手,不过着九件宝物若真有不长眼的人来抢夺,恐怕青玄道人只要拿出玉虚宫真正的底蕴,便是咱们教主来了结果都恐怕不会好到哪里去!”

    韦清渺的话,听得黑天刀魔一头雾水,一时间他甚至怀疑自家四妹是不是被那青玄道士给灌了什么迷魂汤了,这道士左看右看也都是武圣境界,甚至没有踏上神桥,又怎么可能对自家教主造成威胁!

    黑天刀魔又怎么可能知道,韦清渺是在说后山里的那个黑衣人,这一点她想的也并没有错误,若真有仙神境界的,叶清玄此时根本无法应付的敌人上门,姬云裳自然不可能作壁上观。

    就在两人悄悄闲聊的档口,九坐擂台之上,又再一次展开了激烈的比拼,纵然提前已经说明,此番比试点到为止,但经过昨天之后,在台上的武者还是渐渐打出了真火!

    各方的受伤见血的武者也是越来越多,眼见如此,叶清玄不由的摇头叹息,随后对站在身旁的玄易嘱咐,让他去玄礼的丹方之中讨一些止血和之内伤的丹药,总归玉虚宫乃是地主,若真有武者因为比斗,受了不可挽回的重伤或者丢了性命,那总归是有些不美!

    争夺碧水剑的那道擂台之上,此时西门知秋挺剑长身而立,他看上去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级,一张脸庞生的剑眉星目,棱角分明,嘴角更是有意无意的噙着一丝冷清的恰到好处的笑意。

    再配上他修长强健的身材,顿时就让西门知秋,在各派之中收获了一群女粉丝。

    此次虽然来玉虚宫的门派之中,女性武者并不是很多,但这并不是很多的女性武者,此时却全都围拢在了碧水剑的擂台之下!

    他们都是被西门知秋给吸引过来的,每每西门知秋出剑、进招、收剑,擂台下方都会传来阵阵尖叫与惊呼声!

    “这家伙如今的模样,怎么与掌教师尊没事讲的那些光怪陆离的世界中的,所谓的什么量,什么明星一样!”站在西门知追对面的,是一个身穿道袍的同样手持长剑的小道士,这小道士有些莫名的伸手挠了挠头,他的风采与西门知追比起来,却是在是相形见绌的厉害。

    “这位小道长,请吧!”西门知追见有人上台挑战,也没有怠慢,手里长剑一转,却是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居士,得罪了!”玄亟朝着西门知追打了个稽首,随后手里长剑一送,就是一招归藏剑经之中的乾卦上九,朝着西门知秋刺了过去!

    顿时,虚空里凭空现出阵阵龙吟之声,看着玄亟手里的长剑,西门知秋仿佛看到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银龙!

    不等银龙扑倒身前,西门知秋手里的长剑便动了,顿时阵阵寒霜之意从他的剑上流露出来,便是连周遭的气温,仿佛都降低了不少!

    而随着寒霜之意一同出现的,还有阵阵清冷的香气,一时间玄亟眼前一花,甚至产生了一种,自己不是在擂台之上,乃是在一片梅林之中与人动手的奇特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